扣掉流浪在外的年歲,算算我在萬華也將近二十個年頭了,它的美麗與哀愁也總在我離鄉的日子裡偶然撩入夢境,帶著一絲懷念與惆悵讓我輕輕嘆息。家,就是這麼樣一個想逃離卻又想回歸的矛盾之地。

這幾天不知怎的一直想吃肉圓跟碗粿,便決定小小放縱自己吃點油膩,血管偶爾塞點油應該不至於奪命才對,您說是吧?

先登場的是碗粿。



這家不是我以前愛吃的那家,我小時候常光顧的店在龍山寺附近,不過因為後來價格飛漲老爸就不買給我吃了。今天介紹的這味是在祖師廟附近買的。





蛋黃跟香菇都偏小,碗粿本體帶著不該有的油蔥粿的味道,應該是某種粉的調製上比例偏重,米漿則減少。這碗麻豆碗粿,不及格。

然後是油粿。





魄力不錯吧?這塊是在市場附近營業超過二十年的老店面買的。口感紮實,鹹甜醬料降低了點芋頭味但卻提升整體滋味。懷念的老味道仍舊迷人。



由於曾祖父一代即定居台北,我的台語自然帶有台北腔。我點了一個油粿(音gay),老闆朝她的媽媽喊我要一個油粿(音貴)。店家的長輩來自中南部,但大家都是萬華人。



這碗豬血湯不是萬華產,只是剛好人在新莊就買了。豬血很多湯頭油而不膩,老字號的一流滋味。



肉圓,跟油粿同一個店家製。我小時候都吃炸肉圓,暫居新莊時才知道還有蒸肉圓,後者的綿軟清爽口感讓我忘記這玩意還能用炸的。皮Q彈牙,筍絲燙過肉塊滷過,配角香菇加入另一層口感。四重攻擊下我彷彿看見了童年時市場的喧騰及魚販手中那尾碩大的虱目魚。



配上清熱降肺火的地骨露,



以及便宜卻味道過淡的青草茶(蔡振南代言的那家飲料店),回憶、美味、油膩、清爽滿肚。能當個一天的彌勒佛,也不賴。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