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上次的愉快經驗,我決定在"香奈兒"首映會之日再訪Moda。



眼尖的老闆馬上認出了留了點鬍子的我,隨後親切的問有沒有去找別人問連線的問題。我答之後去其他地方使用都正常,老闆簡單的咕噥了句"我跟我太太都可以連線啊",不過由於已是老戰友,他沒多說什麼,但有提到會換數據機,因為原本的數據機插頭的地方有磨秏容易鬆脫。祈禱吧!我在心裡閉眼,雙手十指緊扣。

點餐時間。老闆娘問我要吃什麼,我在肉丸義大利麵跟千層麵之間的灰色地帶猶疑,老闆娘則建議我可以嚐嚐看墨魚飯,"連日本人都說好吃喔",她帶著幾分自豪。那就這個吧!先別上,餓的時候我會說,飲料一樣黑咖啡。

臨上樓梯前,我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店名是怎麼來的。老闆靦靦笑笑,說Moda是法文的Model,也就是模特兒,他們取其諧音強調其咖啡豆的魅力。原來如此,我點點頭。

上了三樓,店家網路照慣例無法使用,只好改連未知線路,成功,開始跟法國網友聊天。

拍了兩張陽台小花園景緻。





一小時過去,我桌上一樣只有那杯自己從二樓倒上來的水跟MSN視窗不停閃爍的筆電。下樓去講了下網路仍無法使用的情況,順便端了杯黑咖啡上來,老闆的機器現磨的,不是二樓那種加了牛奶調好的。

又過了兩小時,店裡客人走的差不多了,我也有點餓了,下了樓吩咐餐點可以送上,老闆娘說廁所旁邊有對講機可以直接跟櫃台通話,這樣我就不用兩地跑。道謝,上樓。

半小時左右,餐點占領了四分之三張桌子。



考量到墨魚飯的份量較小,老闆娘特別多送我兩球雞絲馬鈴薯泥,還順便幫我把二樓的紅茶整壺拿上來供我享用。我問老闆娘會法文嗎?她說她只會英文跟日文。我讚美她家的咖啡豆不會太酸苦度也適中,老闆娘開心下樓。



喝口紅茶潤喉,開始跟食物對抗。

第一戰:酥皮派



一刀兩斷。



混了馬鈴薯泥以使其凝固的蔓越莓內餡少了點酸甜味,對一般男性來說也許配飯較合,對我這跟孕婦一樣愛吃酸甜類的男人來說卻少了點什麼。外皮鬆酥,入口舒服,但又不像有些餅皮會黏牙或舌,入口後乖乖滑下喉嚨深處,在胃裡安息。

第二戰:沙拉



食材為聖女蕃茄、波浪切蘿蔔、黑白大蒜麵包塊(黑的起士味濃)、結球萵苣(俗稱的美生菜),淋上千島醬後灑起士粉調味。味道很一般,跟你現在腦海裡想的差不多,誤差低於百分之十。

第三戰:豬骨湯



跟咖啡廳一點也不搭的自助餐牌公司湯登場(老闆娘說無限暢飲)。切片的魚板、貢丸、菜頭、豬肉散居其中,湯用大骨熬過但沒有特別濾,除了料比較豐富外味道跟自助餐的幾乎一樣,場景頓時切到某座城市的某條路上的某家形而上的自助餐店。

中場休息。

起身去廁所,膝蓋不小心撞到桌子,紅茶大力的搖晃一下,幸在表面張力的幫忙下液體吻了杯緣後又漸漸平復。

第四戰:雞絲薯泥夥同蔬菜





黃瓜、玉米筍、三色甜椒、杏鮑菇、醃過的螺肉(在左邊那球泥的左下角)跟酸味洋蔥絲,味道簡單平淡。



雞絲馬鈴薯泥的味道較之一般馬鈴薯泥來說更淡,雞肉徒具形體卻沒味道,但增加點蛋白質攝取總是好的。

我飽了。



在椅子上休息了好一陣子,話題從台灣到法國又回台灣,天色暗了下來,一小時內就要啟程去看電影,我拿起刀叉迎接最後的挑戰。

最後一戰:涼掉了的墨魚飯







拔起固定用的牙籤我開始切起裡頭包燴飯的墨魚。起士味雖濃但香味沒有進到米裡去,口感頗似竹筒飯。其中一尾疑似內殼沒去淨,硬硬的口感不太舒服。

吃完第一隻後我開始對第二隻下手,此時才注意到原來每隻墨魚都有兩支牙籤固定。我一看,空盤上共有三支牙籤。

.....

.........

..............

該去看電影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