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Roscoe Lee Browne(已故老牌影星,以其聲音表情之豐富而聞名)介紹起在摩天輪上一臉恍惚的Jane。"哇,你怎麼都知道我在想什麼""白癡,因為妳在跟自己說話"

早起,哈個草先!呼~的吐了出來,心情一整個愉悅的Jane F.餓了,決定搜點東西吃。打開冰箱先喝個罐啤酒,他看見室友Steve冰箱裡的杯子蛋糕,下頭黏著紙條要她別碰這盤他們電影聚會要吃的點心。管他的,再烤還他不就得了,天人交戰不到一分鐘Jane就動起了手,吃它個精光,然後回到她筆電上的動物園世界。

有點事情不大對勁,景物怎麼扭曲的這麼厲害。

等Jane換上憨厚的笑容時,太空杯子蛋糕中的大麻已然走遍她大腦細胞的每一吋。

簡單環顧了一下周遭環境,接了通電話,Jane花了19分鐘想出如下的計劃。

1. 買點大麻做蛋糕還Steve
2. 同上,用Steve留下繳電費的錢支付
3. 去參加試鏡
4. 我會更瞭解自己有創意的那一面

第四點去掉,改一下。

4. 去ATM領現付帳單,買蛋糕材料,回家烤翻天。

電鈴聲響起,藥頭Steve登門,Jane拿電費的錢買了一大包飯(註1)。有點缺喔,Jane含笑打混,藥頭勉強答應。臨行前,藥頭聊起她的室友Steve,他的眼神讓她害怕,搞不好他會在蠟燭光的照射下搞骷髏頭喔!Jane的腦海浮現出相對應的畫面,焦慮的回答很有可能。藥頭提醒她三點錢把餘額拿去威尼斯區的大麻慶典給他,否則他的朋友會來硬的。打斷我手指嗎?Jane緊張的問。沒啦,我們又不是黑幫,就來妳家扛幾件傢俱吧!

把好幾條奶油跟整包的大麻倒進平底鍋煮到一半,那端的電話響個不停,是Kyle,Jane要他打電話提醒她面試的事。Jane完全無法理解Kyle的隻字片語,燒焦奶油引起的煙霧讓警報器響了起來,Jane電話一丟唰地擦板得分!鐵鎚砸壞警報器後,泡在大麻奶油湯中的Kyle已經沒了聲音。

一陣掙扎後,Jane將雜物盒底層的寶物拿了出來:正港國產的乾燥大麻。她想開車出門,但車後頭的梁柱電玩般的不停移動,於是她選擇了搭公車。剛上車還沒付錢,一陣晃動後她跌臉向後頭趴倒,順勢撞掉了小孩要做給爺爺的模型車並壓壞了它。小孩的老爸對著她唸,小孩狂哭,一旁的黑人大娘說她鐵嗑藥嗑昏頭,司機則叫她趕快付錢。啊啊啊!Jane大叫著逃下公車。

呼,呼,呼,大口喘了好一下,Jane拿出試鏡台詞在顆樹旁誇張般的練習。嗯,差不多了,她走向提款機,插進提款卡,啊咧,錢咧?裡頭不應該還有一千嗎?她歪著頭想,對了,那天在網路買了張超~~~舒服的床。啊!不行!他們什麼都能扛,不能扛我那張床啊!那是,那是我的命根啊!

死命跑到了試鏡辦公室,臉喘的跟玩了一下午的聖伯納一樣,雖然遲到,總算是有趕上。填好名字她找了張邊邊的位置坐下,隔了張椅子的甜姐兒(註2)帶笑想借口香糖。東翻西翻,Jane從橘紅色外套找出了:美國製大麻。"要嗎?我剛好缺點錢。"Jane誠心誠意的問,甜姐兒驚慌失措的拒絕。

"我嗑昏頭了,抱歉"

腦海裡傳來回音喚著她的名,Jane從張大嘴望天花板的狀態回神,助理叫她準備進去試鏡了。Jane亢奮的碎碎念讓選角指導(casting director)心裡浮起問號,而Jane要不興奮滿點要不機器人般無感的詮釋讓她大開眼界.....比較負面的那種。滿臉笑容的Jane問自己表現如何,她冷冷的回答"妳的表現挺有趣"。Jane滿心歡喜的準備離去,轉念想想回頭問了

"嘿,要不要買點大麻啊?"



指導大怒要她滾回等待區,氣憤的叫進外頭的助理跟他說Jane剛剛的行為。Jane看了看助理的桌子,靠!上頭貼著"我愛紐約市警"的貼紙。她悄悄溜了出去躲在廁所,完全不知道助理不過是打電話給她的演藝經紀人。打掃的阿桑進來換廁紙,Jane以為是警察,趕忙將大麻連同透明袋沖下馬桶。完事,她一臉狂喜的跳出廁所,啊,外頭ㄟ郎咧?

搖晃著公園鞦韆,Jane朝著天空用手指畫了一個笑臉,兩造剛打完招呼笑臉就成了骷髏頭,Jane想起了跟藥頭的約定。拿著身上僅剩的零錢,Jane從不那麼熟的朋友叩到黑管老師,最後硬著頭皮打給了室友Steve的宅男好友Brevin。

說起這Brevin對Jane的感覺只能用一見鍾情、越看越愛來形容。打自見Jane在沙發上打呼的模樣開始他就始終忘不了她的容顏,Jane吃下的每一片洋芋片、每一口三明治,甚至臉上每一顆用藥膏蓋住的痘痘都讓他亦復難以自拔。

接了心愛女孩的電話,Brevin便開著車來接Jane,她自願先陪他去看牙醫。否認Jane說Steve會用骷髏頭打手槍的猜想後,他答應借她五百大洋,不過皮包裡沒錢,只得看完牙醫後再去領。到目的地跳下車,Jane胡亂指揮Brevin停了車後便要他趕緊下車,讓他把皮包遺忘在副駕駛座前的置物台上。

Brevin進去看牙醫,Jane百無聊賴的等。對牙醫的恐懼跟嬰兒的哭聲跟鑽牙機的聲音讓她焦慮,起身奪門而出看見的怪鬍子先生則讓她體認到等候區的美好。彷彿等了好幾個世紀,Brevin終於出現。兩人回到車旁發現玻璃被敲破皮包被偷,Brevin趕緊報警,而Jane則躲在一旁不敢靠近。警察把Jane叫了去,看她神色有異且講話反覆(說自己叫Christie卻要叫她Jane才有反應)後便要求盤查後車廂,Jane則藉機逃到剛剛路上經過的她教馬克思主義的教授家。

教授的媽媽親切的招呼她,以為她是兒子交代會來拿東西的研究助理。喝完橘子汁啃完洋芋片,老媽媽把文件交給了這個前一秒還躲在桌下的女孩,並要她直接拿到辦公室別耽擱。步出大門,Jane看見老媽媽的懷疑神色便躲進了對面剛好打開的停車場大門進了棟大廈。



在洗衣區坐著,Jane打開文件發現裡頭居然是共產黨宣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的正本,這意味著她能網拍掉大撈一筆。一個男住戶發現了她,Jane的非邏輯言詞讓他起疑竇,要她快滾否則就會叫警察。Jane從同一座鐵捲門出去,卻見老媽媽跟她的教授跟正牌的研究助理就站在門口。她又逃進停車場,同一個男人見著她便開始打電話報警,一旁的轎車則警報大作。Jane快步從後門逃走。

一隻大狗發現了躲在兩台車中間空隙的她,但總算沒對她做什麼事。一台後門大開的運豬肉車出現在她的眼前,面對的方向是西面,而那正是威尼斯區的方向。她跳進車內躲在紙箱跟紙箱中間的小空間,並在鐵門被拉下後滿心歡喜的睡去。

兩個工人喚醒了她,並告訴她他們的所在位置是艾爾蒙地(在東洛杉磯,貨車轉向了)。好心的工人帶著她進工廠,廠長見有閒雜人等便開始斥罵工人。Jane說自己是工會代表,廠長的眉頭於是皺了起來。見自己忽然掌控了主導權,Jane開始邊走邊說工廠用可愛的商標藏住後頭的殺戮,工人被壓榨等等,卻絲毫不知自己腦中所想跟所講根本是兩回事。說完一堆讓人沒頭緒的話後,廠長把她丟出外頭,刷的拉下鐵門。

工人之一的Mikey主動要載Jane去威尼斯區,高速公路卻因為事故而大塞車。沒事可做的Mikey看著Jane的臉開始有了幻想:這傻妞會不會因為嗑藥而引起劇烈的性衝動呢?現實情況中的Jane卻因為不耐煩而跑出了車決心用走的。一台路過的重機停下,女騎士問了她要去哪,確定順路後便載了她一程。

終於遇件好事,下了車的Jane問了個扮成耶穌的男人,得到的答案卻是大麻慶典已經結束。四處找不到Steve還被嘲笑,Jane用沙灘上撿來的一段票劵登上了摩天輪。正當她感受微風吹拂時,Brevin、教授、教授之母、大樓男住戶正在摩天輪下頭找她。不知哪來的勇氣,一直害怕面對他們的Jane忽然大叫"我在這兒"。沒人聽見,於是她手拿文件,站上塑膠椅的邊緣。

"嘿!我在這兒"



Brevin聽見了她的聲音回頭往上看,大吃一驚。工作人員動了下操作桿,摩天輪搖了下,站不穩的Jane沒事,共產黨宣言卻脫手,在空中飛舞,然後飛散。

一頁一頁的宣言飛經大麻慶典會場,飛到了女騎士騎經過的路旁,飛到仍塞在路上的Mikey車前,飛到了豬肉工廠外頭,飛過警察、女主管、藥頭、經紀人、牙醫診所、公車上大哭的孩子面前,孩子看見宣言又哭了。最後,共產黨宣言飛到了發現蛋糕及傢俱消失、廚房一片狼藉、電力被切斷而氣憤的脫光衣服在打滿紅光的房間中用骷髏打槍的Steve面前。

緩刑五年,社區勞動一千五百小時。

"真是個奇怪的夢啊~"看著太陽在天空閃閃亮著,Jane說。

"毒蟲,還偷懶,起來工作了"

聽監督的警察一說,Jane趕忙跳起來繼續撿拾路旁垃圾。共產黨宣言的某一頁,躺在她腳邊的泥土裡,不發一言。



註1:開飯是吸麻的一種說法。

註2:本名為Jayma Mays,科幻劇集Heroes裡頭飾有超級記憶力的女侍應生,最後被Sylar殺死奪走其能力

================================



以飾演金髮蠢妞(老美很多認為金髮女很笨)聞名的Anna Faris主演的電影,導演為Gregg Araki,以拍攝獨立電影及Gay片聞名,代表作為"神秘肌膚"(Mysterious Skin)。而"笑臉"全片以吸毒少女Jane為主體往前推進,輔以偶有的視覺特效比如倒帶、玻璃碎裂等,也透過音樂跟Jane的恍惚神情呈現出吸毒後特有的迷濛感。



以哈麻為題材的電影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豬頭漢堡包"系列(兩位主角之一的John Cho在此劇中飾演一名工人),一部以搞笑為目的的公路電影。"笑臉"一樣以喜劇為號召,但卻刻意讓主角走向不歸路,以反諷的方式痛斥吸毒(氾濫、易取得、讓人神智不清)。雖說有那麼點教育意義在,但Anna刻意的表現讓全片力道大打折扣,而劇情走勢也沒有呈現出該有的戲劇張力,只能以心有餘而力不足來形容。



"迷幻系公路電影"聽起來挺誘人,而"笑臉"也確實有它迷人的地方,但它毒性不夠強不夠純,只到讓觀眾小哈一口的程度。是有點迷茫,不過也僅止於此。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