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要去欣欣戲院看"八田與一",我今天第三次造訪魔豆咖啡,從這移動到欣欣百貨只要走路,要到長春的話順著路往前騎就到了,可說是一方便的短期根據地。但話說回來,要來之前我著實掙扎了一下子,畢竟有網路的地方待習慣了,如果這次去又是"我可以連線啊"的無方向性說詞怎麼辦?算了,反正我還有好些影評不用查資料也能寫,我背包裡也帶了"那隻見過上帝的狗"(短篇小說集,非常好看),就算龍捲風襲擊了常去的三樓把我捲到義大利去,拿出那本書應該就能證明我是Amico而非Nemico(A改成Ne,朋友就變敵人)吧!基於這沒什麼意義的理由,我輕易說服了自己。

在門口跟老闆打了招呼("喲"),他跟我報了好消息:數據機昨天換了!本來想點肉丸義大利麵但老闆說肉丸沒了,故而改點了海鮮千層麵。老闆問我肚子餓不餓,他太太可能還要十多分鐘才會回來。一個穿著紅外套拿吸塵器一類的人從老闆身後閃過,工讀生吧我想。沒關係,我回答,但兩秒內剛剛的神秘客就揭穿了自己的真實身分:根本就是老闆娘嘛!老闆轉頭看了一下,說,她回來了。

確定餐後喝黑咖啡後我一樣來到有便斗花園的三樓,掀開筆電蓋打開電源,等待命運女神的微笑。開機後自動連結了我上次使用的莫生網路,我點開連線清單,沒之前的Silver Box 1,但出現個Default(預設之意)。拿起後頭的對講機按下1,沒人接。按下2,我聽到二樓的對講機響起。但以我個性這麼謹慎的人,怎麼可能就因此而相信1就代表一樓呢?於是又從3按到10,都沒人接。按回1,老闆娘接起,告訴我Default就是。帶著點忐忑,我點連接,然後

就連上了!


功臣

老闆娘端湯跟沙拉上來,說他們為了我把家裡的那台拿過來,因為我是朋友。不!不!不要這麼說啊!雖然我很感動,但是我個性這麼中立,妳這麼說不會改變什麼的。當然,如果帶我去喝花酒也許還有點機會。

餓了,開始吃沙拉跟喝湯。今天的凱薩沙拉醬很棒,帶點煙熏味,是老闆娘針對台灣人口味設計的新版本。但說起這湯就恐怖了,裡面有一大塊玉米啊啊啊!各位別看三個"啊"就覺得我誇張了,我是真的很討厭吃玉米。玉米粒是OK的,但啃整塊玉米除了麻煩外更會讓牙縫塞滿纖維,我非常排斥那種感受。想起老大不小了,終究有些人生的挑戰也該是面對的時候了。我拿起,啃。

可能是老了的關係,挺順暢,我漂亮的解決了這邪魔。

老闆娘端了千層麵跟甜點上來,說來害羞,我以前還曾經瘋狂蒐集各類香草做菜,但看著千層麵上的那些小綠點我就是想不起叫什麼,便開口問了老闆娘。巴西里跟迷迭香,對!就是它們。老天,以一個會煮飯的人來說(寫到這一陣大風把陽台戶外座位的遮陽傘連同玻璃桌整個翻倒,掛在陽台左側的邊緣。我趕緊跑到外頭把座位救回來,不過那傘根斷了,老闆娘也隨後出現)這問題真的很丟臉,但我還是會努力抱著羞恥活下去的。

先來張甜點。



派皮跟上次一樣鬆脆好吃,內餡是克林姆醬跟水蜜桃一類的軟甜果肉。整體表現甜而不膩,一口奢侈咬碎吞下,讚。

主餐千層麵登場。



說來慚愧,我國小時曾經沉迷加菲貓,也對牠超愛的千層麵有過積狀雲般厚密的遐想及渴望,彷彿天底下就千層麵才被稱為人間至福,但回想起來我卻一次也沒吃過。曾考慮要買回家做,卻因為從來沒擁有過烤箱而做罷。今天可算是我的初體驗,希望別失望才好。

像切蛋糕一樣以五等份的方式去計算,切了兩道虛線製造兩塊千層麵,放下刀子拿起叉子戳進,提起,放入口中,咀嚼。

(寫到這裡時從三樓移到二樓,因為有客人要抽菸了而三樓是唯一的吸菸區,有陽台的關係算戶外。抽菸是一個很妙的行為,它不在人類原生欲望中,跟性交或暴力衝動是分開的,乃屬社會文明的一種傳承,一代傳一代,然後用尼古丁讓這行為變成永恆。麻煩的是它非但造成自己困擾,還會藉由空氣的傳播而造成他人不便。死亡也是一種原生衝動,但牽涉到別人就不是好事情了。菸商應該發明個東西讓吸食者可以吞下所有的煙霧或不會吐出來才對)



非常好吃,難怪加菲貓為其狂熱,連我都雀躍了。

最上層有洋蔥、紅蘿蔔、西洋芹、跟一種類似馬鈴薯的東西,中層吃起來是魷魚腳,下層應該是自製番茄醬,裡頭有蘑菇。濃濃的起士香味融入整片的麵食,多層食材隨著每一口咬合不停散發出美味跟歡樂,加菲貓襲擊老姜的心情我完全能體會。

吃得很飽,我決定散步到廁所再回來運動一下,全程約莫四公尺,瘸腿的海盜船長也能輕鬆自如。



左邊吊著的白色方塊是香皂,非常可愛而實用的設計。吃飯吃到累的人客還能用一旁的蓮蓬頭洗個澡,當然毛巾必須自備。而無論你是要洗淨身體還是要唱"每個馬桶都是英雄",你都能打開我沒拍出的右方鋁製拉門增加空氣的鮮度順便跟對面的鄰居打招呼,so sweet。

因為吃下高熱量的一餐,做了晚餐不吃的決定。台灣所在的地球面因逐漸離開太陽的照射而讓天色漸暗,我也該起身去便利商店繳卡費順便排隊劃位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