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一元堂走到京華城喜滿客影城,超多穿著制服的學生已經在排隊了。



我大搖大擺越過人群去找邀請我的Ruby,很快拿到已經劃好位的票,6排,有點前面。


Ruby及發現到我偷拍的工作人員A君

毛毛跟Ivan到了,明星們也陸續登場,我只知道蔣怡、庹宗康跟康丁。

入座,不久發現我們那排的位子都跟別人重覆到,可能是票的處理單位分兩邊但沒銜接好。

開演。

====================================



在阿寬(林明寬)跟沙蟲在網路上看到就讀北一女的鋼琴美少女陳文青的短片後不久,她不但活生生的出現在阿寬面前,更明白表示出對阿寬的情意。

阿寬的母親在台灣老公回台並失去音訊後精神便崩潰,起居均由阿寬一手照料,他更不時打工維持家計。文青的積極只讓他卻步,她終究是過客。

看風獅爺、挖岩上的蚵、用金屬超大擴音器告白、用計趕走要入侵他們秘密基地的電珠幫,阿寬的心逐漸動搖。在母親跑出家中大鬧麵店後,文青在海邊安慰喝高粱的阿寬,兩人的浪漫史開始,文青承諾她絕對不會丟下他,兩人會像夫妻魚一樣常相守。

電珠幫挾持了文青逼阿寬走進地雷區,沙蟲自告奮勇踏上地雷,幸得掃雷組幫忙才無傷收場。父親將不該曬太陽卻老跟阿寬往外頭跑的文青回台,她消失了一陣子後開始每天一封email給阿寬,看的也喜歡文青的沙蟲忌妒不己。

第二年的暑假,阿寬如願在文青的姑姑家聽到了鋼琴聲,她回來了,而且似乎還多學了小提琴。她換了冰棒的口味,喜歡去本來怕有鬼的坑道納涼。阿寬覺得她變了,但又說不上原因。

金門第一等的釀酒師阿輝伯生病住院,他委託阿寬幫他每天去換亡妻墳前的花,同時叮囑他記得去回都要走右邊的路,千萬別走左邊。跟著一起去的沙蟲說兩人來已經繞路了,回去應該走近路,兩人便往左走。阿寬看見了文青的墳墓。

叫出文青,原來她是文青的妹妹文靜,將秘密基地上"毋忘小青"的最後一個字改成"靜"的也是她,過去的email是姊姊臨死前寫的。她說自己的口味、興趣、個性都跟姊姊不同,唯一相同的是,姊妹倆都愛上阿寬。她說姊姊有紅斑性狼瘡,不能曬太陽的她原打算來花蓮靜養,未料卻因為愛上阿寬而每日曝曬導致病情加劇,回台後不久就死了。

騎車經過許多回憶,阿寬在O型路口大叫。"路,能不能沒有盡頭?"文青這樣問,企圖向命運挑戰,然而終究逃不過死神。

掃墓成了阿寬的每日早課,阿輝伯譏"金門第一癡情男"的封號看來該換他接手了。沙蟲到機場接文靜,他說這次兩人要公平競爭,小靜笑了一下上他的機車。

蟬,開始鳴了。

================(散場之後)===================

看完電影出去馬上看見林逸欣被人抓著拍照。上了個廁所出來人消失了,不過倒看見庹宗康被幾個女生拉著拍照,我也湊了一腳。



回頭一看,這不是瀨上剛in台灣嗎?上前希望拍照,OK。



走出門時被工作人員停下,問我能不能在鏡頭前說幾句話,我尷尬的笑笑,回答我不說話會好點,趁著畫面一僵逃走。小朋友Ivan跑去打電動.....



我則去找了沙蟲合照。



毛毛說我拍照的表情怎麼都一樣,我呵呵笑,說看起來怎麼好像人家來找我拍照。毛毛說我這麼沒誠意做啥跟人拍照。

"為了滿足我的虛榮心"

我這麼回答。

林逸欣穿過我們面前又走下放映室出口跟張睿家還有導演一起說話,毛毛不停誇張睿家很可愛,一整個就是大嬸樣。毛毛問我為什麼一直要跟林逸欣拍照。

"脫下影評的外衣,我也是個男人"

我這麼回答。

順利拍照,順便誇獎她歌寫得不錯。



然後他們一群人就急急忙忙上電梯走了,毛毛對沒拍到張睿家非常扼腕。

送毛毛跟Ivan去做接駁巴士,我也騎車回家。

==============(感想)===============



導演黃朝亮的電影處女作,亦參與部分編劇。主要演員為張睿家跟林逸欣,主要配角為林美秀、康丁、李嘉文。音樂部分林逸欣參與兩首的編寫(據她本人所說)。



劇情走勢老套,搞笑點跟哭點都鋪陳的非常刻意。電珠幫一夥人的存在是為了引出兩次地雷點及最後的塗鴉點,但卻給人一種可有可無的感覺。女主角的即將死亡非常明顯,雙胞胎的點我沒猜到(Ivan有猜到),但沒給我那種"居!居然是雙胞胎!"的感受,而是"喔,醬啊"的平淡。而最後的多次大叫一次比一次虛,讓我的情緒低到谷底,減少量重質會比較好。



演員表現以康丁最佳,林美秀稍微過頭了一點點;張睿家有幾幕動作或表情太硬,口條不流暢也是個問題;李嘉文還行,再收一點會比較好;林逸欣表現出我意料之外的自然,可惜最後演出妹妹時帶來的差別性不夠強。還有,妝化太濃了;電珠幫跟文青爸無演技可言。

音樂是"夏天協奏曲"表現最好的部分,大致上來說有適當的表達出該有的情緒,但從頭到尾三次切入唱歌跟回憶畫面太過火了,感覺隨時都可以亮燈結束電影。"曾經。愛是唯一"也是首歌曲很多的電影,但出現的時間點跟感覺都非常棒,可以參考一下。



這是一部介紹除了夏天戀情外順便介紹金門之美的電影,但特寫風景出現的頻率未免過高,犯下跟"兩分二十秒"一樣的問題:風景應該是融在劇情跟氣氛中,而不是強迫觀眾去看。另外雨下得太頻繁,開心也下雨難過也下雨(Ivan看完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金門老在下雨嗎),雖然說天氣反映情緒是標準作法,但出現的次數還是應該注意一下。最後提一個很無聊的小問題,阿寬炒菜給媽媽吃的那幕他端著菜上桌,為什麼只有那碗旁邊有流湯汁其他都很乾淨?



跟我同行的毛毛、Ivan都覺得不怎麼樣,我更是從頭到尾一號表情,但在場觀眾仍多次大笑出聲,我前面的疑似T女孩更是陷入瘋狂狀態,不停把椅子往我膝蓋上撞,讓我好奇"如果我隔著一公尺騷她癢,她會不會笑啊?""夏天協奏曲"目標的觀眾群應該是高中以下,還有(請注意我的但書)仍保有一顆年輕的心的觀眾。對我來說,台灣腳逛大陸好看多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