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女人走進乾淨簡約的家,她要求坐上螢光椅。坐吧,我說。

拿了些油從脖子開始抹起,手慢慢將她的衣衫下拉,肩頭露出,我試探性的往隆起進攻,她閉上眼喘息,沒有抵抗。

我想吃掉妳。

吃吧!她回。

在頭顱落地之前,她最後的畫面是我手中獵刀的光芒。

在自己的網頁"食人日記"上,他加進了一句話。

"所謂肉欲,指的便是吃食心愛之人肉身的渴望"

直到上大學為止,雙親離異、一腳行動不便的小鳥田優兒都過著毫不起眼,砂石般存在的日子。畢業後,他進了大學同窗秋本加奈子之父開的診所工作,每天都遭受護士異樣眼光的折磨。

但就在將抽出的脂肪偷回家煎食後,一切的事情都產生了變化。

混入其他麻醉劑、注入物的人肉帶著藥品的苦澀,但潛藏其下的香甜及猶如做愛般的刺激感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暗度陳倉。出於對人肉的渴望,他開始無法接受其他的肉類,只得透過心靈跟肉體上的鍛鍊把對食物的欲求降到最低。結果是他的感覺越發敏銳,不但手術能力在業界獲得了"神手"之名的認可,他的自信也讓他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如禿鷲般的發現了上吊的主婦屍體並帶回家支解、儲存成各種食材已經過了數月,他的糧倉已經見底。藉著到香港參加會議的機會,他跟蹤了一名疑似進行人肉交易的男子,對方將他引進了一家夜總會。在那裡,他遇見了性感火辣的克莉絲蒂。兩人一路吻回房間後做愛,齒痕及抓痕是她獻上的禮物。她將優兒帶至一家私人的餐廳,在那裡只要你花點錢加入會員,便能親眼看女人在眼前被砍頭後料理成菜,隨後伴著死者頭顱射出的眼光大快朵頤美味佳餚。來自貧窮農村的克莉絲蒂央求優兒買並吃下她,所得的款項她將寄回家鄉。簽下契約,優兒使用克莉絲蒂殺死背叛愛人的利刃顫抖著砍死並吃下了她。他上了寶貴的一堂課:一刀致死是對獵物的崇敬表現,及愛情的最高體現就是將她料理後吃下肚。

回國後他去酒吧以職業之便帶了不少女子回家,並用高超的手藝將她們做成料理,偶爾有機會的話也會給朋友嘗鮮。曾跟包含他在內的男人性交而懷孕的秋奈子希望優兒能在她的婚禮上提供這種特別的肉料理,優兒大方答應。在海邊進行煙燻的動作時,一個皮膚潰爛的慢跑男過來打了招呼,並在聞肉香並抽了根菸後離去。一個尊他為上帝的女護士小林留美打電話來示愛,給自己定下規則不碰同僚的優兒終於在聽到女方要拿刀傷害自己時答應一起吃頓飯。

這天的心情特佳,他決定破戒對曾是自己的病患,演藝事業開始起飛的峯村沙希下手("絕不碰自己的作品")。將美女帶回家,按摩到一半時傳來了電鈴聲,是留美,她用手術刀割傷拒絕開門的優兒之手後逕行闖入,殺死了沙希。優兒摟著留美,引導她肢解並分食了一片沙希大腿的肉,隨後勒斃他的信徒。

警方到診所拜訪優兒,是那個海邊跑步的男子,姓立花,身後則跟著搭檔下田,兩人來問沙希失蹤一事。優兒坦承兩人在她失蹤的那晚有吃飯,但吃完就送她回家,之前沒說的原因是怕被大眾誤解。立花說他了解後便離去,而優兒則收到了一封沒有寄信者名稱的郵件,內容是

"所謂肉欲,指的便是吃食心愛之人肉身的渴望"

立花拜訪了優兒,希望能吃一片他的煙熏肉。優兒從冰箱拿出塑膠盒,底部有兩片,給了立花。吃完後立花終於說出他的來意:他早已從網站資料查到了優兒的犯行,但因他亦嗜食人肉,才會孤身前來並助他銷毀不利證據,代價是他以後要供應年輕女子的肉供他享用,他已吃膩從鑑識科偷來的人體腐肉,皮膚產生的異變更令他不快。優兒用刀襲擊立花,被衝撞到一旁的立花拉著冰箱門把起身,裡頭的女人頭顱滾了一地。優兒用其中一顆頭顱攻擊立花,瀕死的立花則用槍將子彈射入優兒的腹中。留下一行血跡,優兒趴在地板上打了電話給秋奈子他將無法出席她的婚禮,但料理仍由他包辦。

"我也將告訴妳肉的秘密"

婚禮當天,眾賓客都對優兒的料理大為讚嘆。一個碩大的禮物被送進了大廳,秋奈子興奮得打開,裡頭是用多具人體切割、堆砌而成的古怪偶像。隨著一顆酷似優兒的人頭滾落,偶像崩塌,賓客大叫,秋奈子則摔碎了手中的盤子,肉片散了一地。

取出子彈,割下臉皮黏在立花的頭顱上,臉上纏著繃帶的優兒開著車逃進黑夜。下田忽然從後座拿著槍出現。槍響及閃光透過車窗射出,車,仍緩緩前行。

===============================



"根本就食文多出電影啊"。朋友這樣評價我近期的文章。那好,我就趁晚飯時間來看個吃東西的電影,綜合兩者,不賴吧!而自認對恐怖鏡頭抵抗力非常強的我,在主角吃脂肪的一幕大概停口十秒鐘,"最後的晚餐"不容易。

04年的日本電影,導演福谷修我不熟,男主角加藤雅也我也不熟,唯一認識的大概就是飾演皮膚狀況很糟的警察的松方弘樹。改編自大石圭的小說"湘南人肉醫",他最有名的作品是角川恐怖文庫的咒怨系列。

故事名稱取自基督教中著名的一景:耶穌跟門徒們一起用餐。麵包是神子之肉,葡萄酒是神子之血,飲食的眾人必須以這樣的方式記得這最後一餐。"最後的晚餐"裡無論是圖畫或意象都帶幾分此種意涵,只是它不用麵包跟酒,直接端上血淋淋肉塊。

吃了人肉而改變一生的優兒打著整型外科之神的名號四處勾搭美艷女子,回家砍頭後將身體做成料理,頭則跟他共進晚餐。人心中最深層的暴力渴望跟食慾合而為一,甚至帶來性交的快感體驗。殺人吃人,以同類血肉滋養自身,黑寡婦的公式套在人身上,居然能如此貼切。

人吃人電影不在多數,著名者如人肉叉燒包、人魔系列、瘋狂理髮師等都以不同的方式表現過這題材,但如"最後的晚餐"這般強調此等自身食用行為甚至衍生出病態美學者卻屬絕對少數。而若延伸出去,觀眾還能看見來自宗教的盲目暴力:信眾對宗教產生超越倫理道德的狂熱。即便教主死亡,某種信念仍舊傳了下去,跟奪魂鋸一般生生不息。死去的是肉身,精神長存。

拍攝手法OK,演技OK,特效(開頭的斬頭跟最後的人體偶像)糟糕的頭尾呼應,劇情雖小本處理但感覺都有到位。"最後的晚餐"值得一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