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號,華夏大廈影展最後播放日。

健身後路過家便當店買了個燒肉便當帶身上,在便利商店繳費時則添購了黑豆漿一罐。

在巷子裡停好車,對面有家名稱很吸引我的小吃店。



便當就當晚餐吧!

考慮到之後再來的機會不高,點了豬肉貓耳朵(120),蝦仁炒餅(100),小酸辣湯(30)。

等著餐上的同時,我把照像機,錄音機都放在角落,惹來掌櫃及夥計的關注。

蝦仁炒餅到。夥計還特別想幫我拿十公分外的筷子,我衝他一笑,自己動手取。



炒餅,即為將煎過的蔥油餅切條狀後再行與材料拌炒之餐點,此次的配料為蝦仁、豆芽、大小白菜、紅蘿蔔、木耳。由於主食(餅)份量不多,每一口都富含大量的青菜,故十分爽口,香味亦清新不油膩。唯一的缺點是餅的鹹度不均,偶有調味過重的情況。

炒餅吃到三分之一,豬肉貓耳朵登場。



在中國北方(主要為晉語區),貓耳朵多稱為圪坨兒,和好的麵條切成小塊後用姆指一捻即成,形如貓耳故稱。配料跟上一道相同,但口味上較清淡。吃第一口時只覺怎沒調味,原來得沾著盤底的湯汁才夠味。同樣清爽好入口。

隔壁桌的麵四大碗都上了,我的酸辣湯還沒來。對著夥計揮揮,指指我的酸辣湯,約莫八分鐘後端上。



料新鮮豐富,味道上比我外頭吃的更為酸辣,在面紙的捨身協助下我才有辦法繼續呼吸。燙口跟辣口席捲而上,我全身而退,滿足。

雖說二百五不是個小數目,不過晉記糧倉的餐點確有其過人之處,價格上如果圓滑點就大推了。

接連看了"寂寞的十七歲"及"期待你長大",夜幕低垂、氣溫下降,我先去車廂裡拿了藍外套穿上,之後回到展場的大桌上坐在一名女性隔壁吃起我的便當。落幕的展場透出些許落寞,猶如收割後的稻田。該回倉庫的,就請回吧!



回到戲院位子上等著看"飲食男女",講話很大聲的外省老伯用手指敲著木桌跟年輕的小姐們唱出了一首又一首老調。有些東西,跟老電影一樣逐漸被淡忘,只在老人的腦海中苟延殘喘著。老人如沒,老東西就被大浪捲回海底深處,靜候也許不再來的榮光。

"飲食男女"後,我踏著一點悠閒,一點寂寥,把鑰匙插進洞口,發動。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