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馬路,先在流動廁所小解一下,接著便來到壯觀的擬拉胚及許多巨人用的餐盤食具前。











一對父母帶著一雙子女在大拉胚那嬉戲,幾個腳踏車客從河邊小道騎過,過午的陽光顯得溫柔許多。








讓人想喊"小二,二兩白乾"


我看過這用具,忘了用途是啥




開罐器?






我的影子怎麼有點僧樣


認真的志偉


傢伙從每個角度在每道光線下看起來都不盡相同






這構思不錯


自己的星座一定要支持一下



是離開的時候了。



順著原路,我們穿過陶瓷區,走上通往車站的柏油路。



龜裂,繁華不再。



老建築...



待售出,待摧毀。



鶯歌行的起點,也是終點。





連火車,也不是記憶中的火車了;過去,只存在中古的腦海中,顏色漸褪。

跟志偉在萬華車站前分手,我選擇到龍山寺附近走走。


這家舊書店的老闆很性格


中老年男人的聚集地,雖然我不知道為了什麼

在樓下商場裡的聖娜多堡提供的座位上吃巧克力布丁配書。





好吃,再甜點會更好。

回家去。


我的新戰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