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完慶興廟,一夥人浩浩蕩蕩往停車的方向走去。我原以為要上車,沒想到導覽人把我們帶進了一旁的建築。門口陳設一種餅,看來是要吃下午茶了,而導覽人居然是餅店的老闆!我腦海中又浮現拿著湯匙跟叉子敲桌子的畫面,舌頭要像不二家那樣,很美好。



先跟我最喜歡的植物白鶴芋打個招呼。



懷著「啦啦啦~」的心情走上二樓,才知道要吃可以,就要先做。





做法很~~~簡單。把上面的綠球桿成扁扁的一片,放進烤箱烤一烤即可食用。我學妹先下手為強。



唉唷~果然是餐飲相關科系畢業,拿起小圓木棍不含糊的就把目標輾平,簡直是人體壓路機。大爺我可是會做西班牙海鮮飯的,滾個東西小菜一碟。

...

.....

.......

麻煩死了啊啊啊啊!



當然,我這麼冷靜的人,就算眾人的嬉笑怒罵跟鄙夷眼光不停如馬戲團蒙眼飛刀手學徒般一刀刀射進我心窩,我還是會堅強的走自己的路。牛排館建立的友情,一瞬崩塌。

終於,像樣了!



很像台灣吧!至於那些不好看的,當然成證物吃進肚子,哪可能見光。

進烤箱。



等待的時刻,老闆泡了好茶,同時奉上自製糕點。謝謝的同時,我嘴巴已經咬了半塊。



加了玫瑰花瓣的牛軋糖清甜中帶芳香。由於花香作伴,牛奶味被適度壓抑,連不喝牛奶的肉魯都讚好吃。





左側的菩提素餅裡以麻糬及素肉鬆做成鴛鴦餡,鬆心又軟Q;右側的咖哩餅乍聽下簡單,嗜吃咖哩的我卻認為它有所不同。一般外頭的咖哩餅偏油,味道常過重。他們家的咖哩餅同樣走清爽風,但又會在口中散布咖哩的訊息,很不錯。





較之一般鳳梨酥清淡,不予人黏膩之感,配上好茶,讓人忘記熱量兩字。

畫面是和式庭園,我坐在走廊邊聽竹子敲擊石頭的聲音,想起某一年的廟會,提著金魚的她那麼純真,笑得那麼燦爛。她端來一壺茶跟茶點放到我一旁,也坐了下來。白髮在午後的陽光照耀下反射出些許的光芒,戴著假牙的微笑看了四十年,也許沒有當初那麼美,但那溫暖藏在心中。

回到現實世界,我們來看看夏威夷火山豆、花瓣跟香椿吧!








老闆自家種植的香椿樹

出爐了!



除了自己做的之外,老闆還多送我們每人一盒文昌餅當伴手。回到台北,我就把餅給了牙齒很糟的老爸吃。





「薄薄的,一下子就吃完了」

老爸如是說。

附上我跟老闆一家的合照。



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


其實本來想在老闆的牙齒處也加個光芒,但因為我大笑不止而決定作罷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