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點五十二分的巷口,你問我為什麼沒有勇氣走下去,是因為上一段感情的傷還沒結痂脫落嗎?是因為我不喜歡你嗎?是因為我覺得你不夠真誠嗎?

我沒說什麼,你騎著下雨天大燈就會壞掉的豪邁125轉過巷子的彎,車燈沒有像賽車那樣留下殘像,空氣也沒有振動,咻地就消失了。

嘿!不開始比開始要更大的勇氣,你懂嗎?

要開始很簡單,你叫,我循聲走入森林找到你在的草皮,我們坐下來野餐,安全無虞,當然不把那藏在草叢後拿著木棍、長著獠牙的巨人考慮在內的話;可是不進去有多難?首先我得思考那是不是你的聲音,有沒有可能是狼裝出來的?之後我要開始揣想一路上可能會有會讓我掉進的兔子洞或只有微笑沒有形體的貓(如果形體沒出現,我怎麼分辨是不是貓的微笑呢?),還有那些五顏六色的蘑菇,哪些能治病哪些會讓我失智哪些會讓我失焦哪些會讓我成為活著的肉塊;找到你了,可我怎麼確信會不會靠近一點就會有流沙把我往下拉,小矮人在底部拿著石塊要砸我;假設我渡過這一切來到你身邊,你真的確定你衣服上沒有我一摸就會死掉的毒液嗎?你怎麼確定?你摸了本來就不會出事。

很多危險的影子在那竄啊竄,我花好大力氣在面對他們,你知道嗎?跟你在一起,我只要擔心巨人就好。但是.....

我決定,我們先吃完早餐再討論這個問題。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