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時,我們均被賦予不同的任務,目的地也各不相同。

有緣者,大家會在一個狹窄的黑暗地方相見,聊上幾句。

我們不說再見,我們用微笑表明自身的信仰,沒有徬徨。

旅途不孤單,同伴不停變換,有的學富五車,有的衝動直接,有的愛恨交雜,有的血淚交織。

選擇?不,我們沒有選擇權,我們只能執行,只能直前。

交換彼此的消息,一個終點是冰島的朋友,搭的船沉了。

我沒辦法知道別人的想法,但我要活著,我要完成使命。

路途顛簸,沒有遇上心理變態的偷兒或拖累我輩的懶蟲或搞錯方向的新手或老眼昏花的伯伯。

我很順利來到妳眼前。妳穿著黃色棉上衣跟褐色的棉長褲,帶著黑框眼鏡。

我不習慣對人類的衣裝下定奪,但妳這套睡衣,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

謝謝你!我等好久了。我以為他對我膩了,我以為他愛上了別人。

妳要對他有信心,在校園裡有很多誘惑,但他不是那種男人。

我會再多努力的,謝謝你。抱歉,還不知道你怎麼稱呼。

我露出微笑,因為我已經達成使命。這一遭,值得。

叫我明信片就可以。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