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倫,再來一杯。』他微笑著在酒杯裡注入了新的琥珀液體,然後接著說,『最後一杯,我們要打烊了。』『那就用這杯祝大家身體健康。』我高舉酒杯,我們一同乾下,期待明日再會。

***********************************************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當然,就不必這麼辛苦了。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只要接過去安靜地送進喉嚨裡去,只要這樣應該就成了。非常簡單,非常親密,非常正確。」

上面這句話出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負責文字)與其妻陽子(負責攝影)合著的遊記〈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もし僕らのことばがウィスキーであったなら)。

在希臘神話裡賽利諾斯(Silenus)有時被視為酒神戴奧尼瑟斯(Dionysus)的老師兼摯友。傳說中只要酒過三巡,這個酒鬼老伯就會獲得超人的智識與預言能力。一名喚作邁達斯(Midas,即故事「點石成金」的主人翁)的國王渴望得到他的知識,便派下屬在他常去喝酒的地方逮著了醉醺醺的他帶回主子的面前。恍恍惚惚間,賽利諾斯給了國王這麼一句智言。

『發生在人身上最好的事就是不用被生下;而如果已不幸降生,那就趕快赴死吧!』(That the best thing for a man is not to be born, and if already born, to die as soon as possible)

酒鬼的話很悲觀,但也道出幾分人生真相,畢竟存活於世本就大小衰事不斷,更遑論國家、親友、社會、傳統、慾望丟在你身上的那一綑又一綑的鎖鍊,壓得人寸步難行。所以喝吧!明天不定是風是雨,就喝吧、忘吧、沉醉這刻吧!馬修‧史卡德(Matthew Scudder)也能了解吧。

***********************************************

參加了勞倫斯‧卜洛克在信義誠品的簽書會。會上,可愛的老作家被問了一個問題:如果讓他選,他會希望成為哪一個自己筆下的角色?他選了雅賊偵探柏尼‧羅登拔(Bernie Rhodenbarr),一個跟女同性戀好友卡洛琳(Carolyn Kaiser)四處雲遊破案兼行竊的快活人物。當被問及為什麼不選史卡德時,他說因為『他有谷底』(he has a tough time)。

在小說〈酒店關門之後〉(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中,史卡德在一個酒保家裡聽到了一首歌:Last Call,中譯為〈最後的呼喚〉,講的是酒保告訴大家該回家了,酒館要關門了,酒客們互道再見,也感嘆生命之苦的故事,以下僅附中文歌詞翻譯。(英文歌詞請看此篇

『於是我們又過了一夜
吟誦表演什麼都來
每個人都知道他終會孤寂
當神聖的酒店關門之後

於是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敬每個人的歡喜與哀愁
但願這杯酒的勁道
能撐到明天酒店開門

當我們踉蹌走回酒店
像一群癱瘓的舞者
每個人都知道他必須問什麼
每個人也都知道答案是什麼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酒如利刃腦子碎成片斷
反正答案總是說不清
且問題從未有人提問

我那天心碎不已
但明天自然又能修補完好
如果我能帶著醉意出生
我就能對憂傷一無所知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但沒人願意承認(這是最後一杯)
敬那些夠聰明的心靈
知道碎裂有時勝於完全』

(原譯者應該是王凌霄,我有做部分修正)



***********************************************

死於大腸癌開刀後治療期發生的心肺衰竭的原唱人Dave Van Ronk在國內知名度並不高,在國外則被視為六零年代原聲民謠復興的重要代表人物。上述歌曲首次出現在他1973年的專輯〈Songs for Ageing Children〉,後來再次收錄在他1985年的創作全專輯〈Going Back To Brooklyn〉中(也是目前較為普及的版本),歌詞來源跟酒有關。一次Dave跟倆朋友聚一塊喝酒,酒醒後這歌詞就寫在一張紙上。由於他兩個朋友都不承認,他只好就當成自己的創作。賽利諾斯上身吧,我想。

***********************************************

前陣子有幸聽到另一首歌,Billy Joel的首支成名單曲:Piano Man,中譯歌詞如下。

現在是週六晚上九點
老顧客們陸續晃進來
我身旁坐了一位老人
正在跟他的琴湯尼談情說愛
他說:「孩子,你可不可以替我彈首回憶
我不太記得怎麼哼了
但我曾熟悉它的憂傷及甜美
當我還是年輕人的時候」

La la la, di da da
La la, di da da da dum

唱首歌給我們聽吧,你是我們的鋼琴師,
今晚為我們唱一曲
我們都渴望聽首曲子
你已經讓我們都陶然欲醉了

吧台的約翰是我的朋友
他免費供我酒喝
他很會說笑,也勤於替客人點煙
但是他的心不在這裡
他說:「比爾,我想這工作在扼殺我」
他臉上的笑容不見了
「我相信我可以成為一個電影明星
如果我能離開這裡的話」

Oh, la la la, di da da
La la, di da da da dum

保羅是個想寫小說的房地產業務員
他從沒有時間想婚姻大事
他正跟在海軍服役的戴維聊天
他大概一輩子都會待在軍中吧

而當女服務生正在練習交際手腕時
生意人也慢慢覺得飄飄然
是的,他們在共飲一杯名叫寂寞的酒
但總勝過一人獨飲

唱首歌給我們聽吧,你是我們的鋼琴師,
今晚為我們唱一曲
我們都渴望聽首曲子
你已經讓我們都陶然欲醉了

星期六酒吧裡生意不錯
店經理給了我一個微笑
因為他知道這些人是來聽我演奏的
藉以暫時忘記生活煩憂
我的琴聲聽起來像熱鬧的嘉年華
我的麥克風聞起來聞起來像杯啤酒
他們都坐到吧台來,把小費放進罐子裡
並說:「老兄,你怎麼會淪落到這裡?」

Oh, la la la, di da da
La la, di da da da dum

唱首歌給我們聽吧,你是我們的鋼琴師,
今晚為我們唱一曲
我們都渴望聽首曲子
你已經讓我們都陶然欲醉了

(歌詞翻譯主要來自網路,我有做部分修改,關於「real estate novelist」的來源有個不重要的小故事,在此略過不談。如欲欣賞原曲請點此

***********************************************

沒喝酒,但我從自己的文字中嗅出醉意,零散而漫談無組織。人生在世酒精中毒固不可取,但偶一為之我想總是抒發。沒可能像李白那麼浪漫的醉死湖中,但求片刻的忘懷、酒後的乘風飛去,跟眾酒友們在天堂短暫相遇。所以喝吧,醉了也不必歸,若能因而喪命你便能得到我們祝福。今晚,就讓我們的語言成為威士忌,在寒冷的冬夜溫暖彼此,暫時忘卻那些紛擾,喝吧!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