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日,夜,我搭捷運到中山站準備赴約。經過一道小斑馬線時,眼前一個防止車開上人行道的圓頭石柱被撞離了水泥地,是技術不好的駕駛?還是技術太好的駕駛?



很快就在一條巷子裡找到今天的目的地。





遲到了,其他同伴已經在裡頭等。





先寒暄。玉米買了巷口一家據稱老字號的米香,正在說上頭的黑點是芝麻還是黑豆,我卻想回答「該不會是鍋子沒洗乾淨吧?」當然,話並沒有出口。老闆娘送上茶,我看了五分鐘的菜單,決定點冷烏龍。

大夥開始分頭照相,你也知道部落客就是這樣。









春樹、玉米跟艾瑪(不是有名的艾瑪,是網拍的艾瑪)的餐來了。


玉米跟艾瑪都是這款


春樹的

接著請看兩張照片。





除了我可愛的同伴跟玉米前頭那包米香外,想必大家應該都注意到一位十分個性的阿桑都出現照片的左後方。網路上有多起評論都說她臉臭,其實這大有典故,我可是旁敲側擊又加了一番推理後才得到結論。據老闆娘說,她丈夫以前是有錢人家的小孩,是為了日本籍的媽媽想吃道地的讚歧烏龍麵才花大筆錢去母親的故鄉習藝,學成後回台做料理孝敬母親。無奈木材業好景不常,老闆才會以料理功夫開店營生。

結論一:如果我以前只要躺在床上搖鈴就有人送飯到床上讓我吃,我猜我就算家道中落也會留著傲氣。

結論二:正如同我在「愛咪媽美食坊」感受到的一樣。只要店家對自己的手藝十分有自信,他們也會在無形間流露出一股傲氣。也許對一般人來說他們所提供的不過是好吃一點的食物,但對製作者來說,他們的匠藝非常人所能企及。這股自豪,讓他們不免挺起脊梁,抬高下巴。

可別因為這樣就誤以為老闆娘很機車或什麼的。看春樹跟她談笑風生,看老闆娘跟日本客人寒暄,看檀木架上一罐罐客人寄放的酒,看十多年前的客人再度登門....對很多人來說,這簡單樸素的店面有家的感覺。

因為我的餐還沒來,所以只得跟大家聊天。



根據永遠的文藝青年玉米的說法,「盜」其實是小偷,所以下頭才會有個「皿」,上頭則是個人準備行竊;「賊」左邊是錢,右邊是武器,是搶劫的意思。但現在兩字的意義已經相反了過來。

滷蒟蒻登場。



略鹹,配飯剛好。十分有咬勁。

我的烏龍麵終於來了。



村上春樹曾在他一篇短文中提到,年輕時他跟一個朋友去某個地方旅行,途經一家老舊的飯館時跟老邁的老闆娘點了鰻魚飯。左等右等,直到村上去廚房裡偷看老婦人殺鰻魚後餐點才送上。那是他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鰻魚飯。

這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烏龍麵。

一次夾起一條烏龍麵放進左邊的沾醬碗稍拌後送入口中,利用吸氣的原則一點一點將粗碩的麵條吸入口腔。吸的時候你就能感覺到麵條本身的彈力跟紮實,一口咬下,無可比擬的Q度跟咀嚼感是我前所未見。數十年功力累積的匠藝,我深感佩服。

春樹的一位前精神科醫師朋友Yuri加入了我們的聚餐,非常親切的一位秀氣男子。我問了他一些變性跟精神疾病的問題,他非常熱心的一一解答。啊~認識精神科醫師真好~

春樹又接連點了幾樣小菜供大夥吃食。





用大朵香菇夾著納豆後沾粉下去炸。納豆略苦,香菇新鮮,健康又讓不敢吃納豆的人能輕鬆享用。



略鹹的薑絲豬肉,一樣適合配飯。



玉子燒,需要一點功夫的蛋料理。

稍事停頓,吃一下玉米的米香。春樹也跑去同一攤買了些碎米香。



好吃,那黑黑的真的是芝麻。


菠菜炒蛋

接著就是本日最後的一品──牛肉可樂餅。





火侯剛好,馬鈴薯為主、牛肉為輔,捏成丸子後沾粉油炸。咬下的瞬間極軟,非常燙口。

搞定收工。



哪裡吃:尚更手打烏龍麵

地址: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121巷1號

電話:02-2511-2146

營業時間:周一至周六12:00~14:00,18:00~22:00;周日18:00~22:00

價位:偏高(我們這頓最後一人平均三百六)。建議可點套餐,有附飯(我們要走才知道能這樣)。菜單上雖有圖跟日文但中文解說
不多,初次造訪可選擇湯烏龍,若想體會烏龍爽口感則建議冷烏龍涼麵。如果不貪吃,一個人兩百元左右能搞定。

服務:其實老闆娘很親切,多寒暄兩句,客人不多的話她還會跟你說掰掰。店裡多是日本客。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