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稍有認識的朋友們都曉得我這人不怎麼看電視,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在跑步機上時會看一下狐獴怎麼過日子、閃電泡芙的外皮製作時有哪些眉角跟在超市遇到帥哥廚師要露出怎麼樣的微笑。對我來說多數的節目都是以「讓人在不知不覺間殘害腦細胞並阻礙思考的進化」為前提進行製作的,尤有甚者,連續劇就是這麼搞出來的,多數腦殘的八點檔都是很棒的範例。

但就像《Back at One》裡Brian McKnight所唱的一樣,「我以為我永遠也不會墜入愛河」,我也中了「怪醫豪斯」的道。



它是怎麼樣的劇集呢?目前我看到第一季第八集,大概是:

開頭五分鐘有人得了某種難以診斷的病,接著的三十到三十五分鐘豪斯及其手下的醫療團隊試著找出病因但總是失敗,然後某個靈光打到豪斯身上後他得到了解答,病人終於被治癒。

怎麼樣?很簡單吧!



我愛死了!

坦白說,最早從朋友手上拿到第一季的光碟時我只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但在看了第一集後卻對它的人物設定及解謎過程大感興趣,前幾天幾乎都是三、四點才睡。「看一下開頭就好」,就這樣連看兩集的情況不斷發生,連要按下停止鍵都要心靈交戰,我的喉嚨跟嘴巴也因此各破了一個近一公分的大洞。豪斯,我恨你!可是,我又好愛你!



豪斯是一個不喜跟病人及其家屬交際(「這樣才能保持中立及客觀。」豪斯如是說)、嘴賤、擁有跳出框架思考能力(「不是跳出盒子思考,他根本沒有盒子。」豪斯的手下佛曼如是說)、愛翹班(同樣根源於不喜歡跟病人交際)、頑固卻總是在最後證明自己觀點正確性的跛腳醫生,當大家都為了病情及家屬的態度傷透腦筋時,他總是在餐廳的一角啃著沒有加醃黃瓜的冷三明治,屬於非常純粹的腦力人物。從道德角度來說,這傢伙也是壞蛋一枚:命令手下闖病人家的空門以獲得病情相關資料(佛曼就是因為有闖空門的犯罪紀錄才被豪斯聘用為手下人馬)、在找不出療法的不同臨危病患上使用不同療法,犧牲一者但拯救其他患者的性命、讓醫師打電話騙病人家屬疾病管理局無法伸出援手,逼迫家屬接受豪斯的療程、給病人的腫瘤施打酒精使其縮小,誆騙其它醫生在不知其危險下摘除腫瘤....

各位,我只看了八集啊!豪斯根本就是半個惡魔使者啊!



以福爾摩斯為藍圖設計出的「怪醫豪斯」讓男主角Hugh Laurie五度提名金球獎電視劇集最佳男主角並兩度奪下帝位,足證其在此劇中的一流演出。全劇充滿歡笑、刺激、邪惡、醫學、人性(如果醫好的代價是摯愛的老公會因為妳一生僅一次的出軌而離妳遠去,到底是就此喪命好還是活下去好?)。以理性及懷疑為出發點診斷你病情的豪斯可能是你這輩子遇過最王八的混蛋,卻也是那個會讓你平安痊癒出院的該死醫生。



相關連結:

八百多張豪斯的桌布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