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的進二有個品學兼優、興趣是參加跑步比賽拿金牌的哥哥進一。兄弟倆住在上環某條老街的尾部,話少的爸爸負責做鞋,舌燦蓮花的媽媽負責賣鞋,還有個大伯在街頭幫人剪頭髮,因為從大陸逃難來港的奶奶相信這種「從頭包到腳」的服務一定能糊口飯吃。確實,羅家四口的日子雖稱不上美滿,卻帶著幸福。

然而就在進一偶然見識到喜歡的女孩Flora的富裕家境後,不幸的陰影就開始伴隨著羅家。

功課本來就差的進二因嘴饞而用詐欺(販賣假的明星簽名照)賺來的所得買餅吃的犯行曝光,功課一向過人的進一則是有兩個科目不及格。老爸大怒擲筷後不久,店面兼住家的房子被颱風幾乎摧毀殆盡。勉勉強強守住了屋頂,保住了家,進一有白血病的惡耗化為另一隻巨鎚,猛力砸向羅家的經濟。

龐大的醫療費沒有讓夫妻倆洩氣,真正的打擊卻是進一的病是無法治癒的絕症。北京求醫行回來後不久,進一即住進了昂貴的私人醫院,靠著不時的輸血延長他的性命。一次緊急輸血後,進一忽然有了胃口,父母趕忙去街上要買粥給他吃,而已舉家移民美國的Flora也特地從趁著暑假飛回來看他。初吻的幸福甜美,輕輕烙在小情侶的唇上。羞怯的女孩踏著輕快的腳步要去買魚來送進一,卻不知道她生命中第一個吻,將成為他生命中最後的一個吻....



這部電影,讓我想到趙詠華唱的那首〈求婚〉。

「我不哭不笑不點頭也不搖頭....」

在電影放映的近兩小時中,我的臉跟墓碑沒兩樣。



「日本〈幸福的三丁目〉台灣〈海角七號〉香港〈歲月神偷〉....」會拿來跟另兩部比較不是沒道理的。〈歲月神偷〉除了在柏林影展獲得水晶熊獎「新世代」最佳影片(註)外,香港累積票房更是大破台幣一億元,似乎預言登台後也非海撈一票感動大眾不可。而根據我看完電影後不管是同行的友人或是其他觀眾的反應來看,大家似乎都覺得這部片子又勵志又感人,搞半天全場只有我是惡魔啊啊啊~

「抱歉,我良心忘了帶出門,洗好了還沒晾乾。」我這麼跟毛毛、艾文說。

為什麼我不喜歡〈歲月神偷〉呢?

〈歲月神偷〉是一部很簡單、很善良、超無害的電影,就算拿去小學的「生活與倫理」課上放映家長大概都不會反對。不幸地,它的優點同時也是它的缺點。它勵志、勸人向上,卻太烏托邦(整部電影只有收保護費的警察算得上壞蛋),簡直像政府行政部門出資拍的宣導短片一樣無懈可擊。裡頭的角色看似在說故事,其實是在宣揚某種「善」的理念,罔顧人性,把影片推到了做作的框架中。

抱歉,我從來也不是「美好舊時代」的信徒。



〈歲月神偷〉的中文片名闡述的是怎麼樣的一個概念呢?「在幻變的生命裡 時間‧原來是最大的小偷」(摘自票根上的文字,港版時間兩字用歲月取代)。當然,我們不能否認時間是小偷這個普世概念(小說〈默默〉把這想法具體化)。但我必須說,這句話是廢話。時間本來就不停流逝,不只對羅家的人來說時間是小偷,對片中任何一個人來說時間都是小偷。當然,你可以說「因為羅進一得了絕症,所以時間對他是殘酷的」,但〈歲月神偷〉並沒有強烈傳達出這樣的想法。得病後的他仍舊看書,不過也就跟以前一樣用功罷了。一點一點走向盡頭的生命並沒有因此做出任何改變,除了下決心吻女孩之外。

輕淡的感情戲是我討厭這電影的另一個原因。在美好的舊時代裡,牽手就能讓女孩懷孕,親嘴則是私許終生。可惜,導演羅啟銳並沒有把這種對初吻超期待的感覺堆疊起來讓觀眾期待,故而在當作劇末高潮的死亡之吻終於出現時,我只輕聲的說「靠,終於親了!」



此片的英文片名為〈Echoes of the Rainbow〉,直譯是「彩虹的回音」,典故來自少見的雙虹現象:在彩虹的旁邊又出現第二座彩虹,為第一座彩虹的倒影,顏色跟第一座相反。以這樣的概念,進一、進二兄弟於焉誕生。

相較於哥哥的全能,弟弟又笨又貪吃還兼說謊、詐欺,如果兩兄弟都順利活下去,進二很有可能成為羅家的汙點,甚至成為家人都討厭的不速之客(「老哥、老媽,擋點鋃來花花吧!」)。但就在哥哥住院後,觀眾可以明顯看到弟弟開始認真回答老爸的問題,也暗示了哥哥的不久人世。傳承的棒子,就這樣交到了進二的手上。

看得懂是一回事,拍得好不好則是另一回事。由於全片風格太過於無害,導致情緒盡失。這以生命為代價的傳承,居然沒有〈奈緒子:純愛練習曲〉裡接力賽交棒時來得動人。



〈歲月神偷〉裡的四大爆點是丟筷子(毛毛哭了)、颱風、賣戒指(艾文哭了)、放錄音帶(差點哭)。我只講那個沒人哭的颱風。

就如同其他地方的刻意一樣,颱風那幕擺明了就是衝著羅家來。牆壁幾乎被掀光,鞋櫃倒塌,擋風板成了飛行魔毯。進二在二樓哭,屋頂被風吹得快變蒲公英的種子,夫妻倆趕忙上去拉住屋頂。奇蹟似的守住已經唬爛到有點過份了,沒想到還出現爆炸戲(請注意看我文末貼的預告裡的兩分五十四秒),這到底是颱風還是波灣戰爭啊?正當我因生氣而皺起眉頭、握緊手心時,鏡頭又一轉,切入鞋子滿天飛舞的糟糕動畫。說真的,如果想省錢,這種效果不如不要做。

平凡的故事遇上老套的手法,〈歲月神偷〉徹頭徹尾不是我的菜。多數觀眾都說,任達華跟吳君如表現很好。是的,他們是全片唯二的賣點。然而我個人認為,要不是劇本、導演,他們的表現還能更棒,不應該只給我這種點到為止的感受。大時代、懷舊、鯉魚逆河而上的勇氣?我看到了,但,我沒有感受到。



註:柏林影展是全球最大的電影活動之一。其著名獎項為金熊、銀熊獎。水晶熊獎是針對青少年及兒童所設置,被劃分在「新世代」(Generation)的項目中。

水晶熊獎分成兩個類別:針對四歲以上兒童所設置的Kplus及針對十四歲以上青少年設置的14plus。Kplus又分為兒童評審團(從數千位兒童報名者中遴選出)及國際評審團,〈歲月神偷〉獲得的水晶熊獎即來自兒童評審團。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