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九十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天氣,晴。影評組的人員約好在三坂橋聚餐。



餐廳本身位於僻靜的巷弄之中,遠離市區的喧鬧。從樹蔭底下的門緩緩踏入,進入一個空氣截然不同的世界。在裡頭,似乎連時間的鐘擺都慢了下來。



入門右側的石燈籠輕聲地呼喚著旅人,讓我腳步不自覺走上石橋。側屋的氣氛比較安靜,庭院的閒情純然融入用餐空間。屋外清澈的小水道中優游的鯉魚,讓我想起古川町的瀨戶川,還有那株四季照看町民的老梅樹。淡淡的感動,大概連阿嘉莎‧克莉斯蒂筆下白羅的灰色腦細胞,都能被染上色彩。



走進主屋,牧風MA沒注意到我的揮手,盡情的談著天。許是店裡的氣氛讓人暫時拋下煩憂,只專注在眼前那一席話吧!聊天的純粹,情感交流的純粹,人的純粹,體現在這個午後。






入夜後會有樂團表演







走上底部綴著粉紫的階梯,我們走上有許多擺設不同包廂的二樓。若說一樓是三五好友、同事、小家庭的互動空間,二樓就是家族、社團聚會,公司高層犒賞辛勤下屬的所在。感覺對了,長官也會卸下塵囂帶來的心防,跟其他成員們共樂。菜過三巡,也許你會發現原以為在天涯之外的上司,其實跟你一樣,都是勞碌、努力、有很多夢想的可愛凡人。










僅供展示






做作一下

未忘閒散的舒適,我跟毛毛帶著微笑入座。牧風跟MA也出了雙人桃花源,加入彼此暢談、用餐的行列。




紹興花雕醉雞

其實當天聚餐時,我跟牧風只有一面之緣,跟MA、citywalker更是初次會面。但就像那句老話「呷飽沒」一樣,美食跟心中的寧靜會讓大家一瞬間成為相識以久的老友。時間的橫向不再重要,真正的交會,縱線的長更為深刻。

Photobucket

好菜陸續上桌。


蘆筍山藥百合


上海菜飯


蘿蔔牛腩




MA


老貓


不停閃躲相機的citywalker


講古


毛毛笑得臉都紅了


見到相機,MA拿起水杯擋,老貓則是一派見過大風大浪


終於還是認栽

緊接著請欣賞citywalker貪吃的嘴臉。





針對一部影片,MA發表了她個人的看法。影片的名稱、類型、劇情、演員不再重要,知識的交流、同儕的參與感才是關鍵。這,是我這頓飯學到的新學問。













繼續上菜。


蝦仁蒜苗臘肉


雪菜年糕


無錫排骨





此時,citywalker拿出自己撰寫的電影劇本供大家欣賞、討論。




棗泥鍋餅



接著請欣賞艾文的「吃飽就愛睏」三連奏。









劇本傳到了老貓手上。



劇本欣賞告一個段落後,我提議就影評組日後的名稱進行討論。我希望那會是一個代表我們想法的名字,一個讓人們知道我們想什麼,我們做什麼的名字。







一番熱烈討論後,名稱決定了,就叫「遊影足」,這名稱有雙重涵義。


一、遊影族:一群看電影、聊電影、評電影、玩電影的人。

二、有影足:只要有電影,我們什麼都能拋棄。


確定名稱後,我把紙片對折兩次收進右側的口袋。大夥繼續聊,漫無邊際的聊,我也講了幾個笑話助興,其中一個有顏色的讓citywalker笑得人仰馬翻。吃飽、喝足、聊透,舌頭進入想坐在公園長椅上餵鴿子的狀態。MA、牧風結伴先離開,我跟老貓、艾文、毛毛、citywalker又小聊了一下後開始整裝。

帶著人生必然的無奈,我們離開了聚朋園,準備繼續各自的人生。然而也因為有這樣的聚首,我們才更能確定彼此之間即便相隔百里,心,卻從沒分離。期待下次的見面,朋友們。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