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老師的教誨如雷貫耳,師母觀看小強在地上爬行的溫柔眼神及夫婦倆會在角落置放小點餵食該族群,我相信「人跟蟑螂的大同世界」其實是可以達成的目標,也開始了我的「不殺只觀察」的日子,一直以來倒也相安無事。除非未來女友或情況危急(一、周遭有患上「看到蟑螂三十秒內不打死就會心臟麻痺」的「蟑螂恐懼症」男女性;二、蟑螂進化成〈星艦戰將〉裡演的那樣巨型而富攻擊性),否則這種桃花源般的相處模式應該會繼續維持下去。

然而,天平的一端開始傾斜。

話說雖未簽定互不侵犯條約,人蟑之間的心靈感應還是有的。長期相處下來,廚房蟑群對我的出現比較釋懷,有時候我也會在裡頭跟某幾隻比較大膽的進行無聲的眼神交流(我看牠,牠擺觸鬚回應)。相較之下,我對待數度入侵我房間的蚊蟻可是如斯巴達人般的殘忍,只差沒發出「呵呵呵哈哈哈」的聲音拿著電蚊拍或殺蟲劑進行殺戮。我跟蟑螂之間的友好情誼僅限於我倆,不得有其他沒禮貌小生物介入。

可就在前天,我發現防蚊綠紗窗上有個黑色東西竄動,且一步步靠近最頂端的縫隙。我先趕了這外來蟑一次,牠乖乖往一旁牆壁走離。但昨天,不知道是不是同一隻,又再次出現在我紗窗上且更接近我跟外界的連接點,我只好忍痛將牠拍落紗窗,希望牠自己拍拍翅膀飛去一個安全祥和之地。故事,到這裡結束的話就能打上「Happily ever after」,對大家都好。

牠回來了,還經過我的腳踝用觸鬚跟我打招呼!

查覺到我想趕牠出房的意圖,牠沙沙沙的逃進陰暗處。為了不開殺戒,我噴了點殺蟲劑,並留下一條通往外界的逃生路線盼牠頓悟,別在此跟我糾纏不清。阿蟑你走吧!我們之間不會有結果的。我,我不想傷害你啊!


後記:

隔天在我的安全帽旁,阿蟑乾癟的屍體就躺那,重物擊碎了它的身軀。牠逃出我的房,卻逃不過我爸的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