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門前是馬路,上下班時刻排氣管呼出的廢氣萃取後吸食一足月我就能跟神佛say hello;隨之而來的高溫、嘈雜,真的讓我「希望每天都是星期天」,至少車能少點。
但唉,稍微再走幾步路,十字路口就在眼前,衍生的問題就是總有人要闖紅黃燈而大鳴喇叭或大罵髒話,那種時刻猶如大提琴演奏聽到一半忽然插入個初學者的小提琴高音亂奏一般,靈魂飽受鞭苔。
因沒有「早餐店音量管制條例」,興奮的老中青在光顧我家對門的豆漿店時總不忘大聲點餐、大聲嬉鬧聊天;捱過鬆口氣,收拾騎樓餐桌拉下鐵門後,店內的師傅女侍會扛張方桌擺柱旁或下棋或暢談國家人生事,無論大太陽或狂風暴雨,3D立體人聲總能殺進客廳的窗,殺進我底耳洞。
夕陽西下,斷腸人排隊聚集對面便利商店外的投幣式公共電話旁哭啊吼啊咒詛那些個狼心狗肺、變心比跑車換檔還快的紅男綠女。『小姐,妳發洩完了嗎?』大概在紅色小碎花女子狂暴十分鐘後,白襯衫的禿頭伯會這樣問,『嗯』,她吸進一口鼻涕,化做痰液往地上一啐。禿頭伯拿起話筒投幣後痛斥對話那頭的妖魔鬼怪,髒字運用可謂出神入化、神乎其技。約莫告一個段落,長髮在後腦紮成一個髻的黑皮膚外勞點了阿伯的肩.....
永無止境的循環。
無足輕重的凡人如我,沒資格也沒能力坐上蓮花浮空講道,感化療慰寂寞、破碎的人心,只能戴上耳機,欺騙自己處在另一個時空中,藍天白雲氣溫剛剛好,森林裡的白雪公主把小動物全部帶走了所以方圓百里內只有我自己。
心不要太亂的時候,這招總會奏效。定期走到戶外,把累積的埋怨拋進枯井,回來時二手的我就能宛如新品,重新上架。少了音樂或自然,我應該會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去買獵槍,最後腐朽在監獄裡。



每個人追求集中時聽的音樂類型差異很大,連我自己都經歷過多個時期。從爵士到重搖,從重搖到騷莎,期間也迷過無伴奏合聲跟女神卡卡,最後,在相當偶然的情況下聽到了李欣芸的純音樂專輯〈故事島〉,目前我的風帆暫時就停在這個小港,躺在甲板上悠哉看海鷗飛翔。

我不懂音樂,聽過的專輯屈指可數。但也因為這樣,我沒有太多的技術解析,只用聽起來舒不舒服的簡單準則去評斷好壞,「舒服,就很迷人」。曾以〈托斯卡尼 我想起你〉專輯榮獲金曲獎的李欣芸在〈故事島〉中以音樂,訴說著台灣各地的風情,也許也融入了些她對這些地方的想像、回憶、互動。人跟情境交織出愉悅、舒緩、長椅上看日落的心臟慢跳旋律,讓我能暫時躲進音樂防空洞,專注雕著那不存在的像。

飲水思源,所以就推薦一下。專輯貴到嚇死人,不過音樂真的不錯,有機會就聽看看吧!

另外,上個月聽到了幾張不錯的西藏音樂專輯,又要出航了吧。



〈故事島〉博客來購買‧試聽
Muziu音樂誌的介紹


〈托斯卡尼 我想起你〉的專輯音樂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