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早個十年,我理想的釘孤枝畫面是這樣:

我走在偌大的校園上,一路的櫻花瓣令人目瞪口開、心曠神怡,看著看著不小心就擦撞了別人的肩膀。對方是個看得到的地方全部穿孔戴環加刺青,頭髮只留中間那條做龐克,用很多髮膠固定起大概二十公分的波浪。他開口說了些什麼,可是因為他滿舌舌環我聽不太懂,『大概是要我道歉吧』,我這麼想,於是乾乾脆脆的道了歉。但他伸手擋住要離開的我,眼睛瞪成了大小眼,並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我往後退,在距離他約五十公分的位子停住,握了握拳頭。

春日的午後,萬物俱靜,一枚櫻花瓣慢慢飄落,慢慢飄落,落到他跟我的中間。

宛如刀劍的殺氣劃破空氣中的靜寂,一群麻雀因恐懼而飛離樹梢,發出翅膀振動空氣的合奏。我們坐了下來,開始用卡片召喚生物、使用魔法一決生死。

那是我很迷「魔法風雲會」的年代,『如果大家都這樣打架,世界會太平,而卡片的製造商Wizards of the Coast遲早會買下全地球吧!』我這麼想。不過,用智慧決鬥的浪漫情懷非常令我嚮往。

在華裔導演朱浩偉塑造出的世界裡,格鬥的工具從卡片換成了舞蹈。不爽?帶種就尬一場舞!



路克是個愛攝影的英俊熱舞小子。他四處挖掘人才,以組成一支能跟反派的武士隊抗衡的隊伍 - 海盜隊。
在擊敗暗黑小子的捲毛摩斯及號稱舞遍天下無敵腳的娜塔利加入後,路克對贏得街舞世界賽信心滿滿。孰料順利贏得前兩場後,銀行拍賣了他的父母留下的房地產「地窖」- 他們生活、練舞、賺錢維生的地方,娜塔利更被發現是曾被判過海盜隊的武士隊頭目朱利安的妹妹。
雙重打擊下,路克解散了海盜隊,放棄夢想去賣咖啡。幸得破損的感情路修補成功而心情奇佳的摩斯鼓勵,他又重新站了起來,在隊友的幫忙下最後擊敗宿敵,贏得冠軍及獎金。



承蒙噗友Nana的邀請(其實是我死皮賴臉的報名),我才有機會欣賞這部「劇情一點也不重要,舞蹈屌到不行」的街舞電影(但我有朋友帶人去看一群哭得唏哩嘩啦),有些蠻有趣的安排讓我耳目一新。



誰說關廁所只能做壞事?我們可以比舞;誰說屋頂練舞很枯燥?我們當成功夫打;誰說社交舞就是一二三、一二三?人對舞蹈就能烈;誰說街舞電影就是一直跳街舞?在街上以金‧凱利那五零年代的「邊走路邊跳舞」的方式擾鄰不也是一種境界嗎?粉塵舞、水舞,乃至最後的雷射舞.....就算把飛天思樂冰拿掉,就算把劇情全部打掉,〈舞力全開3D〉光是跳舞段落就已經非常值得一看。



而且.....繼金‧凱瑞的〈忘了我是誰〉後,好久沒有主角跟我同英文名字了。雖然,雖然他的舞蹈能力相較之下比較弱,但帥,帥啊!俊男愛上美女,誰人不感動?



真的是美女嗎?

飾演女主角娜塔莉的女星Sharni Vinson在戲裡亂正一把,但有幕清晨起床在屋頂上跟路克聊天一景,我總覺得她的長相似乎跟其他時刻不太相同。抱著這種疑惑我仍乖乖欣賞她的窈窕,有些問號卻怎麼也甩不掉。回到家goo了一下,唉唷喂呀~怎麼會從這樣



變成這樣



又一次實例,證明化妝跟造型可以改變你所相信的一切。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