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醒了,眼睛卻發痛抗議。下著颱風雨的涼爽天,哪怕靈魂賣給惡魔,也想抱著棉被多賴它個三五十分鐘。奈何多不從人願,綿羊已躲進地窖深處,我也只好起身,想想該做些什麼。

家樂福好了。

跟眼神好奇的咪咪打招呼,牠趕緊逃離腳踏店。何必呢?明明上星期才幫你拍照的,叔叔看起來像壞人嗎?發動,抵達。
門口穿著氣質無肩紫洋裝的女孩頸項兩端各掛條優雅的白色肩帶,一頭未受塵世玷汙的黑髮輕靈擺動。是謊言嗎?是背影的錯覺嗎?回過身,上帝賜福她的靈魂。

拿紅菜籃,在入口跟兩個年輕女孩擦肩而過。早晨八點半,怎可能有如此多數的女郎妙齡呢?

豆漿、優酪乳不知是過了拜拜期還是颱風還是跟家樂福吵架還是上頭想多撈點還是我最不相信的原物料漲價,每百公克都漲了三到五角,有些甚至還大破一元關卡,這叫人如何生存?
買了無糖燕麥豆奶,兩罐蘆薈一罐草莓ABLS。

熟食區正在換上新品,煮物炸物的香氣不絕於鼻,三魂被勾走了七魄。油炸物明明塞血管促短命,為什麼卻又帶著如此魅惑的芬芳呢?不過我是意志力強大的水手,不會如此輕易對海妖屈服。NO!Not today!

香蕉15,颱風過境不知道會漲到多少,買一串備用有好無壞。裝袋要貼貼紙,顧台的男店員跑到蔬果區,另一個推著尚未標價切丁水果的女店員親切的請拿著三袋各兩顆柚子的媽媽稍等,同時對俐落跟她屁股後的白髮眼鏡男說『你要哪一盒再拿過來給我貼價格』。回到櫃台,她先幫媽媽貼了兩袋,媽媽提醒還有第三袋,她趕忙要列印下一張,卻因緊張而按了太多數字,機器抗議似的嗶嗶叫,在場的店員顧客面面相覷,不知所措了一秒。搞定媽媽,本應輪我,眼鏡男卡位貼盒裝鳳梨,我考慮用香蕉行兇,但應未經冷凍加持怕演成鬧劇,勉強說服自己罷手。輪我,女店員跟我說了句很有誠意的『不好意思』。
烏雲盡散。

便宜葉菜一葉不剩,13元的空心菜見我靠近趕忙一身亮綠,而當我終於視若無睹的走向肉品區,它抖落了一地的慘綠。
螢幕上,看不到臉的廚師正在講解如何切牛腱。橫拿,一次切一公分。螢幕中心不停出現礙眼的白大字重複廚師講過的諸如『很簡單』、『只要一公分』等冷冰無趣的字眼,配上一兩聲卓別林式的木槌槌到銅鈴的鬧鐘砸到地上聲,我惱了,離去。
過買兩盒省五元的桶裝冰淇淋不久,我在魚燕蝦蛋四大天餃的包圍下掉進時光隧道,眼前的光景是當年兩人一起煮火鍋的甜蜜。憂傷醒來,只有土魠魚塊了解我的心傷,干貝酥一句話也沒說。

悵然提著菜籃,我來到結帳區。一個男人猶疑著該在這排還是那排,他離開時我插旗占領,他後悔,但也只得接納不專帶來的創痛。
用略沉的菜籃練了一組二頭肌,右前方結完帳的女人正在把一瓶瓶的琴酒裝進黑色購物袋。曾在「古畑任三郎」中看過用巧克力存活的劇情,也在報紙上讀過有人只喝酒過活,還挺長壽的。僅靠高熱量液體渡過天災地變,好像挺浪漫的。

手上拿著寫字板的警衛帶著黑框眼鏡站在醃漬梅乾前監視著顧客們不流暢的舉動(我一度想簡稱不舉)。所謂「黑框眼鏡」這種東西,總覺得是在盧廣仲爆紅後才開始流行,但前幾天看網路新聞時有個男人提到『我黑框眼鏡都帶了十幾年,怎麼可能憑這點就說我是性侵犯?』一則小妹妹指證壞蛋的報導。盧廣仲的出現促成了黑框眼鏡的流行,也讓大眾對黑色框更為敏感。
前幾天偶然聽到一個女生講,盧廣仲眼鏡不離臉,他的粉絲頓時覺得好神祕,好像盧廣仲拿掉黑框眼鏡就不存在似的。記得羅志祥也不讓人碰他的頭髮,也許拿掉這些東西他們就會變成粉末被風吹走,吹進回憶的山谷中。

穿雨衣時,不知怎的想起了韓文版的生日快樂歌。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