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

一、水喝完了
二、優酪乳剩最後半罐
三,也是最重要的、我想吃餛飩麵

所以,我來到了久違的家樂福。

烤肉節即將來臨,從門口的摩托車數就能判斷民眾皆已調整成過節的心態。強尼走路的酒促大嬸念經般從口中祭出優惠,深怕快速穿越入口的人們聽不見那神秘而魅惑的折扣數字。

夫妻倆看著螢幕上的瑪莉跟好朋友們合力扛起超大蛋糕,老公作勢要走,還拍了老婆屁股一下,但她已被任天堂下了降頭,無法動彈。終於,老公也只得陪著她看。中秋節禮物,就決定是Wii吧!

悅式全系列仍然特價中,仔細瞧包含了五榖健康茶,驚喜價26。印象中原價超過30,味道也不壞,而且名稱帶有「喝了我就能吃百二」的暗示。人生嘛,偶爾被催眠一下也無妨,拿了兩罐,也順便買罐青草茶。
手扶梯前,一個頭髮剛長出的壯胖先生被太太拉去研究罐裝綠豆湯。

如同上次,我的眼睛又落在統一的大馬士革玫瑰茶上。「60朵玫瑰多酚 美麗氣色再加分」。性別錯誤,年齡錯誤,長相也錯誤。不過熱愛玫瑰的心意堅定。雖然價格非常不實在,但偶發性的奢侈是活著的小小樂趣之一。
水區走道左有上架人員,右有要買「可口可樂出品的沙士」的中年夫妻,我用台語笑著說『抱歉,能不能借我過一下』。貌似原住民的黝黑先生害羞極了,說了三、四次『抱歉』後把車往旁邊推一點,讓我剛好可以前半硬卡後半抬起飄浮過關。我點了點頭致謝。
經過拿著手機站在路中間講話的青少女,我介入了兩位賣優酪乳阿桑的對話陣地看價格,照慣例仍是ABLS獲勝。邊轉動瓶子看效期,阿桑邊說『那是蘆薈的喔』,我回答我知道,只是在看保存期限。選了兩罐蘆薈一罐草莓,阿桑問我這樣夠嗎?夠,一個人喝而已。

水果區。早上有個朋友發噗說香蕉很便宜,一看果真一斤才9元,估計應該是果農怕颱風破壞作物而提早搶收導致市場供過於求的緣故,樂了消費者。帶著一顆對果農的努力深深敬佩的心,我轉身去拿透明袋準備選妃。剛扯下袋子,一個杵著拐杖的外省老伯忽然用鄉音對我說『謝謝』,我愣了半餉,花了三秒快速釐清現況。

掃視。老伯右手拿木製拐杖,左手拿一盒柿子。是希望我把袋子給他嗎?
非。他眼睛看著的是我,不是袋子。
難道老伯希望我娶她久病厭世的女兒以完成他跟她父女倆人生最大的願望嗎?
非。他的眼睛散發出的光芒沒那麼強烈。
老伯,你要什麼?

由於電波頻率實在不同,老伯又沒多說什麼,我又不能問『你想怎樣?』,所以我回到香蕉區選美去,老伯從我後面走過,拿了一個裝了幾顆橘子的透明袋走。
最近愛吃水果,多買了五顆奇異果跟加州李,一顆都10元。
水果T剪了短頭髮在一旁拆紙箱,眼鏡捲髮女秤了老伯那袋橘子的價格,並用略大的音量小吼給耳朵不好的老伯聽。
老伯秤完輪他的太太秤,眼鏡捲記得我先到,所以先秤我的。坦白說,先秤她的我也不介意。

把車停在稻米區,我邁向冷凍區搜尋今日的首要目標。看見家樂福牌的餅乾冰淇淋我笑了出來,精緻冰品的利潤可以想見。
先看到貢丸,我在桂冠跟家樂福之間猶疑,怎麼想都是桂冠的比較好吃。不對,我不是來買丸子的,我把手上的旗魚丸放下,玲瑯滿目的商品跟數字總會讓人喪了心神。打開上方的玻璃門,赫見鮮蝦雲吞居然比豬肉雲吞還便宜,怎麼可能?細看,原來是我被自己洗了腦,豬肉跟菜肉還是比較便宜的。兩種口味各買一包,也捧了家樂福的場買了包家福牌,希望別讓我失望。
把雲吞豎立後拿在耳朵旁搖,邊聽卡拉卡拉聲邊走回推車旁。

跟在魚鬆肉鬆間猶豫不決的女孩借了道,我快速結帳離開,經過推銷化妝品的小姐身旁時小小緊張了一下,深怕又會被『先生先生』,幸好她一句話都沒說。

家樂福門口的空氣中有水的味道,以為要下雨,結果是在洗帳篷,不知道這次又要賣什麼?
『帥哥』。將雜貨堆在腳踏處後把車要推回退錢,有人在我身後這麼喊。不會是叫我的,只有在夜深的華西街跟假日的西門町有人會這麼喊我。『帥哥』,這次我很明確是叫我。回過頭,一個中年婦女拿著有黃色汙漬的十元要跟我換車。我的車,著名的使用後超乾淨。
一個頭髮昨天應該沒洗的男人拿著家樂福便當坐在花圃旁吃。
回到家時可能是隔壁的護專下課,大量的年輕女孩從我家樓下走過。
該死,我忘了去信東連鎖藥妝拿我的生日禮,希望月底以前有想起來。
但話說回來,沒拿,其實也沒差啦。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