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個城市的某家陰森森咖啡館,我約了線人見面。

喝了三杯卡布其諾、吃了兩塊提拉米蘇,他正準備伸手點第三塊,我制止了他,要他有話快講。

留著山羊鬍的老闆送來第三塊蛋糕,他用叉子切了一小口放進嘴裡,閉上眼美味的享受著。嘴巴停止咀嚼時,他緩緩睜開眼,定定的看著我。

『你聽過彌勒熊這個人嗎?』他的眼睛泛著血絲。
『當然,哪個寫影評的沒聽過』
『見過?』
『沒。但知道是個眼神和藹,圓圓的總掛著微笑的善良人士』

用衛生紙優雅的擦了擦嘴邊的可可粉,他把椅子挪近我,我倆臉的距離不到10公分。

『你聽過他生氣嗎?』
我搖搖頭。男子露出神秘的微笑,輕輕點了點頭,彷彿老早就預料到我的答案。
『在看過一部電影後,他跟電影公司吵了一架』
這就有趣了。
『什麼電影?』

他把椅子挪回原先的位置,看著我笑而不答。
我嘆口氣,要老闆送上新的卡布跟提拉。
以驚人的速度解決掉熱騰騰的餐後,他拍了拍肚子起身作勢要走,我抓住他的肩膀,使了點勁。
他笑了出來,然後慢慢把嘴唇靠到我的耳邊。



故事發生在沒有發生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彼時的日本產生了「貴族制度」,各階層人民間壁壘分明,不得通婚;職業則採世襲制。

在那個世界裡,有個喜歡在下手前先送上挑戰函的怪人二十面相,也有個總是追在他後頭跑的名偵探明智小五郎。二十面相最後一次下手之物為可無線傳導電力的設備Tesla。

這天,在馬戲團頗受好評的遠藤平吉在下了工後接受一個自稱雜誌社人員的男人所託,希望他能利用他的好身手去偷拍小五郎跟他的貴族太太羽柴葉子的婚約儀式。由於報酬非常豐富,一心想讓病重的團長能去醫院接受治療的平吉接受了。

爬到玻璃屋頂,平吉對著新人拍照,未料相機的拍攝鈕居然引發了大樓的爆炸。平吉被發現後開槍射落,以二十面相的身分遭到逮捕。

根本沒有的事如何承認?證據全部指向平吉,他慘遭毒打後入獄。剛進監,對面的獄友就告訴他二十面相另有其人,正是指使平吉去拍照的男人。

負責馬戲團裡發明道具的源治率眾義賊劫走了平吉,但他拒絕加入賊兒的行列。不過在見到馬戲團帳棚被毀、孩子們流落街頭三餐不繼的情景後,他毅然決定成為義賊的一份子。源治見他聰明,便將祖傳的秘笈借給了他。

有了源治的收縮鐵鉤相助,已學會易容術精髓的平吉也能在建築間來去自如。有天他外出時,意外見到葉子被二十面相襲擊而出手相救。救回家後,平吉對這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大小姐本來頗有怨言,但在看見她一心為了孩子好後開始對她有了好感。



葉子委託平吉偷出被小五郎保管的複製畫「巴別塔」的計劃被識破。為了洗刷自身冤屈,平吉自告奮勇入侵軍方基地,以利用軍方儀器拍出複製畫底下潛藏的秘密。在葉子開飛機協助下,平吉順利逃脫,複製畫的秘密也被揭開:底圖是某種怪異的圖案。看了看,葉子拿出從小爺爺給她的方塊,聰明的平吉很快解開秘密,判定大型的Tesla機器就藏在葉子家大廳的地板下。此時小五郎忽然中槍,葉子留下來照顧他,平吉跟源治則出發阻止二十面相奪走機器。

將方塊放入鐵板下的裝置後,機器慢慢從地板中浮起。源治提議留下它以供給貧民區電力,平吉則堅持銷毀。二十面相出現踢倒了源治,開始跟平吉扭打以搶機器的鑰匙。兩人一路打上屋頂,平吉的鐵鉤最後擊落了二十面相的面具,原來此人正是明智小五郎。



小五郎說出了自己一人分飾兩角以藉機掉包保管品的計劃後,開口問平吉是否加入。平吉拒絕,小五郎用平吉的槍殺了他。把鑰匙插入後機器開始運作,他輸入各種座標,準備君臨即將陷入混亂的天下。眼見倒數開始,座標卻開始消失,機器把力量都集中在上空,原來源治已經趁隙修改了系統,而平吉也活著,槍不過是道具罷了,葉子老早就懷疑小五郎而要平吉小心。計劃失敗,小五郎說他仍是贏家,因為再也沒有人能還給平吉清白,不過平吉一點也不在乎。跳下大樓,葉子開飛機救出了平吉。山崖邊,葉子要平吉帶她走。平吉說兩人的世界不同,她是光,他是暗,但他會永遠保護她。

帝都,有了新的守護者。



結局跟我想的有點不同,我原本以為小五郎的助手,看起來性格嚴重扭曲的小林少年是二十面相,小五郎則是最後的大黑手,沒想到我自己把故事複雜化了。不過傳承的梗非常好猜,金城武一出來就能預料。假死的梗也非常體貼觀眾,讓你免受擔心英雄死掉之苦。



雖然沒猜到,但當我看見謎底揭曉時,並沒有陷入扯掉自己的假髮後大吼『什麼!居然是他!』的瘋狂,而是平靜的喝了一口維力炸醬麵的配湯,表情不變的說了聲很輕的『喔』。

〈K20:怪人二十面相〉是部電視上轉到可以看,演廣告時可以轉去看動物星球,忘記轉回來沒看後續也不是那麼令人可惜的電影作品。



有著蜘蛛人、蝙蝠俠、大搜查線的影子,在日本相當賣座的〈K20:怪人二十面相〉走大眾風,是那種9歲到99歲應該都能看懂的電影。有笑梗,但九成的時間刻意而難笑;有動作,但也就是一般的程度;有少少的武打,但動作有點遲鈍;有CG動畫,但除了平實外在接合演員時的處理技術不良;有大道具,但塵封地底已久的機器卻有著嶄新的光彩;有服裝,但看起來太道具而缺乏真實感;有小說提供邏輯還OK的故事,但無論是「拿了好幾年的方塊居然沒發現它的小小奧妙」或「地板上那塊鐵板怎麼看都怪異」都欠缺說服力。幸好,松隆子跟金城武的小小戀曲還能讓人心跳個幾秒鐘。



差不多就這樣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