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迷過一段時間的算命,方法是四柱推命,玩笑似的幫我算過,命帶正財但沒偏財。正財就是我如果透過努力的話容易成功,偏財大家都知道,可能走在路上撿到一張發票,結果發票對中兩百萬之類的。狗屎運,有人這麼說。

十幾年前,幾個朋友聚在我家玩遊戲,類似大富翁,日本人做的,叫「人生遊戲」。三個人還四個人玩我忘了,過程是從嬰兒玩到老,看誰累積的財富最多。也許算命說的沒錯,我真有正財命,記得十次我應該最少會贏九次,剩下那次多半是運氣很背卡到陰,頂多就第三名那樣。但說也奇怪,一個老朋友總是第二名,而且他的方法是別人學不來的。

這位老朋友後來很少連絡了,他長得帥又高人面也廣,出席他70大壽慶典的人應該可以塞滿半個中正紀念堂廣場那麼多,追求他的女性從政大高材生到直銷業務員都有,不過他的情史不是我今天的主題。今天的主題,是他那嚇死人的運氣。

雖然印象有點模糊,但回想起來確實國中時期就常聽他在中發票。小孩嘛,也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中就中還不是給爸媽拿走。不過有一次,那傢伙還真讓我開了眼界。

現在我不知道,以前國中外頭總有香腸攤,我們學校也不例外。有一次放學,我這很愛賭博的朋友照例又去賭香腸,骰子決勝負。這種比賽有輸有贏,但通常老闆在結算後總是贏家;不過就像堅硬無比的石頭也會有人可以吃(〈魔偶馬戲團〉的設定是真有其事),香腸賣久了也會賣到妖怪。我的朋友,就是妖怪。

一開始我朋友先輸了兩次,後來就開始贏。一支變兩支,兩支變四支,四支變八支。時候不早了,我決定先回家。等紅綠燈時,香腸攤旁已經圍了一群觀戰的學生。隔天早上來詢問,我的朋友把整車的香腸都贏走了,老闆不知道還欠他幾支。當然啦,大方的朋友請了觀看的人一人一支,大家眾星拱月的帶著敬佩的眼神送他離開。奇葩啊奇葩,我一輩子也辦不到這種事。

戰場一轉,我們回到人生遊戲。

按照慣例,我穩紮穩打,投資、工作,一步步穩定我的財富,其他三人則浮浮沉沉。剎那間,我的老朋友不知怎的掉進了一個賭博街區,我玩這麼多次還沒進去過那。男人嘛,鼓噪朋友墜入深淵是好朋友應盡的本份,大夥叫著「賭!賭!賭!」。老朋友最喜歡這種感覺了,馬上開始豪賭。時運不濟,離開賭博區時已經敬陪末座,我們三人極盡訕笑之能事,他帥哥也不跟我們計較,笑著說『不過遊戲嘛!』

後來,他先抵達終點。

不同於一般大富翁遊戲,先馳得點的人就是一旁納涼。人生遊戲的人在到了終點後即進入退休期,之前資產夠多的人就是骰看看自己又能多賺多少,資產少的人則是有一片荒地讓他多少能補貼一點。既朋友到了後我也抵達,當然就開始骰看看又能多賺多少,另兩人一人近一人遠,估計要結束這回合應該也還要來個二十分鐘。

大家繼續談笑,帥哥老朋友邊喝柳橙汁邊分心看漫畫。輪到他,眼睛仍盯著漫畫的按了按鈕。霎時,一股奇特的藍冷光芒出現在螢幕中間,他挖到了鑽石,資產瞬間幹掉我另兩位朋友,直接從車尾跳上來成榜眼,我們三個當場呆了五秒。『不過遊戲嘛!』,他笑著說。

遊戲結束,我贏了。但如果又堅持個一小時,誰能保證他不會成為第一呢?

後來我自己又玩了那遊戲幾次,從來也沒有挖過鑽石。

沒連絡了,這朋友。我們總是有約,他總是臨時有事取消。到最後,已經是『我明天有事』『喔沒關係,我知道,你就去忙吧』,我笑著回答他。他真赴約,我應該會嚇到吧!

為什麼會想起這件事情呢?因為我這期統一發票中了兩百,我通常一年會中個一次,最多兩次,金額不會超過兩百。這是今年的第二次,所以既開心也有點失落的慶祝一下。

我那朋友很喜歡唱陳小春的歌,大家知道他最喜歡唱什麼嗎?沒那種命。
「我沒那種命呀 輪也不輪到我」

去,真是夠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