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門,我在博愛座旁邊的非博愛座找到了一席之地,「希望大家發揮愛心,將座位裡讓給老弱婦孺,讓捷運上所有的座位都變成博愛座」,旁邊的告示是這麼說的。
一個男生在旁邊坐下,我把耳機塞進耳洞,開始聽歌。

「You are far, when 幹你 could have been your 雞」
「You listen 操你, who scare you to 沒種, and from my heart」
我拿下耳機停掉音樂,把白色的耳機線捲好後綁起,仔細聆聽坐在中間區吼叫的男人在喊些什麼。

『幹你媽的,兩千....』車聲轟隆,我聽不清楚,但空氣中的凝重感增加了幾分,男女都偷瞄他,又趕緊把眼神轉回,然後跟同伴竊竊私語。
站起身,紅上衣褐短褲藍白拖,頭髮半白,走路有點晃。男子把什麼東西丟上他對面的座椅,發出了金屬撞擊塑膠的聲音。接著他把頭轉向後面車廂的人,用手畫了一個半圓,『你們都膽小鬼,怕什麼』,他說。
他坐下,拿起剛剛丟上椅子的東西,是一包香菸跟一台打火機。列車抵達小南門,一些旅客倉促的逃下車。要坐到西門町的,被逼繼續欣賞他的獨角戲,全車大概只有我期待劇情的走向。

車子起動,男子又開始大聲批判。
『幹你媽的,兩千,抽一根兩千,這麼貴誰付得起?來我出,誰要抽?』他對著後面的乘客叫囂,我幻想著他把臉轉向我們這邊講出同樣的台詞,有點興奮,又有點困擾。
然後男子把一根菸叼上嘴。
『菸味很臭吧!不過他抽菸就會被罰錢,車上不知道有沒有稽查員?會有人制止他嗎?我要制止他嗎?』
我想著。

『會抓去關緊閉!會抓去坐牢!關起來,關起來!』男人說。
他有在車上抽菸過嗎?他被勸導過嗎?他到底要不要抽啊?
男人用台語又罵了些髒話,我的頭準確對著他的方向,但是目光停留在他的衣襬上。

「西門站到了....」九成的人快速起身列在車門前想奔出這瘋狂的車廂。
『大哥,請問一下,這站是西門町嗎?』男子問,高個年輕人愣了下,給了他肯定的答覆。紅衣男滿足的點點頭,道了聲謝。
門開,我走出去。
『我女兒....我喝了酒....』男子跟幽靈說。

『廁所在哪裡,我要尿尿,快尿出來了』
『廁所在樓上。先生,這裡禁止吸菸』
『我沒有點火』

我知道,他期待的就是有人警告他,他才能把演練已久的台詞講出來。他寂寞,他害怕這個世界,他害怕規矩,他害怕損失金錢。他恨自己的害怕,他恨守規矩的人,所以他要不同,他要抗爭,他要講出不滿。
他講了,但,他不敢做。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