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中,會心動幾次呢?
很多很多次吧,我想。
人的一生中,會心動幾次呢?
看大小囉。是跳很大力的,還是跳很小力的?
人的一生中,會心動幾次呢?
如果是很大力的,目前兩次,平均十五年一次。
痛嗎?
嗯,兩次都很痛。
值得嗎?
非常值得。



今年六月中,Wendy接洽了一個台中的合作機會,電台相關的,可以開節目,找了我一起去談

上午聊完,午休時來到了一間名為「櫸木Café」的地方。







非常特別,咖啡店的隔壁是診所,應該是精油相關,舒壓的吧。




Brown Sugar有類似的吊燈

咖啡店的擺設及餐具自然而樸實,如同它們的餐點,以及人一般。















一連串的獨照後,









我跟Wendy回到餐桌,跟貴婦們共進午餐。



















沒有過多的調味,櫸木的餐點材料新鮮,烹調簡單卻也到位,每一口都是最天然的美味。





『冰淇淋要趕快吃,不然很快就融化了。』
這是她對我說的第幾句話呢?我又是在第幾句的時候戀上她的呢?



性格上,我想我有太老化的一面。情啊愛的,我不喜歡輕易說出口,無論是做為挑逗的手段或只是開玩笑,我幾乎不用這樣的字眼。「I love you」,要像〈胡士托風波〉最後那樣才對。「愛」裡面包含了有濃有淡的回憶,包含了很多的諒解,包含了很多的激動與平淡。我希望能像〈王牌冤家〉裡面演的一樣,即使我們失去記憶,冥冥中仍有種思緒能把我們帶向同樣的地方。不只理性跟感性,我們更用心去愛,去感受。



行政主廚先生。



還有她。

『妳好漂亮,可以讓我拍照嗎?』我從來沒對一個剛見面的女孩這麼說過。
她害羞,她微笑臉紅同意。







自然、簡單、美好,每一個動作、神情都很純粹,很她,不是某種偽裝或角色扮演。我們姑且就稱她「女孩」吧!

貴婦團離開,我另外點了豆漿咖啡跟乾麵,女孩做的。





吃完後又回電台聊了下天,順便也簽好了節目合約,我跟Wendy就打道回台北。



我沒有對初見面的女孩這樣想念過。不是佔有,不是強取,不是原生性的動物慾望。不過也許,也許當肉食男會比較好,是嗎?跟主廚要了她的名字,要了她的Mail,寫信,她沒有回。我跟主廚約好擇日再訪。



七月初,我又搭客運下去。

在Net買了件新衣服換上,然後去太陽電台聊了一下節目的事情,也順便提了些我心屬的節目名稱(最後一個也沒上)。談完,我徒步往櫸木的方向走。

夏,蟬鳴。





似乎是迷了路,可能是國小前掃街的阿姨們開我的小玩笑,也可能是我開自己的玩笑。太陽炙烈,我的腳步卻未緩半分。


一家似乎很高級的傢俱店,不隨便開放參觀

一間主題是「水」的餐廳。





可愛的小白貪看著街景。



終於,我找到了。

坐下,主廚跟女孩都不在,我先點了餐。不久後主廚出現,他笑著對我說以為我不來了。我問起女孩,他說女孩有班,應該等下就會出現。

不久後,我的餐上了。





番茄汁,有淡淡的培根味。

女孩出現,我的沙拉就是她做的,但是是由另一個人端上來的。



我開始看起書。



很奇怪,在女孩的身邊我就能很安心,可以專心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偶爾抬起頭來從玻璃的倒影中看見她,我就能維持心中的平靜。後來跟個朋友聊起這件事,我說自己跟小學生的初戀實在沒兩樣,浪漫愚蠢的可以。但是,又很甜,像有一點點焦的糖那樣。



午後約三四點,女孩有了空,她的同事也不在附近,我上前去攀談,女孩跟我聊著天。她說自己出生在「不懂賺錢」的藝術家庭中,她想學聲樂,目前在存錢。她怕生,花了一段時間才適應這樣的工作。目前,女孩是主廚的得力助手。我要到了她的電話。

有客人來,我讓女孩去忙,邊看書邊用耳朵感覺女孩的一舉一動。『讓冰淇淋融一點點後沾生菜會很好吃』『我再另外招待妳一球冰淇淋』。我知道她跪著服務客人,帶著笑。其他的服務生頂多彎著腰,只有她跪著。那不是某種順從或示弱,而是一種最真切的服務之道。女孩是很棒的服務生,也有一顆不平凡的心靈。主廚一定知道這點。

晚餐時分。







吃飽,我看書,也偷看女孩。





我很幸福。

客人慢慢離開了,櫃檯開始在結帳,我固執的守著,只希望能多看她幾眼。關了燈,女孩去外頭收了露天椅上的座墊,隔壁診所的人問我在等誰,我講出了主廚的名字,想的卻是女孩。都收拾好,女孩往店的右邊去騎車,主廚送我往店的左邊去搭小黃。我告訴主廚自己的感覺,只恨沒法把心掏給他看,不過我猜他懂。他說他支持我的行動,也會告訴女孩我的部落格。我道了謝,帶著幸福的心情回到台北。



後來嗎?

過了幾天,我去健身房運動,跟教練聊起了天,不知不覺就講到了女孩。教練說要到女生的電話一定要趕快打,不然女生會覺得妳要好玩的。我承認這不是我的作風,但心上卻受到了影響。我打了,女孩沒接。又打,女孩在騎車,我說那我晚點再打。然後又打了三次吧,女孩沒接。我想她是在睡,很晚了。

我想,我想,我想。

然後,我開始進入很嚴重的患得患失現象。

我發了簡訊,她沒有回。我的簡訊似乎亂了套,言詞不至於激動,但我想某種很深的願望應該充斥其中。發了簡訊給主廚,他也沒回。我開始擔心是否女孩跟主廚說了甚麼。我心煩意亂,我不知道怎麼辦,我開始分不清白天跟黑夜,我開始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我該再去嗎?如果女孩不在怎麼辦?如果女孩討厭我怎麼辦?我不想讓她心煩。心頭這麼想,卻總還是希望能聽到她的一點消息。

我去龍山寺求了紅線。我不相信這個的,但我還是求了,誠心誠意。

隔了幾天吧,從女孩的同事那邊問到女孩跟店長當晚會到店裡聚餐。下了課打電話過去,店裡沒人接,散會了吧!發了簡訊給女孩,女孩有回應,說聚餐是因為他們平常工作很忙,算是聯絡一下感情。然後,然後女孩似乎就這麼消失了。

我懊悔,我懊惱,我混亂。我終於知道當你很在乎一個人,你會太害怕失去,進而恐懼一切,逃避一切。

然後,我告訴自己要過去。
似乎,過去了。
似乎。

後來不知道又過了半個月還是一個月,我用簡訊組合成一篇蠻大的信給她,努力想傳遞我的感情。也許是缺了行動的文字沒有紮根因而不真,也許女孩困擾了,也許是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情。女孩,繼續在台中生活著。我,繼續在台北生活著。線,就這麼平行了。

沒有,我沒有忘記過她。即使我想對別人說謊,我也沒有辦法騙自己。

電台節目的事情後來沒做了,因為覺得自己在那裏失去了什麼,被丟進土撥鼠挖出來的洞裡似的。會長成樹嗎?也許吧。等我驀然回首時,也許吧。我失了去很多,但我也得到了無可替代的經驗。還是會期待嗎?會,帶著微笑,有個小小的悸動還是在那跳。

『想念最傷心 但卻最動心 的記憶』

潰堤了一下。

如果,如果你們有在某個地方看見女孩,我請求你們,用你們的眼,祝她找到幸福。我希望,無論是在我的回憶或是在現實生活中,她都能做她自己,都能得到屬於她,也是她應得的,幸福。



櫸木Café部落格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