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夜晚的解放五光十色,人人要把悶了五天的心情徹底吶喊出來,不玩到天明力盡絕不罷休。
周六清晨的家樂福,連手推車看起來都有些疲憊。

推著車,走道邊一名疑似母親在幫小孩挑選派對的頭飾,螢光發亮的那種,「不給糖就搗蛋」的月份悄悄來臨。遠方的警衛從我上電扶梯就開始打量,刻意放慢腳步,我想知道他會怎麼反應。果不其然,他僵硬的把頭望向沒有我的視線範圍,人與人之間不引發衝突的本能表露無遺。
瞟了眼不怎麼可口的罐裝茶架,我把車推過感應門,沒發出聲響。看向右手邊的品客洋芋片,打折後一罐四十出頭,我立刻回想起一星期前跟蜂蜜芥末共度的美好時光。『帶我走,我會滿足你一切的渴望。』奶油芝士對我耳語,心頭不禁一陣顫動,但是熱量,熱量扼殺了我們的愛苗,它枯萎,它哭泣。

膚色暗沉、鬍子沒刮,蓄著馬尾的捲毛男子在電腦配件區搜尋著什麼。乍看之下似乎不潔,細瞧發現是預期心理作祟,人家的頭髮跟鬍子都很乾淨。
沒事可做的家電服務員對著收銀機輸入著什麼東西。通常活蹦亂跳此時應該跟夥伴們一同扛著蛋糕的瑪莉沉睡在一片四方型的黑暗中。孩子版的世界他睡在蘑菇上;成人版的世界他睡在桃子公主旁邊,無敵星星是他的馬力夯,會讓他「殺很大」。
時光流動緩慢的二樓,只有好神拖上的洋模特拿著拖把微笑出一股賢慧;無頭無手無腳的白色人體模型胸部上的蕾絲胸罩開出一朵廉價卻嬌豔的粉色花兒。

三樓。買了買一送一的五穀健康茶,平均一罐27.5,離理想數字25雖然有點距離,但是屬於可接受的誤差範圍內;玫瑰茶的價位似乎比上次便宜了一點,一罐不到二十,一組四罐有240朵玫瑰,兩組八罐有480朵玫瑰。即便看起來一點也不男子氣概,為了「美麗氣色再加分」,我決定撩落企。
隔壁走道上,有兩個人在談些什麼。隔著一排飲料,水分子阻擋了九成的聲音。也得買水,我於是把車推向隔行。
戴著眼鏡的兩個員工看我來勢洶洶,其中一個趕忙把鋁梯子推一旁讓我過。扛起水放進車,我假意看双茶花汽水,仔細聽他們在聊些什麼。

『你要在周圍放火。』店員A用手畫出一個方塊。『裡面的兵用傭兵就好了,便宜的去防守就好』
『不會容易被打掉嗎?』
『把兵都調到外頭去防,對方真的打到裡面就放給他死就好』
『我都用關羽守城』
『你可以試看看用曹洪守』
某款三國遊戲的戰略討論會。

因為只有草莓口味可以放到20號,所以三罐ABLS都挑了粉紅的。
看上有送糙米漿的統一豆漿,但坦白講我對它們什麼都愛加鹿角膠或乳化劑增加口感的做法實在無法苟同。雖說對身體無害也許有益處,但總是喜歡一種純粹;光泉的是OK,但價格上沒有義美的來得實在。對,只有義美沒有贈品,但在附送豪宅的普通女人跟孑然一身的好女人之間,我的選擇永遠會是後者。
義美前陣子鐵定是從什麼地方確保了燕麥的產量,狂推自家燕麥產品,甚至推出了燕麥優酪乳。

把車推進冷凍食品區,轉角處一對情侶走來,女方妝濃香水濃,眼神有點呆滯,口中囁嚅著『那人家要來幫忙找冷凍的』,句子的最後加上一個愛心剛好的語調,然後就像春天的小動物般輕著腳步往我的後方走去,男方則垮著一張臉無表情的在後面推著車跟上。
買了一盒桂冠菜肉雲吞,家福牌的只要我還保有完好記憶的日子就不會再碰;奇美熟水餃賣光了,買了家福熟水餃嚐試,我是一個會給別人贖罪機會的男人。
鄰排冷凍櫃裡擺著圖片非常可口的冷凍披薩,幸好我家沒有烤箱。

非產季的香蕉綠油油,我弄不清楚如何加速它的轉換,因此雖價格實惠仍含淚泣別;青江/油菜/空心菜一把十元。空心菜梗太粗,怕纖維太硬影響口感所以沒碰;油菜有綠跟紅兩種,一般來說應該是紅的營養價值比較高,但紅色可能是搶收,株都很小,所以還是決定買綠色;青江菜一把都沒看見,倒是見著不少某種我忘了名字但有點苦的青菜。上述三種菜每一把都半死不活,三分之一株大概都已經去見上帝那麼嚴重,垂頭喪氣得好像早上剛去捐了兩公升的血一樣。不過我還是勉強挑了兩把。
結帳,櫃台小姐問我那是什麼菜,我說我只知道一個是油菜另一個的名字我不清楚,但她還是算我兩把二十,老天會保佑她的。

走過看起來非常不可口的買一送一黑糖糕,我到了隊伍的最末端排隊等結帳,前頭大概還有六組人馬左右。結帳小姐見狀,朝不遠處的男人喊了什麼,黃背心的「很高興為您服務」先生便朝我的右前方走。排我前面兩個位置的白髮中年男提著紅色菜籃蓄勢待發,待背心男小聲一喊『這裡可以結帳』白狼就猛撲了上去,把菜籃裡的東西往履帶上一丟,拋得是七零八落的。我優雅著推車來到白狼後面,開始一件一件依序把冷凍食品、飲料、餅乾等放上履帶。

門口對面徒步區,一隻柯基跟隻老夫子互相追逐著在玩。柯基腿短身壯,稍微靠上去老夫子就逃之夭夭。但只要柯基一坐下,老夫子就作勢撲上,一撲上又馬上逃走。
騎車回家的路上,一隻臉半黃半白的英雄本色狗面露王者的威勢神情又帶點憂鬱的看向遠方柏油路。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