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連串龐雜而碎裂的夢醒來,右大腿內側有點癢,棉被悶著的關係吧,我想。
邊聽著陶喆的演唱會邊體驗海盜生活,升了一個等級,獵物一小時後才會出現。
窗外下著大雨,時間是清晨四點四十五,情況是最後一罐紅色優酪乳剩下三分之一。
出門的時候,老爸還沒睡。

沒計劃買太多東西,第一次使用可以加裝兩個菜籃的小購物車,重量不踏實,適合快攻;跟手扶梯的縫隙處得不太好,滑一下,滑一下的。
瞄了一下蘭州拉麵的廣告,師傅仍拉著好長的手工麵條,我一次也沒去吃過,因為肉看起來不多。眼睛閉上,休息五秒。
睜開眼時,我看到一雙鑲著亮片的羽翅,主人是正在跟遠方我看不見的人說話的黑衣胖守門員,正在整理菜籃。我拿了個菜籃,眼神跟他交會時撇了一下嘴角,眼睛望向他處,人跟人之間標準的「我沒有惡意」交會流程。他回到門邊,我拿了買一送一的雅芳酪梨洗面乳,確定效期到世界末日後的2013年後丟進籃子。進門後我跟最近被爆疑似打假球的老虎伍茲鋒芒銳利的笑容錯身,黑天使回去整理他的菜籃。

經過被胸罩跟砂鍋夾擊的走道時,兩個男員工邊談笑邊從我旁邊走過。這時間的家樂福,如果所有員工一起上,應該能順利把我殺死後送到肉品部肢解,製造一樁完美的懸案吧。
在電池架那比較兩個價格有些微差距的,同樣都是家樂福出品的電池包裝,一個有CE認證一個沒有,認證過的可能不會爆炸,但是電池的續航力會比較好嗎?我不知道。
Ma Cherie展示櫃有試用品,能把頭髮定成很公主的樣子,還附鏡子可以立刻參觀自己。猶豫了一下,還是不當灰姑娘好了。
文具書籍區意外有三五人或跟同伴聊筆記本或躲在角落看書或選購DVD,家樂福完美謀殺案看來得多宰些人才行。

也許是受到了阿舍乾麵的啟發,康師傅也推出了煮食拉麵系列,一包均價略低於二十元,不是太漂亮的價格,但仍讓我駐足半餉。

上三樓,悅氏茶品買兩罐的話有打折,平均一罐24.5。沒打算買,但見著青草茶手就癢,買了一組。
進入餅乾區,一個穿著黑白條紋上衣、藍色牛仔褲的婦人正在挑蜜餞,我對條紋上衣很有好感。
兩男三女員工湊在一塊兒聊天,眼鏡男說iPhone吃到飽只要五百多,『只要五百多喔』,短髮女重複了一次。眼鏡男開始跟同事講解i系列如iMac、iPad、iPod的「i」是代表什麼,我沒興趣知道。
買了兩包中祥的麥穗蘇打,價格是頗貴的$23。

經過一對原住民母子,拎了兩罐台啤的黑麥啤酒,想起昨天下午泡了味道淡如水的即溶咖啡時想添點伏特加卻找不到酒的窘境,故光顧了家福自產的琴酒、伏特加各一,還另買了兩罐奎寧水。喝酒的季節,對吧?

隨著阿舍即將完食,心中有些許遺憾,買了兩白色包裝的快煮拉麵填補。

優酪乳,蘆薈的日期比較長,買了三瓶;豆漿,芝麻的賣完了,買了無糖燕麥應急。

車入冷凍區,想想沒什麼要買,掉頭邊看有點變色的特價雞胸邊往蔬果區走。一對染金髮的男女在前,男的在欣賞絞肉的身段,女的在跟青江、空心、油菜戰鬥,慘敗。『老婆,你看這個』,女的離開,我上前,挑了把看起來只需要輕度截肢的青江菜。
蛋蕉的帶亮褐色外型有著惡趣味,價格令人不敢恭維,乖乖買了DM商品一般蕉,一斤$12。
請大骨架頭髮黑中帶金的黑金眼鏡姐幫我秤重,聲音出乎意料之外的親切溫柔。不,不是對比下的產物,是正真正銘的親切溫柔。

遠眺結帳台,原住民母子正在結帳,櫃檯小姐朝店裡大喊要退貨,黑金眼鏡姐從另一個櫃檯出去幫一個瘦婦人拿了一個包包跟雨傘去放寄物櫃。好像又不退了,母子繼續結帳,但氣氛有點凝重,小姐說出的每句話都過度有禮貌卻缺乏感情,但又有點畏怯。小姐說明樓下的點數還沒有進去,要隔一天才能用。結完帳,兒子忙著把商品裝袋,媽媽幫了忙,把東西都放妥後回頭對小姐撂了句『妳不要擺那副臭臉給我看,白目』,才甘願離去。
幫我結帳時,小姐仍帶點機械禮貌,好像芯片哪裡出了問題那樣。擋不住誘惑,我問她是否跟剛剛的顧客有爭執,她說那個媽媽剛在樓下家電部買了烘乾機,當時就問過點數的問題,剛剛結帳又問了一次,所以她又說明了一次要明天點數才會入帳。原來如此,我點點頭表贊同,順便跟她確認洗面乳是買一送一無誤,她要我看發票後拿出簽單讓我簽,隨後提醒我記得把摸彩券丟入摸彩箱,一樣不帶任何語調。
託眼鏡瘦警衛幫我看管暫擺地上的一大包,我去把券子丟進摸彩箱。

回到一樓,我仔細的提著有破洞的塑膠袋,深怕玻璃瓶罐摔破我就哭天搶地。到入口時,一隻黑色的長毛狗看著我,心裡正納悶這狗狗怎麼會自己跑進來,這才注意到彩券攤旁大窗子下坐了個穿著白色運動外套的老伯,他看也沒看我。牽車時,我回頭看著老人的背,狗狗跑向電梯處,回頭看看主人又跑回來。
可能是要來觀察人性的心理學家偽裝的吧,我這麼想。

回家的路上遇到一整路的綠燈,足足有四個十字路口那麼多,但秒數已近,我不想飛車穿越第一個後在第二個停下,索性就停在第一個。往左看,一家幾乎沒有裝飾的自營早餐店正在招呼一個早起的老伯,火腿蛋三明治$20、鮪魚蛋$25、漢堡蛋$30,非常,非常有良心的早餐店。
在樓下停好車,一個穿著紅白條紋上衣、黃綠色七分褲的戴帽阿婆提著沙漠色水餃包從我旁邊走向對面的全家。回神,一隻烏黑從我腳邊走過。『狗狗,你要去哪裡?』牠沒有回答,逕往肉包店的轉角走去。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