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無論走到哪,我老盯著動物不放,豬雞牛羊貓狗鳥蜥蜴河馬大象哥吉拉(咦?),能照相的話絕對不放過。至於人這種動物呢,我偏好帥哥美女跟小孩,我很誠實。

雖然說出門吃飯玩耍寫紀錄已經成了我的習慣之一,但生命中總會有插曲,就像交響樂裡失落的幾個音符似的,你很難把它跟什麼湊一塊兒。為了彌補這樣的缺失,為了跟動物們當好朋友,我決定另闢專篇介紹這些我的好夥伴們,希望大家不要見怪。

初登場,當然要從自家人陷害起。Boss,妮妮,出列。







是的,那是一個我連什麼叫小花模式都還不知道的純真年代。前女友妞妞的老爸想養臘腸,就去附近的寵物店選了隻小黑仔,回家後由妞老爸取名曰Boss,因為有董樣。妞暱稱牠阿long,因為身體很長的關係。我呢嘴比較胡來,最常叫牠Bo啾(尾音是親嘴時的chu再上揚)。很皮的傢伙,就跟一般臘腸一樣皮膚很差,梅雨季或夏天就瘋狂掉毛,瘌痢狗似的。有張我把小時的牠放在頭上的照片因沒有掃描器無法提供,擇日若解決這問題再補上。







妮妮,本名丫丫(音牙牙),買來給阿long作伴的。小時是個膽小的瘦美人,給妞爸養大(阿long主要是我跟妞照顧)又結紮後成了隻短腿的灌壞臘腸,太興奮就會噴尿,偶爾吞食自己的「嗯嗯」,可能是小狗時大便被妞爸看到後痛罵,所以就想「吃掉總不會被知道了吧」,因而養成非常環保的壞習慣。膽小黏人的女孩兒,我都叫她「妮」,偶爾叫她「胖妮」。妞則偶爾叫她「大摳妮」。(大摳是台語的胖子)







Again仍是不懂小花模式的年代。當時住在妞家的我認識了從灰白貓「歹聽」(因為妞媽說牠小時候聲音沙沙的很難聽就這麼叫牠。長大後不但聲音好聽又親人)跟大胖黃配種後生下的黃式家族,約略三代共十隻左右,名稱有小小黃、短短(尾巴只有半截)、短短的老婆白黃(恰北北)還有一隻偶爾出現的遠親大黑。許多年前寫過一個牠們家族的故事,有興趣者可點這裡看。

以前跟妞偶爾也會出去玩,光淡水應該就去了五次。有次去在一顆大樹下看到了貓幫派,就拍了照留念。



當然,也有一些比較讓人害臊的照片....



一樣在淡水,不同次,時間是下午兩點左右。我們經過淡水星巴克,旁邊開了家Hush Puppies,類似店長的女人出來抽菸,店狗就坐在一旁。

『可以拍照嗎?』我興奮的問。
『喔好。』很酷的吐了一口煙,店長坐到隔壁桌去。



巴吉度是種很酷的狗,表情看起來就是執著的偵探樣,來張特寫是一定要的。按下快門,啊咧,怎麼變這樣?



店長的休息時間結束了,總不好意思要求要再拍。也好啦,破壞一點自族的形象也挺好。誰說巴吉度只能辦案抽煙斗,我們也會張大嘴打哈欠!

以上,謝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