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家人都賣光了,只好上街尋求受害者了。

一次我搭車到公館站,去書林買書,戰利品是喬叟的「坎特伯里故事集」。沒什麼特別理由要急著回家,就慢步搖晃著去尋找鴿窩的芳蹤,當時還沒去過呢!走過一個捷運站出口,一旁的石板上訴說了當時因作業環境有問題而導致數名工人意外得了潛水夫病,最後國家責無旁貸的扛起了他們後續的生命醫療責任也更加重視勞工的權益。總有第一批犧牲者,這似乎是世界的運行方式。

經過一家眼鏡行時,櫥窗下頭有東西吸引了我的注意。



老天,怎麼會這麼可愛!(大心)





兩隻輪班,所以另一隻在睡覺。



順利找到鴿窩位置後回家,打開自家鐵門後發現下頭樓梯處有雙眼睛閃亮。



紅樓離我家步行約五分鐘,因為討厭罰單所以習慣搭捷運,自然常經過。外圈有家滷味店,店外一台摩托上老栓條柯基。(剛一瞬間忘了品名,努力回想卻一直想起「布魯克雪德絲」,這哪門子的聯想啊!)





往前走一點你會看到攤賣咖哩魚蛋的攤子(老闆叫阿正),攤旁有間服飾店,店裡養了頭很可愛的白貓。







不覺得像拖把嗎?而且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貓咪把手交叉,好可愛~(大心)

不知道經過第幾次後,我實在凍未條了,跑進去問老闆能不能給牠拍照。酷酷的老闆眼睛看著電視,說『可以啊』。





從旁邊的路繼續望裡頭走,經過一家叫「牡丹」的露天Pub後(晚上生意可好著,不過下雨天就慘了),我在外拍模特兒常靠牆上搔首弄姿的牆旁發現了頭黑貓。



咦?你在看什麼?





順著阿貓的視線,我仔細看透水溝蓋,像要射出紅色的雷射那樣看了老久,結果啥都沒看見,阿貓可能是在看異次元的東西吧!

最後,由牛乳大王隔壁寢具店外頭的書報攤養的(好像)老胖拉不來跟大家道聲再會。


再會(喘)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