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過傳藝嗎?』
『有啊!』
『很久以前?』
『四、五年前吧!』
『那應該變滿多的』

在客運上,我跟山姆閒聊過去的同事、彼此的家庭問題跟一些對幸福人生定義的改變。過了三十歲,好像很多東西都沒有變,又好像很多東西都變了。

咦?怎麼忽然變成感嘆文?

總之,我吃完羅東火車站的便當,跟山姆品頭論足了一個上身格子裝、下身牛仔褲的可愛馬尾女孩後,我們搭乘台灣好行的接駁車來到傳藝。


外頭的樹。果實疑似樹子。壞心山姆要我生吃品嚐一下


我跟山姆說有這張就能為非作歹

抵達的時間剛好介於表演跟表演中間的空檔(十月十日止,在傳藝舉辦的的「亞太藝術節」有很多表演),兩男人於是四處閒晃。這時就會忽然體會到不是跟女生出來的淡淡哀傷,不是不好玩,也是別有風情,只是,唉唷你們知道的嘛!


戒菸不能靠祈禱,要靠意志力!阿邦,希望你已經追到可愛的小雨了。要好好對人家啊!

看了一下拉糖蔥秀。


從後面看還好


這就驚人了

主持人:『...老師傅在,沒人敢說自己是第一。』也算國寶級了。

雖是平日,活潑的小鬼頭們倒不少。





進入我從沒拜訪過的霹靂館,這就是跟男生出門的好處了。



太小嗎?我也這麼認為,所以拍了些大的。







一個用單眼相機的女孩跪在地上從左下往右上企圖拍出魄力萬千的照片。這年頭,使用單眼相機的女孩好多。

上二樓,更多的戲偶等著我們。





















雖說我也看過一、兩個月,但就像黃玉郎的武俠漫畫總是越後來越複雜一樣,霹靂的世界觀龐大到我的腦容量無法負荷,因此最後決定放棄。雖說上面的人偶我除了素還真跟一頁書外一個也不認得,我倒好奇大家認得幾位?而且在看到照片時,有唸出會在心裡想起他們的名字嗎?前幾天霹靂的廠大火,政府立刻承諾貸款相助,足見霹靂布袋戲已是台灣文化相當重要的一部分。

山姆餓了,所以我陪他去吃飯,中餐是滷肉飯套餐。



飯太軟,山姆不喜歡;鴨蛋味道平凡;傳統豆腐味道中間偏上一點點;貢丸粉多肉少;茶不錯喝,連蒼蠅都愛,不停在杯口盤旋。以上是山姆的意見,他大概啃掉了九成。

『你知道我有飯不吃完的習慣嗎?』
『我不知道』
『也對,我們不常出來吃飯。除非很好吃,不然我不會吃完』
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人啊~

吃完已經兩點過半,跑到戲劇館想看來自布里雅特共和國(俄羅斯境內三個蒙古族邦國之一)的「貝加爾國家樂舞團」的表演,卻因時間太晚(演出兩點半開始)而扼腕。坐在外頭的木椅上看了一下表演:異國服裝(個人認為蠻新疆),男舞者會不停抖動上身,後來一群人耍起接碗特技,中間的人把一大疊碗放在頭上抖上身。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看在雨天表演場的「倫敦三味線」。』我對山姆這麼說。



『三味線咧?』山姆問。
『可能只是團名吧,就像老鷹合唱團沒有養老鷹一樣。』我答。

請容我簡單介紹一下今天的團員。



疑似是主要發言人的馬儁人,特技是中東手鼓(Tablah)/埃及鈴鼓/中亞達甫手鼓(看起來很重)。看起來就很流浪的性格中年男子,曾多次造訪中東、埃及等國家,一旁的中東手鼓就是從國外帶回來的。

『是唸馬「ㄐㄩㄥˇ」人嗎?』山姆問。
『「ㄐㄩㄣˋ」。馬儁人』我答。
山姆嘿嘿笑。



宋文琦,負責長笛/鼓手。



項鍊非常搭夢露上衣,裙子如阿拉伯般艷麗的許瀞文。除了豎笛外也會打鼓,更身兼舞者。我非常想看她跳舞的樣子。



吉他手張光佑。



低音提琴手莊嘉維,今天拿的是貝斯(應該吧)。

坐在最上面那排,開始聽歌。



我跟山姆被這種奇異的樂風拉進另一個世界中,眼前盡是白屋、藍海、充滿趣怪小玩意的市集,非常切合「傳奇絲路:樂舞Bazaar」的bazaar之名。

不知怎的讓我想起一部叫做〈吉普賽時代〉的電影(已經列入重看片單)。



我完全無法制止自己的身體隨著音符打節拍。

寫到這,我必須先跟大家道歉。前天去傳藝不知道哪根筋出了差錯,從頭到尾除了Drum Solo錄了整首跟「花兒為什麼這樣紅」錄了一小段以外居然其他都沒有錄影,導致我現在只知道下一首是土耳其的民謠「Laz」。究其源頭,大概是我沒有預期到音樂會「好聽到讓我想奔上台跳舞」。然後因為第一首沒錄,第二首就應該遵循這樣的傳統走下去,非常,非常,非常糟糕的作法。三味線的諸君,我對不起你們跟你們的音樂啊!


這首歌跟我記憶中聽到的有相當大的差距,感覺根本就是不同的曲子

第三首,我只記得瀞文的豎笛吹得相當活力而高亢,好像竹簍裡的眼鏡蛇都要出來跳舞了那樣。

第四首是阿拉伯名曲「Aziza」,找了很久才找到沒有搭配跳舞的版本。



再來貌似是Drum Solo。



接著是塔吉克斯坦的民謠,中文名為「花兒為什麼這樣紅」,請先看我錄的一小片段。



然後是塔吉克族的歌舞表演。



最後是比較通俗的版本。



最後一首歌是「Kustino Oro」。



報以我最熱情的掌聲,我思緒仍在異國神遊,心上卻有股落寞,那種美好的片段時光結束的落寞。

團員們起身整理樂器,我上前跟嘉維要了酷卡,兩三個觀眾也隨之趨前取卡,更有人問是否要出專輯?答案似乎是有計劃。

因為沒看到「貝加爾國家樂舞團」而意外聆聽到這樣動人的旋律,但要為今天(只是今天)劃下美好句點還差一個關鍵性的動作。

『不好意思,可以跟妳合照嗎?』
『要找所有團員嗎?』
『大家好像在忙的樣子』
她回頭看看大家,我也隨著她的目光看看大家。
瀞文同意了。



山姆不知道我剛調成錄音模式,再來一次。



真是不好意思,我的表情似乎有點呆滯,跟從裡到外美麗的人兒拍照總令我心曠神怡進而呆呆然。


附錄:

「倫敦三味線俱樂部」的音樂具有強烈的異國情調,演奏得也相當棒,有興趣的人可以他們的團名或是「London Shamisen Club」上youtube搜尋更多影音觀賞聆聽。

倫敦三味線俱樂部的FB
東方世界音樂聯盟
馬儁人的部落格:中東鼓部落 TABLAH TRIBE
中東手鼓介紹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