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一個繼承了爺爺的農場卻沒有錢支付貸款、電費、飼料的少女被想追求她的警察Henner通報6週內必須還錢,否則農場將面臨拍賣的命運;Max的工作是二手汽車銷售員,在醫院檢查出自己已經是胰臟癌末期後決定偷上司兼老闆Hans不法交易(跟車主串通謊報失竊詐領保險金一類的)的所得出去度個長假,運氣好的話也許死在該處。偷錢的那晚Hans剛好帶著客戶回來,人贓俱獲,Hans卻不相信一向認真工作的Max會這麼做。趁著Hans發楞,Max逮著了機會往外衝,衝上外面的捷豹(Jaguar)轎車後疾馳而去。Hans開著車在後面追,也打了電話要Max停下,基於一種對人生的放棄,Max在路的一個轉角踩足油門放開方向盤。經歷了一小段無重力的時間,車倒過來的砸在山下的平地上。



偶然的機率下,Max在深夜掉到了Emma的農場。聞聲出來看,Emma將Max帶回了自己的床上休息並幫他做一些緊急的醫療處置。極少與外界接觸的Emma對這個入侵男人相當的滿意,好奇的嗅聞著他身上的氣息,把自己的手跟男人的手交疊著比大小,還偷看了男人的雞雞(難道這就是整個故事的成因!)觀察一陣後,Emma回到了車上,發現裝著鉅款的微波盒。帶走盒子,她去拿了桶汽油把它傾倒在車的底盤上,一把火燃了起來。火光直到早晨才熄滅,Emma則滿足的在Max懷中窩了一夜,那是上帝賜給她的禮物。



Max醒來,Emma帶他去看車子變成的廢鐵,告訴他自己在車子起火爆炸前救出了他,其他的什麼也沒留下。不久後警察Henner帶著一個注意到車禍的居民來到,Max躲了起來,居民發現到車子的起火點不是來自引擎而是汽油燃燒的外力所致,懷疑Emma縱火,Henner熱血的幫Emma辯護,稍微調查一下後便離去。拖吊車也在隨後將報廢車輛載走。

Max在Emma邀請下留了下來,開始幫忙些農場的雜事,也親眼目睹了Emma殺豬的方式:親切的呼喚他們前來,在溫柔的撫摸時下刀切斷他們的頸動脈讓他們失血而亡。Emma說,豬隻其實知道他們將一去不回,重點是在於如何解除他們的恐懼送他們上路。她帶著Max去看解剖後的豬隻,Max問起胰臟在哪裡,Emma找給了他,並告訴他那是一個不能吃的沒有利用價值的器官。不久後,Emma注意到Max的腹部會有不尋常的陣痛,但Max則簡單回答不過是舊傷,沒什麼大不了。Hans順著路來到Emma的農場詢問是否有發生車禍,Emma否認。



Emma將Max安置在雜物室,自己則將頭栽入Max在枕頭上留下的凹痕入眠。反正也沒其他的事,Max修好了總讓Emma摔車的機車前輪,整理了廚房,把所有的醃漬品按字母歸類。發現車子穩定的Emma生氣的回到家,質詢Max後又發現一塵不染有條不紊的廚房更是大為光火的責怪Max破壞了她家的平衡,氣的Max將一個玻璃罐砸在地上後就走了出去。Emma來跟Max和解,Max說自己餓了想弄東西吃,Emma笑笑的要他去煮飯,煮完以後想打掃在打掃。



晚餐時分,Emma穿著祖母留下的白色連身長裙出席,家中沒有其他的女性衣物。晚餐是燉蔬菜,Emma平常不吃的料理。她誇獎了Max的分類法,讓東西現在清楚多了;而Max也知道了Emma祖父撫養她長大的故事。飯還在煮,Henner忽然帶著花出現,告訴她鎮上的獸醫發現她殺豬沒有先電擊,但是自己有找了理由幫她開脫,當然又再次順便求婚。他發現了不同於往常的Emma,看到了兩人餐盤,也知道了Max的存在。將Henner趕走後,Emma來到樓上自己的房間,Max拿著空的微波盒質問Emma把錢拿到哪裡去了,Emma則回口說對方也不過是個小偷。Max生氣的想離開農場,半途卻又因病痛發作而回到儲藏室休息。

看了已經安然睡去的Max一眼後,Emma警覺到農舍有異樣的燈光,隨著燈光前進後發現了正在地窖尋找Max蹤跡的Hans。Emma機警的將地窖鎖了起來,留下不停大叫的Hans。

Emma將錢裝回了微波盒,把盒子塞到了Max枕頭旁的床墊下。天亮後Max醒來發現了錢,跟Emma自白了自己其實偷了朋友Hans的錢,想以此去墨西哥躺在吊床上度假。Emma將餐點帶給了Hans,Hans說出了自己的身分並企圖拉攏Emma,Emma仍舊將他囚於原處。Emma在一棵樹跟一台耕耘機中間架起了歷史悠久的吊床,跟Max兩人在上面悠閒的觀景。Max跟Emma坦承自己得了絕症,說自己其實應該回醫院去。他約了Emma晚上一起吃晚餐,他做法式葡萄酒燉雞給她。Emma答應後便迅速離去,在農場陰暗的一隅獨自傷心。

離開農場,Emma去城鎮買葡萄酒準備晚餐。Max在農場抓雞,Henner忽然帶著債權人的代表來評估農場的價值,Max知道了Emma的困境後將自己的錢全部拿了出來給對方,還清了Emma所有的債務。Emma回家,滿手雞毛的Max抱怨雞毛難除,Emma主動親了他,並在確定Max的心意後兩人在飯廳歡愉的作愛,期間還因為Max腹痛而換成了女上男下的位置(換的過程老二還差點掉出來)。兩人作完愛後共枕而眠。

Emma的生活終於有了愛情,她也開始露出微笑。她帶著Max去看在睡覺的Hans,Max也覺得先關著就好。兩人在豬隻的陪伴下又在草地作愛(作愛的時候其他東西都不痛了)。晚餐後,Emma準備了Hans的食物要幫他送去,電忽然來了,她又驚又喜,知道Max用自己的錢(偷來的)幫她還清了債務,開心的抱著他。然而Max的病卻忽然發作,看著不停嘔吐的他Emma緊張的去找Hans,把他放了出來,卻反被Hans囚在地窖中。

來到朋友身邊原想責怪他的Hans看見肚子抽蓄不能話語的Max也慌了,趕緊開車載他去鄰近的醫院就診,暫時的穩住了他的病情,卻也從醫生口中得知Max 死期不遠。為了愛情,Emma撞開了上鎖的鐵門,開著綁住吊床的耕耘機來到醫院,院方卻以探望時間已過不讓她進去,而且Emma根本不知道Max姓什麼。正在休息的Max聽到醫院外不停的喇叭聲,他不想出去,不想女孩的幸福耗費在一個沒有明天的男人身上,但Emma不停的喇叭聲終究感動了他。看見出門的 Max,Emma衝了過去,兩人相擁。

剃了鬍子的Henner自己來看Emma(之前都會載著他的老媽),想了解為何Emma終於還清了債務卻荒了農事。Emma專心照顧已經難以起身的 Max,給他說了自家公鵝的故事:Emma農場的公鵝是村裡唯一的公鵝,因此大家都會把母鵝帶來跟他交配,而這公鵝看到別人的母鵝開心的要死根本不理會自家的母鵝,因此Emma中午前不放其他的母鵝進來,自家的母鵝優先。Max回答,我只要妳。

兩人結了婚,Emma堅持要從夫姓。耕耘機是他們的禮車,鎮中的無視跟無言是對他們的祝福。Hans夫妻跟Max夫妻聚餐,餐後Hans怪罪Max為何不早點跟他說,躺在吊床上的Max則說自己以後一定改進。

某天,Max要Emma將他搬到太陽底下歇息,並對她說他已經跟死神協議,如果能讓他再一次,他就讓死神早點來。兩人作愛,直到被調皮的豬掀開被子打斷。

最後的時刻到了,Max用眼神無聲告訴Emma自己的選擇。Emma帶著Max到那棵樹下,那顆割斷多少豬隻喉嚨的樹下。她下不了手,Max要她溫柔的說故事給他聽,故事說完,Emma劃開了Max的喉嚨,數到十送自己的丈夫最後一程後哭倒在他身上。她通知了Henner,他找了葬儀社來將屍體載走。

眾人離開後,Emma在農場的角落看著還沒架好的圍籬,模糊間,Max似乎正在那裡釘著木片,跟她說話.....

==============================================



06年的德國電影,由德國演員Jürgen Vogel飾演Max,女演員Jördis Triebel飾演Emma,導演為Sven Taddicken,改編自Claudia Schreiber的小說。

我貧瘠的腦袋裡沒有上述四個德國人的任何資料,但這並沒有改變些什麼。

我哭了,在醫院喇叭聲的時候、在Max說出"我只要妳"的時候、在Emma劃開Max頸動脈的時候。

故事是這樣的:男人得了癌症所以偷錢跑掉,意外來到了負債的女人的農場。兩人從相知到相愛,病情從中期到末期。男人死了,女人帶著男人的姓氏繼續活下去。

簡單來說是這樣的故事。

千百年來,同樣的絕症病患故事上演過無數次:金城武跟深田恭子的"神啊,請給我多一點時間"、車太炫的"尋花而來"、仔仔的"深情密碼"....以及許多的各國電影都拍過類似的題材。主角在最後的日子裡總算找到了此生尋尋覓覓的真愛或是意義,這樣的故事說拍爛也是拍爛了,但是就像神話是大部分故事的源頭,是人類共通的夢回憶一樣。同樣的故事不停上演,說的人不同罷了。

Claudia Schreiber寫的好,Sven Taddicken導的好,Jürgen Vogel跟Jördis Triebel演的好。

Max就像你我一樣,是個活的不怎麼成功,日子過的不怎麼樣的平凡人;Emma雖然特立獨行卻如孤舟般等著負債壓的她沉船,也許成為警察夫人。命運的線把兩人拉在一起,Max的錢將Emma從大海中撈了起來,Max的愛給了Emma活下去的勇氣,兩樣東西的相加治好了Emma物質生活跟精神生活上的絕症,將她帶往命運女神所織的另外一條絲線上;Max,看似命定的結局並沒有發生變化,但一生從未真正愛過的他卻意外結識了一個願意傳承他的姓氏下去的女人,願意為了他而改變自己,打亂自己的女人。於是,主角們終究得到了救贖,即使有人以性命為代價。如果五分鐘能讓你真正活過但終究死去,你願意用一百年的行屍走肉來換嗎?



在遇到Max之前,我們看到Emma簡單而重複的生活:殺豬,拿獵槍趕走來催錢順便催婚的Henner,騎上不穩的機車去摔她個滿身草香,看著凌亂的廚房想念起爺爺在世的日子。Max出現後,Emma試著將男人帶進自己的世界:她讓他看自己怎麼殺豬,讓他看豬的內臟,讓他餵雞餵鵝餵豬,讓他加入自己原先的生活。但Max,來自完全不同生長環境的男人卻不願把最後的日子奉獻給Emma蓋起棺來的人生:他修好了Emma的機車、整理也許亂了百年的廚房。 Emma生氣了,氣這個男人怎麼可以破壞她了解的一切,帶給她不同的視野,不同的可能。但是愛情終究戰勝了一切。爺爺的照片在黑暗的角落被倒著放,廚房裡飄出從來沒有的燉菜香,兩人在已然乾淨的廚房兼飯廳作愛,一次又一次。Emma甚至背叛了自己的姓氏,跟了一個將死之人的姓,從其為夫,將屋裡爺爺的老靈魂趕上天堂。

人,誰又免得了一死呢?Emma只是相信自己的愛情罷了。



劇情相當流暢。透過Emma最早對Max肉體的依戀我們就知道這女孩不是為了後來的錢而愛上這男人,頂多也只是有加分的功效,就像那些娶了有錢老婆的男人還是包養許多紅粉知己一般,金錢買的了生活但買不起愛情。Max掉落山坡時那無重力的慢動作鏡頭加上搖籃曲,讓觀眾能體會到Max終究躲不過的長眠,但夢的旅途卻剛剛才開始。警察Henner最初出現時留著小鬍子,帶著母親四處跑。而隨著Henner踏入Emma的家質問她為何放棄了農忙時,我們看到 Henner是自己來的,更剃掉了鬍子。男孩在認清自己的失戀後終於成為了男人,丟掉了鬍子的偽裝跟母親,成為了一個能夠給予幸福的男人。只可惜,他所愛的女人卻已經進入另外一個男人的懷抱。但是人生就是這樣的成長過程,不是嗎?

從頭到尾,從舒適到心酸,從粗魯的農婦變成初嚐愛情的女孩,"艾瑪的禮物"讓觀眾看到了一段對愛情對人生意義的追尋,也看到了人因為愛情而改變的勇氣。雖然呼應開頭的結局帶著略嫌過度的戲劇化,但都能騙到眼淚了,這點疏失我想就當作是自己的過度要求吧!很久沒有這種簡單的愛情電影只用喇叭聲就騙到我的眼淚了,請您也試試。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