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FBI的女探員被抓走,唯一能提供消息的是一位自願住在集團宿舍進行自我控制,強暴過37個小男童的神父Joseph(簡稱Joe)。為了確認自己的消息來源是否值得信任,他們透過正在治療一個得了近乎絕症的小男童的女醫生Dana Scully,希望能藉由她聯絡上前FBI X檔案小組的負責人Fox Mulder,畢竟兩人曾為同事更有過一個孩子。Scully成功說服了Mulder參與此案件的調查。

線索只停在FBI探員們在Joe靈視能力提供下找到的斷臂上就停住,Scully更強烈質疑Joe是否與對方掛鉤,想藉由這樣的行動得到任何的好處或名聲的改變。Scully從解剖的資料中偶然得知該手臂上殘留有動物麻醉劑,Mulder因此而覺得事情並非如此單純。稍晚,FBI負責的女探員Dakota來電,神父Joe又看到了新的影像。兩人趕往現場,搜尋人員在大雪中並無所獲,但Mulder堅持下去,並透過提示"好像透過髒玻璃看東西"而找到了一具冰下的屍體。看著Mulder遠去的背影,Scully注意到Joe正在看著她。Joe忽然說,不要放棄(Don't give up),但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麼說。



此時的Scully正在醫院跟另外一派決議應該放手讓小男童有個快樂死前生活的教會人士戰鬥,她搜尋相關資料試圖透過一種會對病患造成極大痛苦卻又不保證能醫好的幹細胞移植手術來拯救這名孩子。努力尋找資料的她沒有理會Mulder的來電,Mulder只好孤軍奮戰。神父又看到了一個女子在車中被挾持的臉,透過失蹤名單FBI找到了她的車,而地上的手鍊跟車上冰凍的游泳衣把他們帶到了一間游泳池,恰巧被抓走的探員也是這裡的會員。

Mulder來找了Scully,知道了這案件可能涉及黑市人體買賣,而Scully目前則必須集中精神對抗來自教會的壓力跟考慮是否要進行手術。一個專門幫黑市買賣的跑腿被警方列為嫌疑人逮捕,試圖找出背後的組織。Scully來找了Joe,她對對方的信仰提出強大的質疑。神父則回說Scully對他可以妄下判斷,為什麼他就沒有判斷的能力?他也知道自己過去的嗜好變態,並在26歲的時候閹割了自己,這種嗜好並非他自己所求,但本能的驅使卻讓他在信仰上帝的同時以這樣的方式折磨他,而那些跟被害人相關的影像更非他所願見。Scully想奪門而出,神父則提到聖經箴言第25章第二節的內容。Scully大為光火,認為這樣神聖的典籍不應該被一個性變態神父提出來討論。Scully仍然咬著"不要放棄"這句話不放,Joe也仍舊回答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他只想侍奉上帝。神父忽然全身顫抖,Scully一開始不相信他,但事實卻證明他的癲癇症犯了。

FBI的人跟Mulder同時到場,神父被送往醫院。探員Dakota告訴Scully跟Mulder他們已經逮捕過嫌疑人,但因無證據而已經將他釋放,而他的雇主兼伴侶則是一個俄國人,是當年神父Joe性侵的37名男童之一。而他們已經得到搜索令可以搜尋嫌犯的辦公室。

Mulder跟著FBI幹探一起來到嫌犯的辦公室,並在門口跟Dakota針對此事件展開對談。預備回去的嫌犯發現辦公室被入侵,進門後又出門離開,碰巧被Mulder跟Dakota注意到,嫌犯開始逃,兩人則進行追捕。Mulder跑的比較快,追著嫌犯到了一個建築工地,比較晚到的Dakota則在較低的樓層進行支援。然而就在Mulder發現嫌犯往下移動警告Dakota時,她已經被嫌犯注意到,並從鋼筋上被推落而摔死。嫌犯則順利逃脫。

來到醫院,Mulder跟Scully要求見Joe,Scully則說神父罹患肺癌,且已經末期,Mulder仍希望他能指認嫌犯。神父確定了嫌疑人的長相跟他所看見的影像一致,卻認不出俄國人的長相。Scully挑明此人乃神父性侵的被害人之一,Joe也終於知道了兩人之間異常的關係。他非常自責,覺得上帝一定是派他幫助那個被抓走的FBI探員,而他仍然感受到探員的存在。Mulder知道Scully不相信他,FBI也不願繼續調查,他將自己尋找真相。



來到被害人所在的小鎮,他到了一間有賣動物用品的當舖,企圖藉由動物麻醉劑的線索展開調查。就在他進店後不久,嫌犯果然出現並利用處方買了動物麻醉劑。他尾隨嫌犯而去,卻被對方發現而被推落斷崖。醒來後,他拖著受傷的身軀繼續前行,發現到嫌犯的車也在不遠處拋錨,便跟著腳步前去。進入到實驗室,他被雙頭犬攻擊。他利用工具順利殺掉其中一個頭,衝入手術現場卻中了麻醉,被嫌犯拖去木棚準備殺害。

透過幹細胞研究剛好知道俄國有相關實驗可以讓人的頭連接到其他人的身體並藉此而存活一段時間,Scully想把這個情報跟Mulder說,卻怎麼也找不到他。透過以前FBI的長官Skinner,Scully順利來到現場吊起Mulder的車,卻找不到他的蹤影。兩人繼續前行,Scully注意到一排信箱後要Skinner停下,信箱上寫著252。Scully搜尋了裡面的信件,找到了一個醫師的名字與地址。兩人聽到不遠處有狗吠,跟著聲音來到實驗室。Scully先擊倒了嫌犯救出了Mulder,而Skinner則進入屋內停止了正準備幫嫌犯的伴侶跟FBI女探員換身體的醫生,隨後Scully進來幫被切開頸部的女探員進行縫合手術,Skinner則用自己的大衣幫Mulder取暖。

來到Mulder的住處,Scully看到Mulder正在把這次事件的簡報釘在牆上。FBI指控神父Joe為共犯了結此案,但Mulder知道神父已經死於肺癌,正如那個俄國人一樣。而俄國人拔管死去的時間絕對跟神父的死亡時間一致。但誰在乎真相呢?誰在乎這些看不到的東西?送到門口,Mulder問Scully是否願意放下一切,兩人一起去什麼地方過日子。Scully笑笑的開車走掉,回去幫男孩進行有微弱希望的手術。不要放棄,她想到神父的那句話。

==========================================



由原班人馬David Duchovny、Gillian Anderson跟後來出現的"Skinner" Mitch Pileggi隔了多年以後再次合作的超紅影集"X檔案"的最新電影版,導演為此系列的執行製作Chris Carter,他也有在片中小小的出場一下子,坐在醫院的長椅上。

一部看完以後會讓你說出"對,這就是X檔案"的電影。聽起來很像廢話,且聽我道來。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年少時代一位考試沒考一百分就會哭,最後進了醫學院,班上的第一名男同學非常喜歡Gillian Anderson。他曾經在一次說"她超辣的"以後不久上課被痰噎到,下課才去把這口痰給吐了。當時會抽菸會撞球長相鳥鳥的他跟我幾乎沒有任何接觸,但班上的第一名喜歡看X檔案這種事情總是多少會影響到我們這些底層民眾對電視劇的選擇,於是乎也看了幾次,不過後來礙於遊戲太多玩不完的關係也就草草結束了我跟X檔案之間的感情。

後來的日子裡,我仍然斷斷續續的收看X檔案,邊過著我自己的人生。98年去看了"X檔案:征服未來"。現在已經不太記得演了什麼,反正有關於Mulder的妹妹還有外星人肯定是錯不了的。不過,還記得當時看電影的時候覺得"這東西在電影院看果然比較有魄力啊!"

我跟老爸曾經都是X檔案的觀眾,畢竟老爸喜歡看科幻電影,兒子怎可能不被影響。但由於後來的X檔案多次提及外星人而讓老爸覺得厭煩,因此後來收看的頻率就偏低了。看完這次的電影版後,那種當年收看影集的感覺又回來了。

對,這是X檔案。

沒看過X檔案的人可能沒辦法體會吧!我試著再說清楚點。

X檔案是怎麼樣的影集呢?簡單來說,它是隸屬於FBI底下一個專研怪奇事物的小組,只有組織覺得最不需要的人才會被送來這裡。而相信自己的妹妹被外星人綁架的Fox Mulder正是這樣的人物。Dana Scully以優秀的成績進入FBI,上面的人希望她去跟怪胎Mulder共事一段時間看看,也許能把Mulder變回正常人。不同於相信直覺跟科學的Mulder,Scully相信證據跟科學,而這影集也就因為個性相反的兩人卻總是合作無間的解決各式怪案件而好看,並因挑戰傳統的劇情而深受好評拍了九季,據說是因為兩人不想再演下去了才決定結束(跟鳥來伯一樣)。98的電影版運用了不少特效,讓影集呈現電影的效果,這次08的電影版則採取以前電視劇的方法跟類似劇情來拍攝。因此除了幾個動員較多人的場面外,這根本就是一部在戲院上映的X檔案第十季第一集。



故事跟過去一樣有著挑戰傳統的意味,強姦兒童的神父居然是FBI探員最後的希望,Chirs Carter想藉由一貫的手法去挑戰我們的已知。Mulder按照慣例是神秘派,Scully則是務實派。最後神秘論再度獲勝,但務實派卻拯救了神秘派。一樣的手法,親切但又老套。

畢竟是知名製作人所導,電影本身仍有著一定的水準,可惜以電影的角度來說張力卻明顯不足,故事格局也太狹隘,沒有好好利用電影這個媒介來進行表現。演員們的表現不錯,攝影手法也不錯,但整體而言只有普通兩字能形容。除了把那些死忠劇迷騙回戲院看看兩個探員現在的故事以外,什麼也沒有。

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這次的電影主題。不是電影名稱的我想要相信,而是劇情裡多次提到的不要放棄。我真正好奇的是,這句話代表的是什麼?只是"始於電影,止於電影"這麼簡單嗎?還是說不要放棄,這影集還是有可能再多拍一部電影的?還是跟片商說不要放棄,這題材還是會賣錢?到底是不要放棄什麼呢?難道是David Duchovny跟自己說不要放棄性愛嗎?我真的猜不到,也許下次的X檔案劇場版會有說明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