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收到好友Wendy的信,我以為她打錯了,是賞「櫻」吧!再三確認,居然台灣真有賞「鷹」這回事,敝人果真孤陋寡聞。為了不成為高塔上的冷僻公主,我決定啟程賞鷹去。



搭乘一個半小時直達左營高鐵車站,離集合時間還有二十分鐘,閒來無事不若廁所「解放」一下。奈何小便斗人滿為患,只得進攻馬桶。帶著雙腮會泛紅的微笑呼出那憋於胸口已久的那股氣,不免無聲的「啊」了一聲爽快。伸手準備沖水卻找不到按鈕。仔細一瞧,牆上有這玩意兒。



天啊,好科幻,好科幻,好科幻幻幻幻幻......(無限回聲)

帶著史巴克(Spock)的自信我揮了揮手,水咻嚕嚕的就被吸進窄小的排水孔中。我感受到一股高科技的快意。

把手擦乾走出廁所,一大群日客在我面前左看看右看看。有一小部分跑進書店,一小部分湊一塊兒聊天,一小部分看著牆上的電子時刻表發呆,零星幾個跑去台鐵的攤子買紀念品或懷舊便當。




我對圓滿便當的內容物非常有興趣

在靠捷運站的出口處找到了此行的聯絡人美芳姐,其他參加者也陸續報到,其中塔羅女巫傅子琦跟行遍天下快樂雲兩位早已久仰大名。可惜害羞、內向如我怎敢上前攀談,只得跟在大夥後面乖乖上接駁巴士。本來還想偷逛一下隔壁很涼的百貨,看來是「I love you 無望」了。

在發食材新鮮、調理得相當可口的便當時,我終於被認了出來(在這之前我很認真的在看我的〈怪咖心理學〉),也很榮幸的加入談話圈中。另一個很大的好處是,暫時吃素的伃芬居然把她的肉全部送給我了。哎呀,這怎麼好意思呢!(埋頭猛吃)






路經恆春的搶孤會場,據說頭城的更高

彷彿沒有盡頭的公路旁種著大量的檳榔樹,樹園外則是一攤又一攤的菱角販子,不免讓我想起騎車往北海岸時那些個賣桶仔雞的攤販。車來車往飛沙漫天,這些個「加料」過的產品是否會更添風味?

抵達滿州。


氣派的鄉公所


不愧是老鷹之鄉

除了老鷹外,滿州還有另一項頗為知名的大眾文化衍生物。



知道這裡是哪裡嗎?答案就在下一張圖中。



現今也許不似早些年那般嚴重,但「鄉下」兩次給人的觀感仍時有負面情況,好像來自鄉下的就是比較落後的、偏遠的。但對我來說,鄉下所代表的是天然,是一個可以放寬心胸讓人往內探索的桃花源。沒有太複雜的人際關係(居民彼此間都認識導致偷情不易)、沒有妝太濃的偽正妹(卸妝後會讓人心臟病發那種)、沒有汙濁的空氣、光害的天空。在鄉下,大樹下就是男女老幼納涼聊天的社交場所,我喜歡這種自然跟人之間的無縫隙。



再次上車,多了一位導遊曾桑隨行。妙語如珠的曾先生告訴我們此行的目的主要是「觀落鷹」及看起鷹,鷹種多是灰面鵟鷹。此種鷹當地人俗稱「山後鳥」(因都住在山上),中部人則因牠們來的季節多是清明時分而稱之為「掃墓鳥」或「清明鳥」。早期因無特別保育,當地人每逢鷹群來臨的季節便拿著獵槍上山獵殺這些「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做成風味餐以饗五臟廟。一開始保育人士介入時,獵人們還反嗆他們『要抓就來抓,小心山上陷阱很多喔』。幸好經媒體曝光後警方開始強力執法,目前已無濫殺的情況。阿彌陀佛。

抵達今天的第一個主要行程:欖仁溪。





這是某種對人體有害的植物,忘了名字。





這種漂亮的植物俗稱「貓尾紅」,正式名稱是「長穗鐵莧」(Chenille Plant)。

接著是幾張昆蟲。




「天空是永恆的家大地就是牠的王國」。看起來似乎跟成長有關,其實也是都市人對小時鄉下生活的懷念吧








蝶去,花空


可愛的解說員

我頑童般亂竄了一陣子,回到集合點時忽然被拱去在攝影機前講一段話,好像是拍給人間衛視(還是屏東縣政府?)的。先由快樂雲講。



老天,這位兼職人妻專職旅人滔滔不絕的講了至少七分鐘,這叫排在下一號的我除了尿濕褲子外也沒太多選擇。不過「既唬爛之,則安之」,我好像也講了漫長的三分鐘,扯到大地的能量還什麼的。





經過一種奇特的藻類生物「雨來菇」的培育場,曾桑說此種藻類必須要優良水質方可培育。口感如何?晚餐就知道。

深探樹林前,我們先跟可愛的石雕土地公祈福。



走。


此地特有的軟竹,軟莖會攀附在樹幹上


曾桑說『非常適合偷情』的廢棄石屋

『河流那邊有一棵很特殊的茄冬樹,要不要涉水去看?』
聽到這句話,有幾位愣了一下,心裡想著『哪裡忽然冒出來的溯溪行程?』不過幾個愛探險的立刻鼓譟著要溯。
我沒特別鼓譟,只不過默默脫鞋襪而已。




本來不想渡河的子綺也上了




上頭像草般刺刺的是某種特殊的苔癬類

穿過涼爽的溪流後在幾顆大石頭上蹦跳,我們終於來到傳說的大樹面前。



奇特的造型讓你想到什麼呢?有像山豬嗎?這棵樹是有故事的,請聽我娓娓道來。

很久以前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一群獵人帶著他們的獵狗出來追捕山豬。豬群逃啊逃,逃到了河邊,可是大雨帶來的暴漲讓豬群無法跨越。眼見獵狗越來越靠近,一隻山豬便開始用牠的獠牙刨起大樹的根部,在最後一絲力氣用盡前把樹刨倒,眾豬們趕忙上樹逃過河躲過此生死劫。然而不幸的是,刨樹的山豬因力氣用盡而被獵人補回殺死。不久後,這棵茄冬樹的根慢慢變成了那隻英雄豬的樣子,尤其那顆眼睛仍望著眾豬們當時逃離的方向,似乎誓言永遠守護著牠們。






全貌

『一般聽到這邊,應該就會有兩滴淚水流下來才對,不然就沒有人性了。』曾桑說。
『有,我口水流下來了,所以晚上的風味餐有山豬肉嗎?』
『沒有』



回對岸,我們準備朝另一個方向去。



路程又出現轉捩點。選擇一是順著泥土路走,繞一圈到另一個對岸;選擇二是再次涉水走直線。部分人猶豫不決,我又開始默默脫起鞋襪。




真真正正的河蟹

順利渡河。


含羞草


不知名小花

由於走平地的人都還沒到,所以我就獨自亂跑拍照。









坐上遊覽車後前行一小段,為了要看密林中的瀑布,我們又得渡河。不過子綺對「溯溪沒有標準裝備」這事仍不願妥協,所以她決定不碰水,靠著大石到對面。

Photobucket

同時間,快樂雲則是一臉困擾。



幸好兩人都順利過河。

看好多人都不碰水,我決定賣弄一下男性的冒險精神,跟另一位同伴達爾文一起繞道後方找尋第三個答案。



約莫比別人多花了五倍時間,我們成功渡河,我右腳鞋襪全泡水。

急急忙忙追上大夥,看到了有趣的植物「猴板凳」,曾桑說猴子會坐在上頭。因為猴子屁股不潔,所以此菇不得食用。



因為要看瀑布勢必又要溯溪,有些人開始興趣缺缺,最後大夥決定折返。





到了岸邊,這次我乖乖脫鞋襪過水,再也不要去走好遠的路或冒險了。不過一位三立的攝影師先生決定玩個「石上飛」,選了顆有點距離的石頭一蹦,結果一腳踩滑跌落水裡,最慘的是磨傷了手肘跟膝蓋,幸好無大礙。土地公公有保佑。


有毒的小番茄


不知名的草


總是長在一起的咬人貓(後)及姑婆芋。如果被帶酸性的咬人貓弄傷,記得趕緊折斷姑婆芋後用它的枝液來塗抹止癢,但切忌抹太久,姑婆芋本身的強鹼性會傷害皮膚

準備出林「觀落鷹」去囉!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