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房稍事休息,我強壓住想睡它個地老天荒的衝動,跟信賓一起來到飯廳覓食。



吃!吃!吃!






右下角原本擺著兩個百香果



總算把腦海中的三杯梅花鹿、酥炸竹節蟲、灰面鵟鷹串烤拋進異次元黑洞中。人與自然,和諧共存沒問題。

信賓回房補眠,我去樓下便利商店買電池順便參觀一下其他地區。







走著漫漫長路,腦中一片混沌腳步卻相對穩定,飽足所帶來的疲累感沒讓我因而倒下。穿過長廊住宿區,兩個孩子尖叫著互相追逐,一個孩子打了兩顆陀螺後一直期待兩者相撞,但終究沒等到。年輕的女服務生推著毛巾車,一間間進去整理。樓下的遊藝中心機器只開了一半,櫃檯小姐百無聊賴發著呆,幸好對她有意思的搬運工上前攀談,稍解她無聊之苦。便利商店裡兩個年輕女人一個中年女人一個老男人,老男人要店員幫他泡泡麵,從調味包到醬包到肉塊包,店員大致倒在乾麵片上後麵沖了熱水手洗了冷水,男人滿意的點點頭。一個年輕女孩看著我,我們都知道彼此的寂寞,但有些事情不是這樣開始的,所以我們決定維持平行。中年女人買了牙刷跟紙巾,我買了Panasonic的鹼性電池。



回房沖澡後抱著棉被做了個五分鐘的廉價夢,出發時刻殘忍的敲著命運的大門。



信賓坐上昨天就念在嘴裡的按摩椅,靜靜的在大廳一隅享受了起來。我佔據隔壁張,坐下後按了靠墊的開關,十來隻小東西就在我背上滾啊跳的,一開始還不適應,適應後全身都鬆了。



知道免費又暢快後,Pinggis接替了信賓的位置。



幫快樂雲和她在福華工作的學妹合照了相,遊覽車啟程往墾丁公園管理處。





山芙蓉不畏艷陽,大力綻放。

門口,梅花鹿迎接來自北部的遊客。




男人山男人湖,男人必去






灰面鵟鷹

躺在中庭的木條椅上透過頭頂的玻璃望著被減弱的陽光,灑霧器噼噼的噴了些水,水分子瞬間擴散整個中庭的樹葉、土壤以及我的肉身上。闔眼,我去了黝黑世界一趟。

回到入門大廳,子綺跑到了櫃檯後面跟個墾管處員工不知道說些什麼。原來,墾管處說可以把我們的照片掛在牆上,她便興沖沖的選了張並現場監督對方操作。成果如下。


跳躍吧!女巫子綺

拿了袋紀念品後我們出發,準備去參觀一位在世時相當狼狽的整天對人提告以奪回自己財產,死後不知隔了多少年才被世人認定他的重要性的音樂家的紀念館。非常悽悽慘慘戚戚的故事。











別小看這棟建築,人家可是有得獎的。



館內陳設了相當多的傳統樂器。







一定程度上,也容許遊客的胡鬧。









臨走前,幫電眼信賓拍了照。



一組成員的孩子在音符樹下戲耍,企圖掌握這些看得見的音符。啪,扯壞了一個四分音符。『乖,進去跟叔叔說你弄壞了。』他的媽媽這麼對他說。



離別的時刻,悄悄的靠近了。



附錄:開袋文





兩部影片都有得獎,音樂CD看起來挺不賴,之後若有心得會再跟大家分享。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