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梵谷的畫作"星夜" (De sterrennacht,不禁令人想起Don McLean的"Vincent") 所做成的拼圖揭開電影的序幕。一個年輕人Francis Wayland Thurston完成了拼圖,跟對面的男人要求銷毀他跟他曾舅舅George Gammell Angell的畢生心血,男人點頭應允。



Angell死去前,將一把鑰匙交給了Thurston (人類學家),並要他接收他所有的財產。利用鑰匙,Thurston打開了上鎖的盒子,發現了一些剪報跟古老的紀錄,也看到了一個怪異的名字"Cthulhu"。事情的起源是1925年的三月初,一個叫做Henry Anthony Wilcox帶著自己昨夜夢中的作品來給Angell,兩人也聊到昨夜的地震。Henry昨夜夢到自己在一個怪異的都市遊蕩,夢裡面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叫著一個奇怪的聲音"Cthulhu"。檢查了上面的怪異文字後 (Angell是閃族語言教授,同時也是銘文辨識的專家),Angell要求Wilcox紀錄他的夢境,任何他記得的細節都用文字記錄下來。

三個星期的時間,年輕藝術家Wilcox把他的夢境化成了文字跟圖畫來跟老教授Angell進行討論。但三月23日Wilcox卻沒有出現。拜訪了 Wilcox的家,Angell知道年輕人忽然住院,並陷入醒與昏的交替狀態,其間也間歇的用怪異的聲音大叫,主治醫師則認為應該是某種發燒引起的症狀。四月2日,Wilcox無預警的醒來,並對自己為何住院一事完全沒有印象。Angell趕忙問他作了什麼夢,Wilcox不但沒作夢,更忘了他作過的所有的夢。



Thurton把Angell蒐集的剪報都記錄在日曆上,發現三月確實在世界各地都發生了很多怪事。同時間,他也發現到Angell關於17年前一場聚會的紀錄。



1908年一場考古學聚會上,警察探長John Raymond Legrasse帶著一個怪異的雕像出現,詢問是否有人知道這個雕像的來源。一名獨眼的教授回答自己曾在1870年代看過類似的雕像,一個嘴巴像章魚觸手的神祗,但此舉卻也讓他失去了他的左眼 (帶他去的人攻擊他)。他原意是去調查愛斯基摩人的文物,卻發現對方所說的話語非任何他所知道的文字。探長則說對方所說的話意為"In his house at R'lyeh dead Cthulhu waits dreaming"。

探長回憶起去年他跟他的手下警員被叫到一個偏遠的沼澤地區進行調查,當地居民舉報有女人跟小孩忽然失蹤,而沼澤的深處則傳來鼓聲。其中一人答應當他們的嚮導,他說他們平常不跟警察來往,但他們覺得裡面有很壞的東西,某種邪惡的東西。他們出去狩獵時看到了這群怪異的人正在唱著歌,他們不是什麼巫毒教派,他們就是惡魔本身。來到沼澤深處,警察們殺了5個人,逮捕了47個人,還有一些人逃走了。在探長的逼供下,其中一名信徒說他們膜拜的是古老的神祗們,他們早在人類誕生前就從其他星系來到這裡。他們現在雖然沉睡著,但他們有天會醒來並且奪回他們的世界。"他們曾是神,現在是神,未來還會是神" (The Old Ones were, the Old Ones are, the Old Ones shall be)。在看到探長的雕像後,此人忽然發狂,說他們根本沒殺任何人,他們只是進行儀式,而"古神"們會從黑暗來拿走他們的供品。

由於沒有得到更進一步的消息,Legrasse留下他的名片給大家後就離開了。



Thurton對這件事情產生了無比的好奇,也開始在夜晚夢見自己出現在一個巨大的城市中,聽見那些非人的聲音。幾個月後,Thurton的調查進入了死胡同,相關人物不是發瘋就是已故,他決定放棄調查,回去他原本的工作。在拆封歷史文物時,Thurton偶然看到一篇報導,正是他整個拼圖所缺失的最後一塊:三月1號,Emma號從紐西蘭出發,卻在熱帶暴風雨的襲擊下漸形殘破。三月22號,他們在南太平洋處發現了漁船Alert號便決定登上去。船上無人,檢查航海日誌後發現他們三天前登陸了某個小島。此時船員們拿了一個木盒來,裡面有一尊怪異的神像跟一截斷指。船長決定跟著他們的紀錄探訪那個小島,調查他們棄船的原因。



Thurton將船遇難的時間排入了他所調查事件發生的時間軸,吻合。所有的事情開始有了連串的解釋,證明在看起來不相關的事件背後有個巨大的力量支配著一切。他遠渡重洋來到紐西蘭,得到了唯一活下來的大副Gustaf Johansen已經回到挪威老家。來到紐西蘭,Thurton看到了一尊"烏賊頭,龍身,鱗翅,刻著象形文字的台座"。到了Oslo,Thurton只見到Johansen的遺孀,但卻得到了他們的航海日誌。回程的船上,Thurton幾度想將日誌丟棄逃避這一切,卻仍在好奇心支使下打開了日誌。



跟著座標,他們來到一座有著怪異建築的小島,島上空無一人,船員們各個分散開展開調查。一群人聚在一個開口忽然打開建築前,驚見建築的上方站著一名他們的船員,濃霧忽然散去,上面的船員因為懼於高度而落下,掉進無邊的黑暗中。不久後,一個長相怪異的巨大生物從深淵中出現,只有包含大副在內的兩個船員順利搭上小艇回船。他們企圖逃離,怪物卻跨海追來。大副決定用船撞擊怪物,船首的鐵桿順利刺入怪物的肚子,船隨後離開,但另外一名船員卻因為巨大的恐懼而眼睛出血而死。回頭看,怪物成了象牙白,站在海面上沒有動作。Johansen被發現時已經失去了意識。



Thurton打亂了自己的拼圖,繼續跟醫生的對談。"那些升起的將會下沉,那些沉下的卻將起升。我們聽到它的呼喚,等候著我們無可躲避的末日"。Thurton被拉入了身後精神病室內的無邊黑暗,醫師則看著眼前的筆記,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

============================================



改編自H. P. Lovecraft的作品,由H. P. Lovecraft Historical Society籌拍,據說是相當忠於原作的電影,也獲得書迷們的廣大好評。全片以黑白加上無聲拍攝,以符合此部短篇小說1928年發布時的電影技術。全片以相當戲劇化的手法呈現,特效跟剪接都刻意走古早風,以模型加上人物剪接的畫面雖然古樸但其美術設定卻有著一種迷亂的獨到,更帶來一種雜而不協調的不安。雖然談不上恐怖,但文字本身的渲染力仍保有一種簡約的不安。如果早出生個100年,我想應該會覺得害怕吧!

從管道具 (prop) 的升格為導演,Andrew Leman展現了一定的表達能力,希望還有機會能看到他的作品。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