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正在播報失蹤少女被肢解的新聞,這個殺人魔總是把他的被害者取名金 (Kim),而且只透過電話的方式跟家屬連絡。身為護士的Kate Lawson毅然的關掉電視,不讓愛妥協的老公Will繼續看,她認為這不過是電視消費悲傷的一種方式罷了。披薩還沒到,女兒Riley正聽著音樂在房間跳舞,並注意到窗外有人正在拍攝她。來到庭園,她行為偏差的弟弟Reed拿著攝影機站在外頭,準備把姐姐穿內衣的影片上傳到youtube。把事情告訴爸媽後,雙親也覺得為何女兒漂亮功課又好,兒子卻吸毒、想出名、功課爛到底。電鈴響起,披薩到了,Riley拿著錢去開門,是個大胖子送的。Riley把錢給了他,身上的錢卻不夠付小費,她從超緊牛仔褲的左邊口袋掏出了一張發票,尷尬的笑著說"我想給你更多的",拿到批薩後進門。胖子拿了錢後舔了舔,天上一道聖光照下,下一個受害者決定。



隔天,Riley在爸媽的堅持下穿著胸罩出門,胖子用布袋矇住她的頭後打暈帶走。醒來時,Riley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骯髒房間的床上,天花板跟牆壁上裝的燈炮形成了牆面。電話響起,對方直叫她金,Riley掛斷電話,確認自己腳上的腳鐐帶著鐵鍊固定在地板上,她來到一個鐵網邊企圖離開,男人的聲音透過擴音器要她別作傻事。一碰到鐵網,高壓電震的Riley向後飛出。


別擔心,這個是Kate在囚室的一景。同樣的劇情如果她是女主角票房至少下滑9成5

Will聯絡了警方要找回失蹤的女兒。電話響起,一個男人說自己是金的學校同學,正在跟她交往,想帶她參加畢業舞會。Will說自己的女兒叫做Riley,不是金,要求跟女兒說話。男人說自己只是告知一聲,會在上她的時候好好對她就結束了電話。

Riley醒來,她發現自己被換上了啦啦隊服。電話響起,男人要求金跟他去約會,已經得到她家長的允許。Riley直說男人說謊,不久後囚室的門被打開,一個大胖子走了進來抓住她,威脅她若不聽話將會打的她滿地找牙。看著Riley妥協後,胖子說了自己的名字:Otis。

FBI的變態探員Hotchkiss像Riley的雙親保證自己有找回八成受害者的機率,屍體的八成;同時,Otis把Riley帶到閣樓,讓她看一段打橄欖球的影片,自己則穿上了橄欖球衣玩起角色扮演,並要Riley幫他加油。牆上紅色的電子箭頭亮起,Otis趕緊把Riley關回囚室。走出門,他的哥哥Elmo Broth來訪,數落他連送批薩都做不好的同時也同時為了自己的太太金因為Otis舔遍了她的內衣而對內衣產生恐懼症,痛罵弟弟後Elmo丟了一些錢要 Otis買點正常的食物後隨即離開。

Otis再度透過電話聯繫家屬,強調除了自己以外不會讓其他人染指她。Kate擔憂的問他們要怎麼樣才能確保金的生命,Otis回說只要讓他帶她參加畢業舞會就可以了。FBI無法追蹤Otis的電話,屋外的警員則正在驅趕一輛送批薩車,駕駛是一名胖子。回到家,Otis讓Riley欣賞了他虐待前幾任金的影片,Riley注意到了Otis的全名為Otis Broth。



按照慣例,Otis打了電話,Kate接起。一樣的老故事,訴說著自己將會在畢業舞會結束後在汽車後座上她的女兒。Kate大怒,語帶威脅的說"我要剝你的皮,拆你的骨,拿你的內臟去喂我鄰居養的西施"。Otis結束了電話,換上西裝跟舞鞋帶著Riley來到閣樓。天花板上有著旋轉的亮片球,Otis使勁的跳舞,還把Riley拉進他的懷裡。舞畢,Otis把Riley帶到了屋內的車上,準備在車上執行他的性侵計畫。進行到一半,Riley主動拉開 Otis的拉鍊,溫柔的說想讓Otis"爽"一下。不曾作愛的Otis抵擋不了這個誘惑,沒兩下就射了。此時紅色箭頭又亮起,氣憤的Otis急忙把 Riley帶回囚室並賞了她一拳。Elmo來訪,又打又罵Otis,邊責問他到底在車庫做什麼,Otis則說自己是在玩Elmo留下的卡拉OK機。 Elmo大怒,責怪近40歲的弟弟什麼都不會,只會玩;Riley發現自己的鐵鍊沒被固定在地板上,拿起自己的胸罩拉出鋼圈,利用交叉的方式讓帶電的鐵網短路後卸下鐵網,通過通風口推開風扇記下地址後離開。屋內的Elmo則問了Otis的上班時間,強迫的帶Otis去上班。



Riley打了電話給Kate告訴她自己在一家超市旁邊,也同時給了她Otis的名字跟地址。Kate囑咐Riley跑進超市的廁所鎖上門,而Otis的地址千萬不要讓其他的人知道。救護車很快的將Riley送到醫院,全家人都來到醫院看她。醫生將Lawson一家找去,說Riley有腦出血,可能會造成癱瘓,詳細結果檢驗後才會知道。此時探員Hotchkiss則在詢問Riley未果後來加入他們的談話,並告訴Lawson一家Riley已經被強暴 (Riley還沒解釋完就暈過去了)。聞言Kate帶頭,Lawson一家離開了醫院。

回到家,Kate宣佈由於司法不彰,他們要對Otis展開私人制裁,要老公兒子拿著工具大開殺戒。來到Otis家埋伏,Elmo送完弟弟上班後回到他家開門,卻在來不及解釋的情況下被鐵鏟敲昏。Kate用阿摩尼亞弄醒了Elmo,此時的Elmo因為嘴傷沒辦法說話。Kate命令Will接上插頭,讓電流直通受刑人的直腸,因為變態都喜歡這樣。電完後,Reed用高爾夫球桿往Elmo臉部重擊,Kate則要Will用電焊燒灼Elmo的聲帶阻止他出聲。 Will起先不肯,但在Kate訴說了壞蛋的精子正在跟Riley的卵子進行結合的畫面後,身為父親的Will不加考慮的馬上照辦,電焊引起了一陣白煙。

Hotchkiss弄醒了Riley,詢問綁匪的姓名,Riley確認探員只要知道姓名跟長相後就提供給了他。車庫內Will的電話響起,Hotchkiss描述了嫌犯的長相後三人大驚。Will找出了Elmo的證件發現他們找錯了人,但Elmo早已不堪虐待而死亡。一家人把Elmo解體後找了一個垃圾桶棄屍;回到家的Otis看到一團亂的傢俱大驚。他找出監看紀錄,發現自己的哥哥被人所虐殺。來到空無一人的囚室,他拿出Riley給他的紙鈔,口裡直說"妳說想要給我更多的"。

Hotchkiss將探病的Lawson一家叫到了醫院附設的小教堂,說自己已經找到了Otis的住所,並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Kate跟Reed拿出傢伙準備宰了這個探員。Hotchkiss說監看系統雖然因為方向錯誤而沒有拍到他們一家的長相,但杜比環繞音效紀錄了他們的犯行,可惜只到一半就因為沒電而中止 (所以沒錄到他們發現Elmo身分證的部份),而他個人覺得Otis罪有應得,不會舉報他們。三人在教堂懺悔後帶著Riley回家。在Riley質詢下 Will坦承他們的罪行,兒子Reed則拿起獵槍訂了披薩,說自己不會坐以待斃。電鈴響起,Reed開了四槍,門應聲倒下,樓梯底下躺著一個人。

"是他嗎?"

===============================================================



很瞎的一部恐怖喜劇,由多部電視劇的製作人Tony Krantz執導,飾演Otis的Bostin Christopher外型有點類似我的房地產經紀人好友胖子頗為類似,畢竟每個人囤積脂肪的方式都一致,所以胖到一個地步後外型其實沒兩樣的。說起我這朋友,愛看書,以前做水電,唸的是電子,某些程度上來說跟著名詞人方文山一樣,也許應該朝這方向前進才對。



片長1小時40分,劇情算是有點出人意料:壞人綁架了女主角。女主角逃出,家人決定動用私刑復仇,卻意外殺死了壞人的哥哥。結尾的Reed準備先發制人殺死真兇,但卻沒看對方長相就開槍。所以到最後女主角一家殘忍度完全不輸邪惡的一方,道德淪喪。不過很重要的是,這故事就如同"勇敢復仇人"、"非法制裁"、"城市英雄"一樣,告訴我們正常人抓狂後的殘虐度可能遠勝於恐怖份子。畢竟一邊是想殺就殺可能有點膩了,另一邊則是初次體會殺人的快感。這樣的故事告訴我們,人跟人之間還是和平共處來的好。惹毛了懦弱鬼,綠巨人有可能馬上出現。



故事還可以但過長,但笑點不少、Bostin Christopher跟飾演FBI探員的Jere Burns都不夠變態,飾演媽媽Kate的老牌演員Illeana Douglas在痛罵嫌犯後又怪自己太衝動前後的情緒沒有掌握好看起來很突兀、導演手法尚可,但沒有特出之處,虐殺Elmo一幕雖然會讓人感到有點失措 (虐殺不該殺的人) 不過那是因為劇本而非拍攝手法的關係。頗具娛樂性,假日租來看尚可。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