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篠宮奈緒子因為肺病的關係到日本的離島波切島養病。出於被迫,穿著洋裝的她覺得未來如同深深的海底般神祕不可測。一個小孩沿著港口高速跑過,是年輕時有日本海的疾風之稱的船長壹歧健介之子雄介,雄介的耀眼照得黝暗的奈緒子閉起了眼。一陣風過小船搖晃,看海看得出神卻又畏懼死亡召喚的奈緒子的帽子被風吹走,為了撿帽的她跌下船,健介下海救起奈緒子,二度下海要去拿她漂流海上的帽子時來了又來了一陣風,搖動了海浪,把船往健介方向吹。

人沉底,再沒被找到。

多年後,奈緒子雖然肺病未癒但仍熱愛跑步,休假時也都會去田徑會場幫忙。她在會場巧遇已經具相當知名度的田徑新星雄介。提及當年往事,雄介無表情的說他老早已經忘記,卻拒絕跟奈緒子多談。



雄介去參加了一個田徑接力賽,奈緒子自作主張的去看雄介跑步。由於人數不足,雄介的學弟請她幫忙擔任中途遞水員的第二順位(如果第一個人的水沒拿到可以拿第二個人的)。雄介沒拿到學弟的水,看到奈緒子的臉時大驚,繼續往前跑不肯拿追上的奈緒子手中的水,讓水連同奈緒子的情緒洩落一地。雄介在接近終點的地方因脫水昏倒而輸給另一學校的代表黑田。

醒來時,雄介的教練西浦天宣在奈緒子面前責怪雄介沒有接下她的水,背叛了接力賽的信任精神。事後,教練因覺得雄介跟奈緒子兩人之間有奇妙的緣份而提筆寫了封信給奈緒子的父母邀請她參加雄介就讀學校暑期的集訓。奈緒子答應了。



集訓時,教練一反常態的嚴肅,並讓雄介跑在前頭試圖逼出所有人的潛能,此舉除了引發大家的反彈外更讓高年級學長覺得雄介是個無須努力的天才,哪懂平凡人的難受。教練對雄介為了顧及小學弟而減緩自己速度的作法非常不滿,要他相信隊友的實力。學弟本來想私下逃走,但被發現後被教練留了下來。

集訓進行過程教練忽然倒地,檢查後發現是癌症末期,雄介選擇尊重教練的意志隱瞞病情並帶著大家練習。學長練習後作勢要打雄介,其他人雖介入但仍要雄介收斂點。回來後的教練繼續帶著大家練習,而雄介也對愛跑步的奈緒子慢慢打開心防。兩人跑步去看船出港,原諒的汽笛聲響起。



全國高中田徑接力賽開始。原本實力最差的學弟想起了雄介的背影,他決定超越,咬著牙得到了好成績;上次比賽時掉鞋子又對雄介惡言的學長雖滿嘴嘮叨的又掉了鞋子,但這次他很快爬起,並喊著雄介的名字把接力棒傳下去。教練開車要去加油但疼痛忽襲,奈緒子跑了很遠幫雄介加油。超越了宿敵黑田,最後一棒雄介拿下了冠軍,可惜教練仍在數月後不敵病魔死去。

奈緒子選擇留下。兩個年輕人的未來,還很長。

=======================================



由飾演高中生有點勉強的上野樹里搭配曾以頗受好評的日本電影"戀空"男主角一職奪得日本學院獎最佳新人賞的三浦春馬共同演出,老牌落語(類似單口相聲)家笑福亭鶴瓶擔綱教練一角,導演先生古厩智之的電影或日劇我一部也沒看過。

話雖如此,電影我覺得還不錯。



故事改編自漫畫,女主角害死了男主角的爹爹,但卻因為共同的興趣跑步而逐漸走在一起。雖中譯為純愛練習曲,電影裡的戀愛成份卻相當低,主要以原諒、夢想實踐、尊敬又帶敵意的友情三大主軸貫穿全戲。

原諒講的當然就是男女主角間的由恨轉情的過程。根據我所查到的資料,原著中的主要敘事對象為奈緒子,她最後也成為了不起的田徑選手。電影中的表現方式則帶有懺悔之意。奈緒子在船上第一次看雄介跑步時只覺得他耀眼的難以直視,然而意外害死雄介之父且得不到對方得原諒之後,雄介跑步的英姿如同書籤般佔據了奈緒子的腦海,使她最終也走上田徑一途。



巧遇雄介後,奈緒子悄悄的靠近(這裡要說明一下,電影中奈緒子四處跑卻沒交代經濟支援從何而來,事實上根據原著設定奈緒子家是有錢人),企圖從遠方觀看雄介的光芒,卻又陰錯陽差讓雄介看見她,那股多年來的恨意顏色雖已轉淡卻根深柢固。不過就像所有戀人都知道的一樣,最恐怖的不是吵架而是沒有回應,恨跟愛都是感情的一種表達,因此雄介在奈緒子身上的恨意逐步被汗水沖融,愛情指日可待。感情的逆轉讓我小小的感動了一下。

夢想實踐當然主要便是雄介所要表達的。電影中,父親的屍體沉落海底,後來看似沒有打撈到,可看成父親的肉身跟靈魂藉由染色體巧妙的傳承到雄介身上,跑步的精神當然也隨之傳了下來。以前PS時代有個設定非常特殊的角色扮演遊戲叫"跨越我的屍體前進吧"(俺の屍を越えてゆけ),描述一個家族受到出生後只能活兩年及無法跟凡人之間生下孩子的絕種詛咒,天神看到後賜給他們快速成長及跟神神交生子的能力,玩家的任務就是在必須不停繁衍後代的同時努力去擊退惡鬼以破除詛咒,充分刻劃出家族之祖的精神藉由子孫間代代傳承而綿延不絕,同時也帶點宿命的色彩。



友情可以說是此部電影中最令我動容的部分。由於是天才,雄介獲得尊敬的同時也必須承受藏於其後的恨意。風頭都給雄介搶了,剩下的隊友猶如特洛伊戰爭中看著赫克利斯背影的小兵,除了嘆氣跟罵髒話以外,唉,人生不過就這麼回事。最能瞭解雄介反倒是他的宿敵黑田,他三番兩次跟雄介搭訕,卻只得來相應不理,因為對雄介來說隊友才是家人,黑田是敵人。比賽前夕衝突不斷,但無論是選擇逃跑或選擇痛恨,大家卻都感受也目睹了雄介的努力。雄介是天才,但他卻從來沒有抱怨過父親的事,天賦是他的重擔,只有跑步能讓那沉稍稍減輕。天才的苦,沒人能理解。



比賽到了,速度最慢曾打退堂鼓的小學弟抱怨連連,看著對手們向前跑的背影,他一陣暈眩,透不過氣。忽然,他看見了雄介的影子在前面不疾不徐的跑著,那是他又妒又恨又愛的背影。咬牙,他前奔,追平雄介的殘影,然後超越。

沉重而龐大的背影是猶如父親般的目標,有人選擇一輩子壓於其下,有人選擇視而不見,還有人,選擇超越,然後成長。



鞋帶綁不緊的學長老是跌倒,果然全國比賽又犯。氣啊!長相、速度、名氣都不如雄介,平常這天才學弟就會教他,到底誰是學長啊?可是媽的,為什麼我這笨蛋老犯這種錯。他自怨自艾,此時雄介那討人厭的影子似乎站在前頭看著他,沒有神情。他生氣,他穩定,他帶著一股惱怒喊出雄介的名字,把棒子交給下一位。

人會犯錯,但很多人倒地便不起,以為人生就這樣了,殊不知只要起身就會聽見遠方村莊教堂的鐘聲從來沒有間斷的呼喚著你。

在老式電影裡,男人常常打一打以後就變朋友(錢德勒有篇跟珍珠有關的短篇推理小說也這麼寫),運動場上也常有這種亦敵亦友的關係。恨的背後有時藏著敬重,正視它,得來的友情會讓人終身難忘。



"奈緒子:純愛練習曲"跟大部分的日本電影一樣趨於平淡,但卻不忘累積情感後在最適當的地方傾炸而出,讓青春的汗水再一次,在烈日下閃耀。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