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個朋友提到自己去看了張清芳的演唱會,朋友說她不喜歡張清芳在訪問節目上給人的感覺:『她有公主病』。我說,就算如此,人家是有實力的,羅比‧威廉斯是出名的壞小子,還不是一堆女生看到他就尖叫。『她不過是有唱歌的天份罷了,又不是努力來的。』朋友說。我這麼回答:『對我來說,是不是努力的英雄並不重要。她有實力,我就認同她』。





人滿為患,觀眾多是中年人,畢竟是那個年代的偶像。一開始聽她唱歌,可能也是久沒看演唱會加上負面新聞聽太多,總懷疑張清芳說不定對嘴。沒想到她在唱「沒人熟識」時被舞者拐了下差點跌倒,頓時只剩音樂沒有人聲。嬌小的張清芳,不會跳舞卻很有活力的張清芳,我確定她是來真的!

一首又一首的經典迴盪小巨蛋內的空間,透過毛細孔慢慢滲入觀眾的皮膚底下。我記不清順序,僅就有印象的歌寫個記錄。

頭尾唱的是「你喜歡我的歌嗎」,後來有一群人聽到關鍵句出現時就熱情的喊:喜歡~

出嫁。我想說「優客李林」出現的機率不大,果真如此,替身是黃子佼跟卜學亮。歌唱完張清芳下去換衣服,他們表演了帶動唱版的「California的陽光」。

女人緣。沒法專心聽,坐我後面的壯女人不停用腳頂我的椅子。後來不知道哪首歌的時候她又犯,我終於忍不住請她住腳,她聽了。

深邃與甜蜜。好久沒聽到這首歌,張曼娟的詞有很強的故事性還帶點懸疑跟得不到的悲情浪漫。張清芳說她老公最喜歡聽她唱這首歌。

舉棋不定,合唱者為李宗盛。唱完後張清芳下去換衣服,李宗盛唱了他的「給自己的歌」。



李宗盛的唱腔我一直不是太喜歡,有點自大有點痞,但這首歌的詞給我的衝擊非常大,準確的一拳又一拳命中心窩,靈魂都要從鼻孔流出來那樣。回顧李宗盛的過往情史轟轟烈烈一段又一段,這位才子到底實際跟過幾名女子,答案可能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會羨慕吧,對一般男性來說。但從詞裡,我們可以聽出他的傷痕仍未癒,痂下的裂縫仍滲著血。用盡一生所寫出的感情戲,箇中甘苦,不足為外人道,所以他笑,說「情愛裡無智者」。

永遠的微笑。張清芳說是她的助手點的。似乎聽過,應該是前女友妞唱的吧,她很迷她。唱的時候張清芳加入了很強的情緒,讓我幾近落淚,自然也想起了妞。這樣的結果對我們來說都是意外,說不上錯,只不過走上岔路罷了。今生不渝的幻夢,深夜裡的情傷,到頭來是好的吧,我們都被迫成長。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也不會變得這麼溫柔吧。但,但總覺得如果她也能來看,就好了。不用以什麼身份,就只是朋友,兩個曾經有過一段深情的朋友,這樣就好。

另一個女孩,找了舒淇上來合唱,舒淇狂哭,聲音都啞了,已經不高的聲音更顯得低沉。

出塞曲。張清芳歌聲狂放嘹亮。

簾後,淡水河邊的men's talk,燃燒一瞬間,大雨的夜裡。如果妞在,會跟著哼唱吧,高音處的鼻塞,你會記得放進感情嗎?還是只用技巧呢?

花雨夜,話說我還曾為這首歌創作了小說,也許哪天找個時間看一下有沒有需要修的吧。



演唱會結束,請我看的魚子醬問我是不是想起了妞。是,我直言不諱。也是因為她,我才會加倍喜歡張清芳吧,她是我們共通的回憶,曾經的話題,她卻沒法出席張清芳(可能是)最後的演唱會,揮之不去的失落感盪漾著,直到天明。



跟演唱會沒有關係的雜記後話:

回到忠孝復興站,她繼續搭車,我換南港線。等車時,一個揹著吉他,應該是熬夜導致臉部皮膚毀損的少年郎對他的同伴說了句『Everyone know me』,我在心裡發了個「s」的音。
上列車,酒氣撲鼻,醉酒男與大叔中間的位置大家都瞧了瞧,沒人要坐。忠孝新生站,一對中年夫妻的丈夫看見醉漢起身便想跟老婆一次霸佔兩位置,結果醉漢看了看外頭又回來坐下。丈夫跟妻子窸窣了什麼,醉漢趁隙跑出車站。我有股想告訴丈夫先生的衝動,但他發現了,於是坐上大叔旁邊,把醉漢剛剛的位置留給太太,她猶疑了一下後坐了半個位置。丈夫的心態是不想做醉漢的位置,還是要隔開老婆與陌生大叔呢?天知道。
台北車站。一直沒講話凝視著對面人腳邊一點的大叔忽然說了句『安全!保護婦女』後下車。是被殘留的撒野酒氣醺醉嗎?或只是藉著有酒精濃度的空氣放肆今宵。
夫妻對面三個女人彼此認識,吱喳了什麼,我想到電線桿上的麻雀。
出捷運站經過紅樓入口時,酒瓶匡噹了一聲,至少十罐,綠色瓶身,我知道。
一個同志男似乎踩到了油,腳輪流往外甩企圖甩乾,像阿花姑娘那樣的俏皮。
經過一間平常生意很好的小吃店,一個拿著紅色大袋的男子從我身旁走過,資源回收了不少錢吧?你會拿去買菸或檳榔嗎?還是繳孩子的學費呢?
打開自家鐵門時,後頭倉促的腳步加快,一頭及肩黑髮往護專方向快速搖走。我剛剛如果忽然回頭,會嚇她一大跳吧。
客廳裡,老爸正在看〈瘋狂理髮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