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不記得到底去過貓空沒有,但貓纜確定是沒搭過的,什麼偷工減料導致柱子底部裂開的負面新聞深植腦海,好像柱裡的填充物是沙拉油桶一樣令我心驚。但想說也這麼多人搭過了,而且「從貓纜上掉下來申請國賠應該沒理由不過吧?」為了老爸的未來著想,我決定去搭貓纜。

聚餐時提到這個計劃,毛毛當然立刻舉雙手贊成,愛吵要跟卻老缺席的艾文也嚷嚷著要跟要跟。沒明確的時間日期,三人訂了一個君子約。

由於扮演某種角色,跟艾文的時間非常難喬,所以我跟毛毛決定先去再講,省得跟這小男人囉嗦。原本說好是一月三號,下雨,便改成了一月四號。

天公有保佑,陰天無雨略冷。

約在動物園站,時已近午,無消說「順便逛動物園」的計劃直接宣告失敗。走過腹肌地母(或者是某種異常性癖者),我們在麥當勞吃午餐。



買好車票,高頭大馬卻膽小如鼠的毛毛心中既興奮又忐忑。







上車前,留下了照片。這樣假若不幸車墜,還能請朋友幫忙上傳到FB,或者給記者寫新聞報導用,一舉兩得。


拍這張純粹只因為女孩子家秀氣



不知幸或不幸,水晶車廂玻璃的髒汙大大降低了透明的恐懼,不過毛毛還是配合地做了害怕的動作。









偷偷告訴你們,其實我褲中有褲,怕弟弟給凍傷了,對未來的伴侶會說不過去。

從高處看,森林彷彿成了一大片的綠花椰菜田。喔~我可愛的抗氧化物~









隨著對面交了個外國男友的女生不停啾著男友的臉頰,纜車也一步步往低溫的山頂爬進,途中每到一站門就會開啟一次,一直不敢看窗外的毛毛心頭也隨之一揪,女生則趁這大好時機趕緊貼上男友側身討疼。抵達貓空後車門打開,一陣山風咻的吹來,我可愛的小水槍沒凍著,它可憐的主人卻是牙齒直打顫。

幹,好冷。







甫出站,遠方就傳來刺耳的叫囂聲,喊著愛台灣什麼之類的,鐵定是瘋年輕人或狂熱政治團體一類。叫喊聲結束不久,兩個女生拿著攝影機朝我們走過來,自介是要搭順風車旅行全台的小女生一個叫黃唯一個叫泡泡,前者台北人後者屏東人,倆央我們幫忙錄下一段口號,她們之後會做成短片丟上網路。素來古道熱腸的我們喊出的分貝絕不亞於年輕人,兩個女生開心的跟我們道了謝。

(兩個女生的FB粉絲俱樂部在這裡

道別後,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沒見著半隻貓,果真不辱其「貓空」之名。正四望著,有小狗來跟我搭訕呢,立刻擺出中年大叔的表情親近之。



對了,貓空地名的由來如下圖。



由於晚上我另有一聚,我們在此無法久留,而貓空的景點離貓纜站都有相當距離,所以我們決定有什麼就玩什麼,賞花或健行等下次約早上來再說。











你們沒看錯,那是女用手套,毛毛的,因為好冷所以她借我戴。



往草湳橋的方向走了一小段,跟一對外國母女(女兒很正)擦身而過不久後決定返航,路途遙遙非今日能完成。冷風陣陣吹,心都寒了,不若吃點小物暖腸吧!



點了茶油油飯跟燒仙草共享。

『茶油跟一般油有什麼不同?』
『我們的茶油是用鐵觀音下去做的,比頂級橄欖油還高級,有淡淡清香』
『喔好,那一碗』



『毛,你有吃出來嗎?』
她吃了口,說『吃出什麼?』
『油飯味』
『嗯,油飯味』

裡頭到底有沒有加茶油,實在不是我這個口舌遲鈍的外行人能判定的,這油飯比我吃過的市場油飯平凡太多了。

解決掉油飯開始喝燒仙草。

...
.....
.......

『毛,為什麼糖水味比仙草味重,又是什麼祖傳秘方嗎?』
『我也不知道』
『為什麼配料都只有渣?除了芋頭比較大塊以外剩下的好像是吃剩的豆渣還什麼的』
『芋頭中心還是冷的』

我們遇到現代山賊了。

如芋頭般心涼了半截,縱使隔壁穿著不合地點的大西裝男子跟他妝太濃的女友吸引了我們的目光,那股森寒仍揮之不去。

出美食區後,我這才看見就在我們早先合照的貓雕像旁的樓梯上去有另一處「貓空米其林美食廣場」。



『毛走,我們上去看』
『不要啦,等下上去你一定會很後悔剛去美食區』
『死,我也要瞑目』

於是走了上去。



地名「貓空」,無誤;形容詞「米其林」,雖有誤導之嫌但人家要拿來當店名我們也不能說什麼;名詞當形容詞用的「美食」說不定是真的,東西好吃到嚇死人;重點名詞「廣場」也沒說謊,可以擺三張桌子以上確實可以稱為廣場。只是,只是跟我想像中那熱絡的、十多家店面各使出渾身解數的、有咖啡有義大利麵有披薩有拉麵的「貓空米其林美食廣場」的壯闊場景差太多了,心中不免小打擊。

『毛,你要跟這個照相嗎?』我指著一旁冷清的、上頭有個洞可以讓人把頭伸出去的角色扮演立牌說。
『不要,又不是二郎神』

我仔細一瞧,確實人頭會出現在卡通圖案的兩眼中央上方,不曉得原設計者的用意是什麼。

虛虛的下了石梯,眼前的動物讓我精神為之一振!





或許不是很多人知道,我部落格的名稱「豺遊民」就來自這種毛色的狗狗。

啊,貓空貓出現了!



阿貓發現我的存在後斜睨我,我企圖出聲打招呼結果嚇跑了牠,毛毛抱怨了兩句。我們朝牠奔下的小斜坡望去,是某個在地人的農地,視線右方的林木深處躺著隻死貓,我跟毛毛說我們剛看到的鐵定是牠的靈魂,貓有九命去一命也還能接關八次。



朝三玄宮的方向走,遠處的兩個小人影抓住了我的眼睛。





這是傳說中的「隨處便溺」嗎?

假便溺真聊天的男子下方,雞咯鴨呱,好不熱鬧。



來到一古窯處。











偶爾會想拍這種鬼怪的,聽說三途川對面的人就是這麼叫人的。

已成小景點的古厝前有這麼樣的裝飾。



號稱第二幼稚的天秤座當然得親力親為一下。

『毛,上!』

Photobucket

『用我的連拍看看。』毛說。

Photobucket

果真不同凡響。

善惡到頭終有報,我也很娘的跳了一輪。

Photobucket

右手是在抬什麼啦!(生氣)

醜也丟了,該逛逛內部了吧!







時間差不多了,往回走唄。









已沒有來時的緊張,看著窗外的毛毛神色有點落寞。

『下次我們搭那種好了。』我指指窗外。



『我會嚇死』





世界,我們回來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