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勢角線的景安站上車,我在台北車站換車轉板南線朝忠孝敦化前進。心情,只可說是平順,心電圖規律地「嗶」、「嗶」跳動著。

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台北車站搭車時,跟在我後面上車的是一個年輕女孩子。我不習慣盯著陌生人看太久,但年輕女孩的正好青春總會唆使我多看兩眼,她是這樣的一個女孩:鼻挺,五官端正,綁馬尾,耳朵曲折角度迷人。緊緻而飽含水分的肌膚從黑白條紋毛衣的開口大方展現,黑色的內衣肩帶神秘,而魅惑。

車上人多,擠,我站在她的背後,恣意從那開口獨自享受她的美麗。近觀而不褻玩,我知道這最不會變質的瞬間永恆,將存在我的回憶中久久不散。

人生,卻忽然來了變數。

到站,開門,又有許多人擠了進來,女孩的身體於是更逼進了我幾分。我的心跳,加速了。

又到站,又開門,許多人走了出去,我心想女孩會往前回到原本的位置,甚或離我遠些吧,我深諳距離之美可美得令人惆悵。孰知女孩不進反退,只差約三公分就要入我懷。跌落凡間的精靈啊,你怎會與我這平凡之人如此親近,不怕因觸犯天規而永貶為人嗎?

你不怕,更趁著車身搖晃、腳步踉蹌時幾番欲跌入我懷中。我想像你真做了,並回頭跟我致歉,我會臉紅,我的手會因不知所措而顫抖吧。

我眼見你美麗的耳離我的口不過五公分的距離,你等著我對你耳語浪漫。也許是頓飯,也許是杯咖啡,也許是場好電影。然後,我們就會有很多很多的然後,是嗎?

可是我不忍褻瀆讓我屏息的你,我不忍摧殘發光發亮的你,你可以跟很多人交會,並喝著紅酒看那瞬間的光亮。但那人不會是我,他不會是,他不能是。

車抵忠孝敦化,你在電話裡跟朋友說你了站名,同時用眼角餘光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你可以為了我放棄跟朋友的約定,但對不起,我能給你的最後回憶是我逐漸遠去,終至消失的背影。

因為,這樣的邂逅最美,最令人難忘。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