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玩陪伴我超過二十年,直到撲進電影的懷抱後才慢慢放下。但它的骨骼,骨骼中心燃著的燐火卻從未熄滅。前陣子跟朋友艾文聊起了電玩,聊著聊著忽然就憶起了那魔幻般的日子,遂決定拿出Wii的主機來縱容自己一番。說來有趣,長期看電影寫感想的習慣居然也提升了我對電玩的要求,順勢居然淘汰了高達二十款「不值一玩」的遊戲。直到「薩爾達傳說:曙光公主」的出現,我的屠殺才告一段落。

我並未玩過前作「時之笛」,上一次玩系列作已經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不過對那配樂(噠‧噠 噠─噠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噠噠噠)及一身綠裝扮的林克(リンク)倒是印象非常深刻。「曙光公主」在服裝及男主角林克及公主薩爾達(ゼルダ)的名稱上維持慣例,不過加入了許多豐富也有趣的支線。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些支線任務並不會因為你不去執行就少拿到什麼不一定重要但你沒拿到會很幹的東西。是的,史克威爾艾尼克斯,我就是在講你們家的遊戲。


我知道我哼的東西很難聽出是哪段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林克是某個小村莊裡很會騎馬的青年,一日騎著野豬的哥布林來襲抓走了村莊的孩子,追過去的主角莫名被變成了狼(讓我想起之前好喜歡的RPG「暗影之心2」,三部曲中我最喜歡二代的劇情跟人物設定,搞笑指數破錶,有隻次要角色是白狼)且被抓走,此時一個神秘的小女妖魔米多娜(ミドナ)出現幫助林克逃獄,並帶著林克到光明世界的公主「薩爾達」的眼前...



光與暗的對立是相當常見的主題,曾推出過數款主機的日本老牌遊戲製作公司SEGA便以「光明與黑暗」(シャイニング&ザ・ダクネス,後來的系列僅取前面的光明兩字)之名的戰略系列遊戲,叫好又叫座。在「曙光公主」中,任天堂所塑造出的光之世界說不上多突出,但影世界的陰鬱及扭曲恰巧抓在一個「稍稍恐怖的大眾向」角度,搭配上林克化狼後的「靈嗅」(センス)能力,微辣的詭譎度十分迷人。

戰鬥系統來說,首先要談的便是身為劍士的林克如何學習新招式一事。遊戲剛開始,玩家便知道林克能藉由炊蘆葦來召喚愛馬。而當化成狼之後,林克可藉由狼嚎的旋律來跟古代的戰士取得心靈上的共鳴,阿狼嗷嗷叫的聲音跟動作非常的質樸可愛。

學到戰技後當然要拿來對抗敵人。普遍來說,「曙光公主」在打雜魚(小兵)一事上並不刁難玩家,讓你順順玩的同時也獲得不少成就感(迷宮的解謎是此款遊戲比較難的部分);打王來講只要抓到方法也都還OK(除了最後魔王我基本上有點硬打以外),難度大概是中下左右(單以魔王戰來講我還是最難忘懷「汪達與巨像」(ワンダと巨像),據說有打算拍成電影,不知道是不是腰斬了),水中戰跟騎馬戰都相當有趣,不過後者在一個保護馬車的任務時讓我譙聲連連,那隻從天上丟炸彈的怪鳥也太過份了!

.....小的學藝不精,請多包涵。



利用各種各樣的小配備去解謎是我認為「曙光公主」最有趣的地方。用鉤爪去抓住牆壁啦(後期居然有雙手版!)、穿鐵鞋跟異族摔角啦(還能沉入水底走路跟當磁鐵用喔~)、乘著齒輪卡進牆壁的裂縫轉來轉去啦、拿超大流星鎚看到什麼就砸什麼啦、利用一根魔法杖操控人偶等,都在在讓人感受到「啊~這才是冒險,這才是人生啊~」的至福感。而在每個迷宮中都會發現,協助玩家可瞬間傳送出迷宮後再傳送回來的人面鳥母子是個有點異常但超有趣的設定,總帶給我點「怪談」感呢哈哈。

熬夜三天後(我這輩子大概只有玩遊戲最認真......)我總算ㄎㄢˊ就(解決)大魔王,看到米多娜變回大人的形狀時腦中馬上響起『林克,你這幸福的男人!!』的謎之聲。不過就如同所有的遊戲都會教小朋友「看到長的跟你不一樣的,牙齒很大的東西,拿棍棍打下去就對了,你會拿到錢跟經驗值然後升級」一樣,米多娜最後回去影之國當她的王女,林克則萬般懊悔的「從此後跟公主過著幸福快樂但內心總有遺憾的生活」。遊戲,反映了真實人生啊!



接下來的東西跟本文一點關係也沒有

個人非常非常非常喜歡一款叫「超時空之鑰」的超任遊戲,世界上還有一群跟我差不多歲數的人也都相當懷念它。在找「薩爾達傳說」的配樂時偶然搜尋到一個女生都會彈這些巨作的音樂,偶爾甚至還順便cosplay一下,認真程度令人落淚。以下附兩首我喜歡的旋律,對她或她的音樂有興趣的人請到youtube欣賞她的其他作品,也可以上她的部落格去看看。


天啊!我眼淚要流下來了。就是這首歌!就是這首歌啊!!喔~我的青春(淚)


「超時空之鑰」裡我最欣賞的就是這隻青蛙,他是悲劇英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