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們去追小豬吧!追到後從後面抱起來就好。」

IMG_9378.JPG

IMG_9379.JPG

IMG_9380.JPG



呼~呼~呼~這《城市鄉巴佬》的主角一職,還真是天殺的難演...
「通常都是一群人包抄小豬。而且這群小豬這幾個月成天被遊客追,很會逃。」
放棄。

「走吧!帶我去峭壁雄鷹。」
「好啊。」阿文一口答應。
孰料,半路居然被老闆發現。
「沒有啦,我只是想去看一下,沒有要爬。」我這麼對根伯說。
說的同時,我不忘把食指跟中指交叉。

IMG_9383.JPG

IMG_9385.JPG

IMG_9386.JPG

IMG_9388.JPG

IMG_9389.JPG

IMG_9391.JPG

最後一段沒上去。我不想把自己的傷口摧殘到太超過。

二十斤的荔枝比我想像中輕,但問題是我的行李箱太小,根本撐不住荔枝的重量。

IMG_9395.JPG

在高鐵站和根伯揮手道別後,我拖著不時倒地的行李箱來到月台候車,準備回台北。除了行李箱裡的紀念品外,我身上還帶了其它的東西走。

IMG_9396.JPG

IMG_9397.JPG

IMG_9400.JPG

還有在入侵鳥園時撞了鐵門兩次的傷口(已經結痂)、左手掌上還在流膿水的傷口、被荔枝箱邊緣劃到的傷口(右手臂)、一個不知打哪來的大黑青(右手臂)....還有很多,很多的回憶。

我是個喜歡旅行的人,也是個喜歡把自己關在家裡的人。我眷戀家的安全舒適,卻難忘世界的廣大遼闊。希望有一天,我能牽著一個人的手,跟她一起待在家裡,跟她一起去看這個世界。不過現階段,我想那目標還很遠,很遠。

IMG_9402.JPG

拍完這張照片後不到十秒鐘,我沉沉睡去,醒來時已離台北沒幾分鐘的車程。

IMG_9403.JPG

不是家的家,我回來了。



感謝:

根伯,謝謝你的款待啦~你們家的農場很好玩,不用擔心。下次我會找幾個亂七八糟的朋友一起去鬧你,請小心。

阿文,聽說你專殺小女生,可以殺個蘿莉從小培養啊~

熊貓,唷~你是既美觀又實用的花瓶,比阿文還猛。下次去農場,你搞不好已經可以把阿牛整隻舉起來了吧!啥?已經可以了嗎?喔.....請容小的退下....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