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六月初左右開始看《Lost》,同時也把Michael Bublé的專輯《Call Me Irresponsible》聽了一遍又一遍,裡頭的〈Lost〉有點悲傷,非常好聽。生命是一場巨大的lost,我不知道自己活著的理由。也不是說想死,只是想找個偷生的藉口罷了。不過不存在吧,我想,尋找生命的意義這個行為本身就沒有意義。活著,就只是活著。

妳出現了。

羞澀、美麗、開朗、稚氣,天使般的妳對我一見鍾情,更隨著時間的過去對我越來越依戀。這不是真的,這不可能是真的,因為,因為.....

妳說,我不是真的,我是花花公子,我是會從不存在的煙囪裡頭出現的不存在的聖誕老人。妳已經長大,已經學會懷疑,已經沒有夢想。活著,就只是活著,而且是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活著。只有藏起那些寂寞,妳才能堅強,才能笑。

真的是如此嗎?妳我都知道答案。我們只是害怕,怕痛,怕眼淚,怕有一天要憎恨對方,憎恨自己。

從旁敲側擊的心理遊戲開始,然後我們互相猜忌、懷疑,用尖端刺對方的心,迫切等待聽見那句「其實我是假的!其實你註定孤老終身!」不想聽見的,但對絕望已經產生依賴的我們,居然狠心傷害自己,在愛情還沒開始前就扼殺它,扼殺我們的人生。

冥冥中自有定數吧。妳我都發現彼此是活生生的,而且確實深愛著對方。漫長的等待,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胸前插著的那把仍淌著血的匕首,原來都是為了獲得真愛的代價。從小到大,我們不停交會,不停錯過,數不清的傷痕讓我們認不清對方的長相,總算遇見時卻企圖將那利刃插得更深,讓對方能因而倒下,失血過多死亡。圓舞曲越舞越快,鋒芒伴著空氣的壓縮聲閃出,旋風的攻擊半徑內無人可以倖免,無人可以靠近。

我閉上眼,趨身向前,視死如歸。最後一次了,我告訴自己,此後,我將再也不相信愛情,再也不袒露真心。

在讓我又流了些血後,妳停止轉動,用雙手環抱我,用雙唇撫慰我。四目交接,我們訝異的發現身上的傷口居然多已痊癒,胸前的利刃早已不知去向。碎成兩塊的黏土,終於找到那傳說中不存在的另一半,合而為一。

Helen,謝謝妳包容一切的愛,謝謝妳成為我的情人、家人,謝謝妳告訴我愛情不只是虛幻的神話、信仰。跟妳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值得紀念、珍惜。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