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雨,沒穿雨衣。車輛停停走走,大家都思索著什麼。

決定要去理髮跟換機油。後者是必然,前者是一種選擇,免得自己像個不修邊幅的頹喪中年人,會跟流浪狗談心的那種。來到家樂福旁,尋找著熟悉的招牌,幾個月前搬了地方,只記得對面,對哪面不是很確定。靈光乍現,往對街黝暗的角落一望,果真在那。

空無一人。背包提袋安全帽長椅上一擺,一百餵了機器,換了號碼牌。號碼牌給了設計師。『跟你一樣的。』我看著他的頭髮說,『我每次都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種頭。』他微微笑了。同志頭,我的同志朋友會這麼告訴我。

剪好頭,我發現前方留了一撮,『順著你的髮輪方向撥。』原來有這款做法,佩服,佩服。看著鏡子撥了撥頭,跟設計師聊了起來。

『生意差很多吧』
『對啊,客人少很多』
『這裡很少人會過來』
『地點不好,搬來前就知道了。不過房租比較便宜,四萬多。老闆說要搬,我們這些員工也只能跟著搬。店長跟另一個男生走了,一個女生做到月底,我還在觀望』
『你們抽不多吧』
『不多』
『底薪有兩萬嗎』
『沒有,一萬八』
『真的是規定的最低底薪』
『這裡沒什麼人來,就涼涼做,領底薪。之前那邊生意比較好,平日還能有個百件,一個月大概都領三萬五。來這裡後,上個月是因為那兩個要離職的把人讓給我們,那女的才領到三萬二,我是領兩萬五』
『怎麼沒考慮換家』
『有去應徵家樂福新合作的那間,不過薪水、休假都講得不清不楚,後來就沒去。我有朋友是去澳洲做,那邊一天可以領到三千,但多做也不會給超過三千』
『家樂福出來,小馬路對面那家呢』
『我有個同事去那裏做,後來又回來,說福利不好,還要幫客人洗頭。雖然只是簡單沖一下,客人自己吹乾,但那洗頭的時間拿來多剪一個人多好』
『我也喜歡純理髮。』邊講,他開始把粉底往領口肌膚會露出來的地方刷。同志的世界,競爭力是很重要的。
『下次再聊吧,也差不多要休息了』
『好啊,下次再聊吧』
回頭看了眼正在清掃地板的他後,我戴上安全帽,把車騎上紅磚道,消失在發生車禍也不讓人意外的黑暗小巷中。

設計師先生,我們會再見的,會再聊的,如果下次我特地過來,如果下次你我的人生,還站在十字路口徘徊的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