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時任務順利結束後,我騎著車回到萬華,在家樂福前的人行道斜停下。

距離上次來萬華的家樂福算算也有不少時日,原因?數月前健身教練朋友告訴我大潤發的雞肉便宜又大碗,然吾人與家樂福「戰友情深」,只當他是敵營來的匪類欲拐我入賊山而沒搭理。幾天後逛完沒啥好東西可買的黃昏市場還有些時間,秉著增廣見聞的精神來到了中和的大潤發。乖乖,這生鮮食品的價位直逼菜市場,甚至數樣商品有過之而無不及,就連豆漿系列都大勝家樂福5-7元。那日起,我成了叛徒,成了資本主義下的投機客。

然而即便大潤發有許多優勢,近日來因低溫所造成的蔬果漲價仍令我心寒。加之瓶裝水還是習慣家樂福,且24小時的營業時間甚為方便,遂決定舊地重遊,重新培養感情。

進門,立刻瞧見新入駐的百元理髮店,極速理髮已然成傳說,不勝唏噓。信東連鎖藥局的專櫃不知來日是否仍可見,幾塊大玻璃後頭躺著幾張大床,興許是床的世界也不可知,總不可能改成偷情旅館,那也太方便。兩三塊工地上突出著幾隻花園鰻,凝望著來往路人,等待著再鑽回水泥地的春天。

快速步過家電區,3M的防螨抗菌枕是不賴,但一來我呼吸道尚算健康二來沒寶寶三來價格不漂亮,就這麼略過。

來到賀卡區,想起佳人我露出了微笑。於我而言,聖誕節是全世界最寂寞的節日。為何?因為那天你必得快樂,不得悲傷,所以更令人覺得可悲可泣該嚎啕痛哭。不過就像所有商業節日一般,多數人還是會籠罩在快樂的陰影下,偶爾從善如流也是不錯。挑了張立體聖誕樹卡,忽覺眾樹因這節日而莫名被砍伐怪可憐的,改買張鬍子被吹成漩渦的老人。她會喜歡的。

到了三樓,想起沒買電蚊拍,決定等下下去買。
瓶水區,1500毫升的水被拿光,只留了箱被扯破幹走一瓶的遺憾品。循著聊天聲走去餅乾區找店員提出我的需求,因為聊天被打斷心情明顯受影響的男生去倉庫裡幫我搬水。
等待,等待。
二男一女操著我不懂的語言講話,女人拿了罐維大力新出的瓶水給沒有脖子的寬肩膀男人,男人默默地收下,另個高個則推個巨大的紫色行李箱穿過走道。
紅酒區,三個年輕女人聊起了某牌的酒,其一說上次只要399,但她覺得自己太窮沒買,果真漲價了,建議友人改買卡魯哇。此時的我則看著思美洛的限量包裝發著呆。

拿到水,買了蛋,本想買芝麻做芝麻醬但還沒查做法所以先緩緩。買了光泉的豆漿,雖然有加乳化劑鹿角膠等人工口感添加物,但因為整體營養價值高,所以決定賭一下。想買一斤15的香蕉但只剩墊底被拋棄的白紙,想買李子但大家都是殘兵敗將,想買奇異果但健身後吃香蕉的畫面比較好。種種元素考量下,我決定直接去結帳。

結帳台,二男一女組再度登場,買了六千多塊的東西,包含兩個一紫一紅的大行李箱。無脖男付帳,高個忽然發難,說這一紫一紅行李箱明明同牌同大小為啥紅的就比紫的貴。明顯熬夜熬過頭的痘痘年輕人忙瞇眼瞧收銀機的小螢幕,說這行李箱本來七千塊,已經折了四千多,三千五就可輕鬆入手。高個仍未順服,禿頭警衛參戰,說顏色不同。高個用台語說了句『紅的就要貴多五百』,明顯不懂「紅美黑大方」的俗諺在這科技時代仍時時發威。跟著三人組下電扶梯時,對面電扶梯一個同志突然親切的對高個笑了笑,用日文說他是台灣人,問對方哪來的。估計可能是馬來西亞來的高個聽不懂日文,只重複了同志那句日文中他唯一聽得懂的台灣兩字。微笑同志跟高個再見,高個也跟他再見。

回家過程無雨,一進家門就下雨。把豆漿放冰箱,開瓦斯煮水煮蛋,拿了內褲去洗澡。
該死,我忘了買電蚊拍。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