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有松鼠的一面。

很喜歡囤積遊戲。國小時任天堂遊戲擁有幾百款,國中時超級任天堂的遊戲擁有千款。升級玩電腦後,走到哪都得逛特價遊戲區,而特價遊戲區也不負我望四處存在。學會燒錄後,把很多東西燒在光碟片上,從而慢慢學習分辨光碟片的好壞,代價是許多的只進不出;但似乎影響也不大,反正燒錄本身已在不知不覺間成了最終目標。囤積,松鼠般的,是種樂趣。而「某天我會需要它」則成了藉口,擁有倉庫,擁抱龐雜的混亂的藉口。

直到失去。

光碟片會刮壞,會掉染料,存硬碟最保險了。一顆,一顆,又一顆,我是抱著硬碟睡覺的松鼠。硬碟最棒了,不摔到資料永不滅。
但滅了,沒來由,某天開機就滅了半顆,而且還是我最大的那半顆。

熟悉的世界,支柱開始崩壞,連帶整個人開始陷入小小的絕望漩渦中。已知的破壞,人生的破壞。四處致電問解答,最好的答案是用某救援軟體可救,最差的答案是哈哈哈。悲劇跟喜劇總是一線隔。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叫悲劇,發生在他人身上則稱為喜劇,可笑之。

軟體找到了,但因缺乏足夠大小的硬碟,而硬碟又因泰國大水而全面漲幅,所以成了拿到平安符的信徒,努力去相信一切都會過去,卻不敢面對真相,因為窗戶就在不遠處,地心引力永不叛逃。

但人啊,總是得面對啊,總是會有需要用到那些資料的時候,而那時候就是現在。愚蠢的希望自己可以用別的方式挽救失落的王國,然王國早已黃沙,不然怎會「失落」?試著用軟體尋找,資料居然全在。試著用軟體救出一個檔案,非常順利,像有溫度的刀切過奶油那樣滑順。花了半輩子考古的教授心中那不肯承認的焦慮,只因找著一塊屬於梁柱的碎石,而確切知道腳下有著世界,心頭之狼終於平息。

生命很脆弱,有形之物很脆弱。我們都是恐龍,隕石群在不遠處呼嘯而過,沒龍知道能否活到下一秒。而當我們活著時,卻又不懂得珍惜。人性,不變的人性。

至少這一秒我開心,而我喜歡這樣。即使明天開始我依舊逃避,依舊脆弱,但這樣,就好。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