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Snow2.jpg

一兩個月前因事跟小石去了台中一趟,回程搭較貴的客運,乘客皆有獨立座位還能打電玩、看電影什麼的。玩了《奇奇怪界》一跟二,不怎麼好操作而且自帶無敵,有點無趣,於是挑電影看,一眼就看上這部《死雪禁地》。車上螢幕暗,看個五分鐘左右就放棄睡覺了,但對開頭的殭屍追人畫面竟搭配了〈在山魔宮中〉(In the Hall of the Mountain King,出自戲劇《皮爾金》的配樂)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剛好最近有點時間,便找了來看。故事如下。

說明:男四人女四人,分別編號ABCD。

女A開頭即死,剩下七人。他們都是醫學院的學生,趁著復活節休假上山玩,卻因居住小屋下頭藏著二戰時期納粹留下的財寶而莫名被納粹殭屍盯上。七個人被奇怪的在地老頭警告此地曾有逃入山中的納粹躲藏後的當晚,男A做夢夢見女A的死亡,隔天一早就離開尋找女友了。

找啤酒的男B發現了納粹藏的金幣等高價物品,六人慶祝。女B性致高昂,跟男B在廁所搞了起來,搞完後男B回小屋,留下來上廁所的女B被殭屍追殺,在滿身是屎的情況下被殺死兼砍頭。五人發現有殭屍,拿起屋內的東西力抗,靠在窗邊的男B被殺。至此總數剩五人。

Dead Snow5.jpg

發現死掉老頭的男A跌入地洞,醒來時方知該處乃納粹殭屍們的巢穴,同時也看見了女A的頭顱。跟幾個殭屍打架後他傷了喉嚨,自己用針縫起,騎雪地機車離開時順便把撿來的機關槍裝在前頭。

男C跟男D出小屋誘敵,女C跟女D奔進樹林求救。殭屍發現兩女,兩人分開逃,女C被宰但死前引爆了一名納粹殭屍身上的手榴彈,碰地炸死了幾隻陪葬。女D被殭屍追到懸崖邊,大力踩踏雪地後跟殭屍一起墜入谷底。她先醒來並爬出雪堆,追她的殭屍卡在雪堆裡,被她踹爆頭顱。人數剩四個。

Dead Snow3.jpg

男C跟男D誤燃了小屋,逃進工具房後拿著許多工具出來,重演當年農民起義對抗納粹的壯舉。咚咚咚鏘鏘鏘,他們宰殺了許多殭屍。殭屍大軍忽然殺至,男A參戰噠噠噠,殭屍死一批,但男A最後還是被砍之不盡的殭屍給殺掉並分屍。男D砍砍砍,殺得眼紅時有人拍他的肩,回頭一斧子,他的女友女D頸動脈大噴血後死亡。又有殭屍殺至,其中一名咬了男D的右手,他當機立斷拿電鋸把右手鋸了,未料卻有殭屍從雪地爬出咬了他雞巴,這次他就沒這麼勇猛了。納粹殭屍的隊長見部下被殺盡後一嘶嚎,殭屍立刻增援五十人。男C男D逃,男C跑到一半被擊殺,男D發現納粹從男C口袋拿出珍貴的懷表時(他們發現的寶藏之一)面露滿意,隨即衝回家挖出寶藏還他們,果真殭屍沒追來了。逃回車邊要開車逃走,沒想到一枚金幣從口袋裡掉了出來,ooops!!!

Dead Snow1.jpg

殭屍電影何其多,每一部的設定也有所不同,但大抵上來說殭屍是一群緩慢的傢伙,主要的攻擊方式是囓咬。《死雪禁地》裡的殭屍跟傳統殭屍不同,他們是為了守護財寶而存活,目的性極強,不是單純的本能之輩,因此他們雖然也咬人,但也善用兵器且動作快。另方面人類的代表中最有故事的要算是男D了,他既有一半的猶太血統,又是個怕血的醫學生,因此這次的事件可說是他的成年禮:當醫生焉能怕血?可惜這位仁兄雖然克服了對血的恐懼,卻仍逃不過血緣的詛咒。最後那幕錢幣掉出原因不單只是他衰,更是猶太人的「賺錢天賦」,因此他註定落入納粹手中,永世不得超生。

Dead Snow4.jpg

五臟六腑大腦輪番登場,熱騰騰的腸子每幾分鐘就又一條懸掛在陽光下的白雪靄靄,正反派大作戰時回歸傳統殭屍電影模式:人類好強,但殭屍他媽的數量也太多了!似真的歷史背景讓這群怪誕殭屍有了深度,開其他殭屍電影及猶太人甚至蘇聯國旗(鐮刀與鐵鎚)玩笑的方式頗為高明,而把男性生殖器拿來嘲諷的作法不禁令我想起《進化特區》裡的橋段,男人可以沒手沒腳但就是不能沒老二!雖然前四十分鐘有點無聊,但後面的四十分鐘可是驚喜連連,好似吃完難吃的前菜後發現主餐是烤得香脆的全豬一樣令人歡喜。雖然少了裸露,雖然沒啥營養,但《死雪禁地》帶來的娛樂絕對不容忽視!

PS:想知道更多腸子的妙用嗎?請看《絕煞刀鋒》。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