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4.jpg

職業祕密竊取者「多姆」(Dom,為Dominic的縮寫)擅長從他人的夢境中盜走重要的祕密,他們團隊的工作方法是讓目標對象入夢,於夢中蓋出一個他或她熟悉的景物,然後一步一步滲透,最後將到手的資訊轉賣求現。夢的結構是一層層的,越往下的夢對應現實生活的時間越長,也就是說他們能夠用來「降伏」目標的時間會更為充裕,但相對若發生任何不幸,竊取者的痛苦也將隨之延長。

inception3.jpg

在一次失敗的行動後,多姆一行被委託了一個新的任務:他們要想辦法改變特定目標的想法。不同於竊取已存在的資料,要改變對方的想法必須在夢境中說服對方相信該想法源於自身。多姆曾有過這樣的經驗,同時也為了抹消他的犯罪紀錄,讓自己得以與家人團圓,他決定冒險一試。然而,多姆已故的前妻「梅兒」(Mal,Mallorie)卻不停現身、攪局,要把多姆帶進夢的世界,讓兩人得以常相左右、廝守終身...

inception2.jpg

坦白講,跟多數人的想法不同,我並沒有特別喜歡克里斯多夫‧諾蘭新拍的《蝙蝠俠》三部曲。當然它們強烈的寫實風格、細緻的畫面跟動作感、人物的刻劃等都已臻「經典」的等級,也在娛樂跟藝術之間取得了兼顧;然而卻也因為這個「兼顧」,諾蘭必須選擇犧牲一定程度的故事性來換取更多的娛樂,畢竟賺不到錢的導演空有想法也只能築空中樓閣,這是職業的必要。然而我想在心底深處,思慮一向縝密的諾蘭總會有點遺憾吧!幸好,他還能拍攝像《記憶拼圖》、《全面啟動》這種「十分諾蘭」的電影。

inception5.jpeg

如同《記憶拼圖》裡的李奧納德(Leonard),《全面啟動》裡的多姆也被困在「過去」之中。前者是為了找出真相而帶領觀眾抽絲剝繭「發現自己的過去」,後者則是為了尋求救贖:主角犯了錯,他必須找尋內心的寧靜。前者注定永世遺忘,後者則活在忘不了的煉獄中。諾蘭善於將一個簡單的想法以極其複雜的方式呈現、說出,讓觀眾猶如置身五里霧中,被那數不清的機關所囿。然而只要找到那個通往出口的「線頭」,故事的核心總是淺顯易懂:角色們盡其所能的逃進一座地下迷宮中,只因他沒有辦法面對罪惡感。本作的主角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隔離島》也有著類似的結構。

inception1.jpg

抽掉幾可亂真的幻境,抽掉那幾場槍戰、搏鬥,抽掉那一層又一層的複雜結構跟公式,我們扳開華麗的外殼,如同深入自己的內心,直逼那段我們永遠也無法面對的「真相」,那不可能逃離的「真相」。那是真正的刻骨銘心,從事發當下開始就註定了一路跟著我們進墳墓。此時,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好記性」成了詛咒,我們都寧可腦中出現貪食記憶的小蟲把那些痛苦的回憶吃掉,奈何它們已成為心上的烙印,唯有心跳停止才願放我們一馬。故事的最後,觀眾們都看到了那顆不停旋轉的陀螺。永恆的夢境是多姆的故鄉,這是諾蘭的殘忍,也是諾蘭的溫柔。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