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復書簡1.jpg

可說是相當驚人地,《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以下簡稱《往復書簡》)榮獲日本學院獎(俗稱「日本奧斯卡」)包含導演、女主角、男女配角等十二項大獎提名,在日本的開片票房紀錄更是有史以來的第二名,可說是極為受到注目的電影。故事改編自日本知名小說家湊佳苗的短篇故事〈二十年後的作業〉,不過本片的日文電影名稱則改成了《北方的金絲雀們》,跟影片所呈現出的故事相當契合。此外,《往復書簡》的女主角吉永小百合出道已超過五十年,這是她第116部演出的作品,更有宮崎葵、松田龍平、仲村徹、里見浩太郎等演技派共演,相當豐盛。(順帶一提,小池榮子包很緊)

不過,《往復書簡》是一部相當可惜的電影。

有關劇情

故事從老師川島春被當年的學生鈴木信人用石子丟傷了頭揭開序幕。隨著劇情逐秒進展,觀眾會知道當年曾有一樁意外發生,死者是春的老公行夫。跟著春的腳步,我們要一同去揭開死亡事件背後的隱情,並逐個救贖所有的角色。故事本身的原意善良而動人,可惜因劇情安排實在「過於巧妙」,以致真實度銳減。再者,這趟退休旅行的必要性雖無庸置疑,但卻陷入「因為劇情需要所以一定要行腳」的險境。最後,由於片長超過兩小時,而故事結構重複性(問學生→學生告解→圓滿)及碎裂度(請見「有關敘事」)過高,嚴重削減了最後大合唱的爆發力。

有關敘事

電影的敘事採時空交錯的手法,優游於過去與現在之間,觀眾最容易的判斷方式是春的頭髮長度。短髮為現在,及肩為過去。這樣的做法讓影片的敘事不顯線性的單調,讓觀眾得以享受緩緩看清迷霧的從容。但因畢竟是近十個人所串起的故事,而且大家都是繞著同樣的一件事情在談,因此看到最後其實頭都昏了。不是看不懂,而是彈性疲乏,感情無法投入劇中。

往復書簡2.jpg

有關攝影

《往復書簡》的畫面常是壯闊而美麗的,尤其一幕學生掉入海中由下往上的取景更是冷靜而駭人,猶如化身死神關注受害者,獲得最佳攝影的殊榮絕非浪得虛名。但無論是象徵角色心境的白天或黃昏、平穩或洶湧的海浪、烏雲或穿破雲層的陽光、大雪或清晰可見的山脈,一樣有著出現頻率過高的問題,因此讓感動無法在凝聚後崩然釋放。

有關音樂

音樂是《往復書簡》的最強武器。初始的童聲合唱清澈而協調,聽著有如天籟。而最後的成人合唱則是將積壓二十年的愛恨情仇一股腦兒宣洩出來,讓很多觀眾忍不住拭淚。可惜因前面所提及的幾個狀況,讓觀眾沒辦法在最後一氣呵成大爆發。

「提名即肯定,獲獎乃殊榮」。《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能橫掃日本一定有它過人之處,同場觀影的豬頭皮先生是這麼說的:「把人人內心的黑暗跟溫柔都催了出來」。如果你是湊佳苗的狂熱粉絲,《往復書簡:二十年後的作業》絕對不容錯過!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