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倒數1.jpg

很多人都經驗過末日。也許你失去了誰,也許你失去了某樣東西,也許你做了一個極端錯誤的選擇...這些過程讓我們痛不欲生,有的人因此走上絕路。活下來的人又分成兩派。一派虛度終日,等待死亡溫柔的撫觸;一派包紮起傷口,不定時隱隱作痛。對沒有經驗過的人來說這很抽象,對經驗過的人來說痛徹心扉。《末日倒數怎麼伴》的主題是愛情,講的是失去跟獲得:失去一個你們曾牽手走過許多日子,但事實上你不那麼愛他,而他也不那麼愛你的人、獲得一個你很愛,而他也很愛你的人,但你們只有寥寥數日可以相處。在永生的孤寂跟瞬逝的真情間,你選擇什麼?

末日倒數3.jpg

曾經道奇以為婚姻是寂寞的墳墓,但直到太太跟情夫離家後才認清婚約的虛幻。在偶然的情況下,患有嗜睡症的年輕女孩潘妮闖入他的人生。後來,兩人出發去尋找道奇的真愛。當然,兩人最後在一起了,但過程並不輕鬆。潘妮的個性衝動又狂野,很快就跟道奇發生了關係,兩人間的關係本可突飛猛進,但看似理性而超然的道奇卻是個徹頭徹尾的膽小鬼。即便他早有意圖(故意不去信封上的地址),卻有口不敢言,甚至最後以幫潘妮「圓夢」的藉口要送她回故鄉與家人團聚。這是一件看起來偉大,其實骨子裡沒擔當的行徑。愛情不是打死結,但愛情一定包含佔有,因為你在乎這個人,因為你不想失去他,因為你覺得「我們」聽起來很美好。多數女人都知道這件事,但多數男人卻沒膽又愛演戲,想成為故事中的悲劇英雄。到頭來,男人不過是性愛的行動派,女人則是愛情的行動派。

末日倒數4.jpg

從象徵的角度來看,潘妮所罹患的「嗜睡症」是一種很夢幻的疾病,包含有某種置生死於度外的樂天。《末日倒數怎麼伴》裡的嗜睡症很像是敗筆:明明就得了嗜睡症怎麼只有開頭才發作呢?根本不合邏輯嘛!但若我們看得深一點,就會發現在遇見潘妮前,道奇的人生平穩而渾噩;而在遇見道奇前,潘妮的人生是在昏睡中渡過。兩人的相遇畫面因而甜美:一個對自己缺乏信心的男人,遇上一個把性命交給對方的女人。男人有了勇氣,女人有了騎士,也發自內心知道不能失去這一切。什麼是末日?不是隕石撞地球,不是哥吉拉在都市中撕咬,而是應該死命緊握的那雙手,我們輕而易舉地放開,任一切墜落,墜落。

末日倒數2.jpg

《末日倒數怎麼伴》是悲劇,因為好不容易相見的人卻被迫迎向人生的終點;但也是喜劇,因為總算趕上最後一刻。如道奇的父親所說:「敬世界的開始」。對他來說,心中的內疚能夠排除才叫活著,末日什麼的根本雞毛蒜皮。對道奇跟潘妮來說何嘗又不是如此呢?過去的已經過去了,只有現在吻上的這雙唇,現在緊握的這雙手才是真的。回憶存在的目的應該是要讓我們從中學會教訓,從而尋求更美好的人生,而不是讓我們自甘墮落地囚困其中,哀聲載道(最棒的例子是《今天暫時停止》)。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不會有飛機掉到自己頭上,沒有人知道能不能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不要等到誰誰誰宣判死刑,才開始去後悔,去追逐自己的愛情跟人生。只要你願意,新生,就從這一秒開始。



關於劇本:編劇跟《愛情無限譜》是同一個。採用對比的方式寫成,兩個看似截然不同的男女其實本質很接近。人是很複雜也很簡單的動物,末日一來,所有的事情都變得簡單了。答案這種東西有時就是這麼一回事。

關於攝影:影片鏡頭的運用很乾淨,拿捏在平淡跟真情之間。

關於導演:《末日倒數怎麼伴》不會讓你大哭,但偶爾會有微小的東西像病毒一樣快速入侵,還沒攻擊心臟就跑了。到結局時它總算入侵了心臟,而我們的心也因此而小小地撼動了一下,羽毛般感動及感傷。

關於演員:史提夫‧卡爾很會演平凡的小人物,內斂而不越界。綺拉‧奈特莉演的女人妳我一定都遇見過,很大眾但也很獨特。

關於兩個主角的名字:男生名叫Dodge,閃避。女生姓為Lockhart,把心鎖起。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